苏家河遗址考古漫记

2020-02-24 11:31:29

巨龙: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今天出场的胖友苏家河遗址。它位于湖北省随州市随县,2017年9-11月Peter参与了这里的发掘和整理工作。苏家河遗址的发掘过程十分坎坷,大部分时间内,每个探方里的现象都能与该遗址的名字呼应:全是水。

序言

苏家河遗址位于湖北省随州市随县环谭镇苏家河村,是汉(武汉)十(十堰)高铁文物保护工程中的一个项目。随州地处战国时期曾(随)国核心区域,苏家河遗址应属曾(随)国文化遗存。

曾(随)国的文献记载很少,对它的研究很大程度上依赖考古发掘。1978年擂鼓墩曾侯乙墓,2011年叶家山墓地,都丰富了我们对曾(随)国的认知。对苏家河遗址的发掘,也当成为探寻曾(随)文化的一环。

图1.jpg

这次考古的实习对于我来说也会十分珍贵。2016年夏我参与了吉州窑遗址的室内整理,但所做工作有限,没能参与发掘以及更多环节。2017年7-8月在西安华清学府城三期工地考古工地(汉唐墓葬)实习,但只是中途参与发掘工作。希望苏家河遗址的这次实习既能使我熟悉田野考古工作的整个流程,又能培养起科学规范的田野考古本领

一 从南开到苏家河

在苏家河遗址发掘项目确定之后,本系Y老师和J老师便前往该遗址进行前期调查。2017年9月,参与本次考古发掘的人员基本确定。

我在8月底回校,刚刚结束西安考古工地的实习。8月30日,院里老师和学生收拾物资准备寄往苏家河。物资很多,考古工具有发掘时用的手铲、洛阳铲、铁锨(平锨和圆锨两种)、罗盘、绳子、木桩、各种扒子、卷尺、记号笔、密封袋等等,资料整理时用的制图工具(各种尺子、铅笔、橡皮、图纸等等)、修复工具(一大箱百得胶、红白打样膏、木工刀、手术刀等等),生活物资有锅碗瓢盆、洗衣机、脸盆、十来张床,后又由Z老师、我和巨龙一起去采购了两千多元的物资(巨龙:奉命花钱采购的感觉hin好)。将所有物资打包好,在我们出发前先物流过去,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L老师还给参与物资整理的同学每人送一本发掘报告,该报告是我系第一次独立承担的田野考古发掘工作。

图2.jpg

8月31日,由我在网上订票。此次去共四人:Z老师、同班张、刘同学还有我。

9月1日,到学院办公室开具介绍信,一口气开了十几份,以备不时之需。

9月4日早上6点从学校出发,坐出租车前往地铁站,经过全运村,才想起来从西安回来这几天没能去看几场全运会的比赛,十分遗憾,现在是完全错过了。到火车站时还不到7:30。8点的高铁准时出发。在火车上Z老师说这次考古发掘是专门给专硕安排的实习,但因为那边条件会比较艰苦,所以没有让女生过去

G363天津至武汉,之后乘坐D5236从武汉到随州,下午五点多就到了随州站。之前已联系好随州市博物馆的人来接。出站后见站前广场立着很大的青铜神鸟(仿造曾侯乙墓出土器物),心想果然是到了大随国。没等几分钟就见到了来接行的人,四人坐上面包车。晚上七点到苏家河工地。

图3.jpg

驻地是原来的苏家河小学,如今已经不再使用,只住着两户人家,其中一户是书记家,他是苏家河村的村书记,我们这次也是租的他家的屋子住着。

Y老师和两位师兄已经到这了,他们先我们几天过来的。我们都住在原来的小学教室里,我和张、刘三人住一屋,两位老师和二位师兄住隔壁屋。条件比想象中好,但也并不算好。新认识两位同门师兄,他们都是更早毕业的导师的学生,现在在博物馆工作。

图4.jpg

随县位于湖北省北部,处桐柏山南麓、大别山西端、大洪山东北部。北与河南相接。这里人讲的话我多半不懂,而后来来的河南的技工老师则能和这里人用方言搭话交流,可知这里讲的与河南话相近。又听说这里有些人是从陕西那边迁过来的。

第二天收拾住所,安排人去镇上买菜,搭书记的贴着“创业先锋”四个大字的面包车去。后来开始发掘,觉得自己安排人去买菜太耗时间,便将买菜、采购以及收取快递这些事全部交给书记去办了,每次给他记40元工钱。

图5.jpg

这里的蚊虫很多,湿气很重。便自己做了门帘和纱窗安上,把有缝的窗户也给补上纱。忙活了一下午才将两个门帘和三四个纱窗安好,安好后颇有自豪感,并且也感觉到在考古工地很多事情都必须自己动手来做。

而这只是开始。

二 田野发掘

勘探工作从9月6日开始,当天下午到发掘点周围踏查遗迹。发掘点之前已经定好,离驻地很近,是一块400㎡左右的水稻田。发掘点周围都是水稻田,中间是一条乡道穿过。

图6.jpg

我们便在水稻之间穿梭寻找陶片。所见有东周时期的灰陶片,也有明清以来的青花瓷片和陶片。我采集到一片“景德镇制”款的青花瓷片,这让我突然想起了家,毕竟从过完年到现在也有9个月没回去了。从特征来看这青花瓷应是民国以来的产品。

9月7日开始钻探。耕土是黑色,厚约20cm。下面的是文化层,生土为黄色。有些位置因水位浅,还未到生土层便已经全是地下水,用洛阳铲再也打不下去。一般由民工打洛阳铲,有时候也自己动手打几铲,掌握了诀窍,打起来就并不那么累。文化层很浅。

9日结束钻探。8日下午单独探了一个墓,地表散落有模印几何形花纹的青砖,大概是东汉时期的墓。没打多深就都是水,于是改打探沟,但打了50cm左右便也都是水,估计还不带墓。又仔细询问当地人,说是墓就在这附近,前些年动土建村委会时发现这些砖,便扔出来了。旁边就是村委会的围墙,既然砖是扔出来的,那墓应该不在这,而在围墙下面,这样即使找到也无法发掘,只好作罢。

一天晚上技工老师给我们讲他见过的一些大人物,有夏鼐、张长寿、王巍等,说夏鼐到他那个工地,大热天,别人递给他一顶草帽,他一扔,说“我不用戴”。技工老师说着变转了话题,开始感叹学考古的不好找工作,喜欢干这行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少等等。但他总是对我说要好好看书发掘搞研究,未来可期。

9月21日开始发掘,到10月28日结束田野工作,之后转入室内整理。最后选择的发掘点在原定发掘点西侧约20m(因与之前的田主未谈妥价格,只好更换发掘点),更靠近苏家河,地势更低。

共布4个10×10m的探方。我前期主要负责T4,后来主要负责T1,一直到发掘结束。发现的遗迹有灰坑、灰沟、房址和灶,主要遗物有陶器、瓷器和少量石器、青铜器、铁器等。

图7.jpg

虽然遗址形制并不复杂,但发掘用去一个多月,主要原因是一直下雨和民工不足。37天的时间里有22天都在下雨,因此一直在“与天斗与水斗”。下小雨当作没下雨,继续干活,阵雨一过去也马上开工,唯有持续下的中雨大雨才不得不停工。很多时间都在舀探方里的水和铲稀泥,刚敛好的探方面又得敛一遍(巨龙:港到探方渗水,真的好想知道南方工地的大家都是怎么处理的✋)。

图8.jpg

而村里的年轻人几乎都在外面工作,每天来的民工基本保持在10人左右,加上我们自己6、7个人,进展缓慢。再加上一些其他原因,所以原定10月初结束田野发掘,实际上到10月底才完成。

图10.jpg

三 资料整理

转入资料整理阶段,过来3位女生(包括巨龙)参与后期工作。

室内整理从11月1日开始,到11月底结束。主要是洗陶片、登记、拼对陶片、修复和绘图。洗陶片是请的民工,3个女生做登记和拼对,之后我也参与拼对,并且和巨龙一起拼出了好几个可以复原的器物。单T3的一个器物费去我们三天的时间拼对和粘接。到处是百得胶的味道。不过,挺好闻的。(巨龙:马上给你冲一杯百得胶泡枸杞)

图11.jpg

拼对

到11月中旬,拼对工作基本结束,我和龙龙因毕业论文等事便先离开了工地。剩下的工作直到11月底才结束。

现在回想一下,这次实习算是我第一次比较全面地接触田野考古,从勘探到室内整理都有参与。遗址情况不复杂,但我的收获满满!

考古就应该是这样,不是在于发掘出了什么稀奇的东西而有成就感,而是用什么方法和理论进行发掘以及发掘的规范性如何,越科学越规范的发掘越应该有成就感。

考古之外,是与人接触,与平时只在课堂上相见课后相忘的老师教授们朝夕相处,知道他们也是各有个性与优缺点的;与民工们每天在探方里一同劳作,既要慢慢学会管理的艺术,也渐渐听到他们自己的故事,被民工师傅们夸更是很值得骄傲的事!还有时不时闻风而来的好奇者们,也许这也是他们第一次知道,原来考古是这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