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让显微技术在彩画方案中成为鸡肋

2020-01-17 09:48:04

全文约1500字 阅读约5分钟

文章来源:公众号@幻彩明清河豚毒


随着科技的发展,显微分析在彩画勘察设计阶段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但遗憾的是,目前绝大部分的显微分析还仅仅是停留在初级阶段,并未深入。多数分析报告成为了上报文物局方案中比必须有的鸡肋摆设,作为附件悬挂在方案文本的后面。下面以恭王府东路仪门后檐彩画(开放区,图1)为例简要介绍如何利用显微分析,对彩画进行辅助判断。

1.重要性

当我们面对建筑修缮历史不完善、多层彩画时代接近、纹饰及形制特点不鲜明的时候,需要显微分析的帮助。如下图,彩画明显有两层纹饰。表层、底层皆为夔龙纹。除了可判断出底层夔龙为双加粉做法,表层为跟头粉做法外,无更多信息。而两种做法,都具有一定的时代跨度。所以,从纹饰上很难判断底层彩画的时代。

微信图片_20190402174856

图1

2.局限性

采取显微分析的方式,首先要确定取样的位置。取样的位置非常重要,不同的位置点能得出完全相异的结论。理论上来讲,所取点的所有信息,仅能代表该点的信息,不能代表其他位置,尤其是多层彩画叠压的情况。

由于彩画大部分颜料的时代跨度都较大,因此不能依据得出的颜料成分信息对彩画准确断代。

3.取样位置的选择

一般情况下,选取的点的最初级方法是按照不同颜色进行选点。如下图,检测基本信息需要选取7个位置点(图2),1黑色2绿色3金4章丹色5白色6浅蓝色7蓝色,这7个点可以获得7种颜料成分信息。除此之外,还需要得到7处点的剖面层次结构。

微信图片_20190402174905

图2

通过以上的操作,我们仅仅能够得到初步的信息。若想深入了解底层彩画,需要更多的信息量。接下来选取点8-9-10(图3)的目的就是进一步探究底层彩画的信息。

8——底层夔龙的深色颜料

9——底层白色之内的浅色(晕色)

10——底层白色

微信图片_20190402174909

图3

4.带着思考去取样

底层彩画纹饰内容层次丰富,为何仅取这三点位置呢,这就要求我们需要带着思考去选点。选点前,必须思考几个问题:A.我们想要得到什么样的信息?B.是否能通过这几个点来得到底层彩画的时代信息?

这一步很关键,也很难,需要熟知彩画各个时期的纹理、形制、颜料的特征。还需要熟悉建筑的相关营造背景、建筑区域内是否有相近时代的彩画可以作为对比分析。

同时还需要进行各种假设可能出现的情况,就像当年学的计算机编程IF XXX,ELSE XXX。

(1)熟悉区域内不同时期夔龙设色的特点

清中期的夔龙常用青色、绿色两种颜色,恭王府葆光室乾隆时期的彩画有绿色夔龙的实例。若8-9两点颜料为绿色,存在其为乾隆时期的遗迹的可能,至少不会晚到奕?时期。若为蓝色,则继续检查是否为清中期的颜料SMALT。若是SMALT,则底层彩画可能是和珅、永璘、绵慜、奕彩、绵悌、奕劻(最迟)时期的遗迹。若是群青,则很可能是奕?时期(可能性不大,因为表层是奕?时期的彩画)。

(2)熟悉区域内不同时期夔龙的工艺做法区别

恭王府区域内的夔龙有两种工艺做法,即双加粉和跟头粉(图4)。双加粉是夔龙轮廓线双侧都是白粉。而跟头粉又叫单加粉,龙身只有上面一侧是白粉,下面不绘制白粉。跟头粉做法一般盛行于晚清至民国时期,如恭亲王奕?时期所绘的嘉乐堂内檐彩画。

微信图片_20190402174927

图4

同时,区域内双加粉工艺的彩画又有两种不同的做法(图5)。多福轩永璘时期的夔龙,白粉内的晕色颜色较浅。头宫门永璘以后彩画夔龙的晕色白颜料含量明显增多,色彩过渡生硬。(注:两处彩画的时代判断见后期发表的论文论证)。

微信图片_20190402174937

图5

这时候取点9的信息极其重要,如果检测出的白色和青色颜料的配比和多福轩相似,则可能为永璘时期绘制。若配比和头宫门的相似,则可能为绵慜至奕劻时期绘制,不会晚到奕?时期。

显微分析很伟大,但也不是万能的,但有时候可以帮助我们对彩画的认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彩画取样前期位置的选取,需要有经验的人员一起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