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化六合:西安碑林藏北朝墓志特展

2020-02-17 16:43:26

本文自公众号:@关中拍客

全共计700字,阅读约3分钟

2019年11月8日,在西安碑林博物馆的西临展厅,以“光化六合”为主题的西安碑林藏北朝墓志特展正式开幕。围绕北朝历史,展示北朝墓志,献上了一场集历史价值、文学价值、书法价值于一体的展览——

主题“光化六合”意为“帝王的道德教化遍及天下”,这里以十六国末期至隋统一全国之前的历史为线索,以于右任先生“鸳鸯七志斋藏石”中的北朝墓志和拓片为核心展品,展示了西安碑林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大同市博物馆、云冈石窟研究院等单位收藏的53件墓志和拓片。

1、风云

公元4世纪末期,鲜卑拓跋发展壮大。386年,拓跋珪自称代王,重建代国,定都盛乐;398年,拓跋珪称帝,史称“道武帝”,定国号为“魏”。同时,将国都从盛乐迁到平城,北魏逐渐开始统一北方的历程。

494年,孝文帝拓跋宏以“南伐”为名,迁都洛阳。随后,全面改革鲜卑旧俗,以汉服代替鲜卑服,以汉语代替鲜卑语,改鲜卑姓为汉姓。同时,鼓励鲜卑贵族与汉人士族联姻,参照南朝典章制度,改革北魏政治制度,史称“太和改革”。

道武帝

孝文帝

这里展出的吕他墓表,好像一块缩小的石碑。上个世纪70年代,在咸阳市窑店镇汉高祖长陵南约1公里处发现,吕他墓已经被毁,只剩下这块墓表。魏晋时期,严禁厚葬和立碑,原本立于墓前的石碑缩小后埋入墓葬之中,被称为“墓中之表”。

2、望族

北魏前期,王权处于贵族权利包围之中,政治体制具有原始部落和军事民主制的特点。在统一北方的过程里,北魏皇权逐渐摆脱贵族控制,形成诸王拱卫帝室和汉族士大夫转运其间的体制。

孝文帝改革,开始分族姓,标志着北朝门阀士族体制形成。“拓跋”改姓“元”,元氏家族内部也开始分化,拓跋珪的子孙保留元氏宗室地位,非拓跋珪的子孙成为普通贵族,不再称王。

元氏墓志

元晖墓志

在鲜卑拓跋集团内部,有独孤氏、贺兰氏、步六孤氏、贺楼氏、勿忸于氏、纥奚氏、尉迟氏、丘穆陵氏等八姓部落,为北魏政权立下汗马功劳,被称为“鲜卑八姓”。孝文帝改革之际,八姓分别被改为刘、贺、陆、楼、于、嵇、尉、穆。其中,穆氏与元氏通婚最多,地位比其他“八姓”显赫。

孝文帝改革时,对汉族姓氏也进行调整,确定崔氏、卢氏、郑氏、王氏、李氏等五姓七家为北朝一流高门。关中地区的弘农杨氏未在其列,没能够从世家大族转化为士族。但是,经过不断地发展,杨氏成为仅次于“五姓”的高门和关中郡姓士族的首望。

3、芳华

南北朝时期,南方女子温婉柔美,北方女子刚健豪迈,不同社会和环境孕育出不同的女性形象,也带来女子地位的提升和更加明显的个人色彩。

在展览的结尾处,通过大量墓志铭,展示了北魏后宫嫔妃和女官的生平事迹。受到南方文化的影响,在这些墓志的文字中,似乎每一位女性都具有气质高雅和德行出众的风姿。虽然现实情况与墓志铭存在差异,但是让北朝的女性显得更加迷人可爱。

这里有一块北朝后妃王普贤的墓志,讲述了她颇具传奇的一段姻缘:

南朝的王肃与谢庄的女儿结婚,两人育有二女一子,大女儿就是王普贤。家里突然遭变故,王肃化装成僧人,独自前往北方后,受到孝文帝器重,跟寡妇陈留公主再次结婚。

一年多后,原配夫人扮成尼姑,带着儿女千里寻夫,想不到丈夫早已另娶公主。王肃内心愧对谢氏,却也无法重拾旧情,只能将她安置在正觉寺当尼姑。王肃死后,王普贤被纳入后宫,凭借出众的文才品德,获得“贵华夫人”的称号。

风引代歌,诉说着北朝历史上一幕幕风雨沧桑;石镌风华,刻画出岁月长河中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通过宗室、勋贵、女性等不同人群的墓志,了解北朝重大事件和墓志主人的经历,讲述民族融合背景下王朝兴衰的历史故事和家国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