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春秋时代战争里的那些奇葩操作!

2019-12-11 10:05:12

我们都知道:战争是残酷的,战场上杀敌是第一要务,没什么礼仪和风度可言。但在中国历史上,却有一个时代的战争,让人大跌眼镜!拿现在话说:这打仗跟过家家一样。比起其他战争的杀戮血腥,那时候,打仗要讲礼貌、守规则、“点到为止”,这个特别的时候就是——春秋时期。

7e1168876d149f43f6b67047504189aa.jpg

那春秋时期,一场战争通常是怎么打的呢?

首先,打仗得有理由!什么“攻其不备”之类的,不存在的!要打仗那得“师出有名”,得先祭祖,祭祖过程中,把打仗理由一一跟祖宗汇报,以取得神灵和祖先对于军事行动的认可。“无名之师”不但会被人不齿,而且被认为不吉利,会吃败仗的。

那有了足够理由之后是不是就能出兵了?当然不行!跟现在咱们约人一样,先提前跟对方约时间和地点,也就是下战书。类似于什么“某某某,放学后西边小树林见儿”这种约架。但是——下战书的用词儿得恭敬,图个嘴皮子痛快那是不合规矩的!而且如果这时敌国正在闹瘟疫、灾荒,或国君驾崩等,时间就得避开,等人家“有空”的时候。

另外,打仗地点也不能随便找,必须是两国交界的野外;双方人数也得一样;打仗时间也不能超过一天。

等到了那天,双方出兵前,还得先自检一下人员的“参战资格”:军队不能有奴隶参与,至少是最低级的成年贵族男子——被称为士,我们说的“战士”一词就是这么来的。人数也不多,几百辆战车或“按具体约定操作”即可。

a2e2595aefff4e82b4c2e54935e991b7.jpg

等双方到齐了……先别忙着开打!对方如果还没排好兵、布好阵的话,先等他们一下。战争嘛,比的是勇气和实力,像偷袭、欺诈、乘人之危都是不道德的!不过好在,不会等很久,因为那时双方阵型不复杂,都是一字排开,己方战车跟对方战车对齐就行了。

当然,等对方排完再打也是有风险的。《韩非子》里就记载:作为春秋五霸的宋国与楚国打仗,宋国军队已经列阵,等楚国军队渡过泓水交战。这时宋国的军官就对宋襄公说:“楚军比咱们人数多,应该趁他们正过河的时候马上发起进攻。”结果宋襄公却回答说:“不行!那不符合规则。君子说:‘不能打已经受伤的敌人,不能抓已经须发斑白的敌人;敌人遇险不能乘人之危;敌人被困不能落井下石;敌军没准备好不能偷袭。’你看现在楚军正在渡河,我军就进攻,这不合仁义。应该等楚军全都过了河,列好阵,我们再进攻。”于是宋军等到楚军全过了河后,双方才开打。结果宋军大败,宋襄公也受了伤,第二年就死了。如果用现在的眼光看——这简直就是傻X行为啊,然而在那个时代,这却是非常令人敬佩的行为!

终于可以开打了,还有什么规矩么?当然有!打的时候,双方得在鼓声响起的时候才,能开战车冲过去。每击鼓一次,双方交错一次,这叫一个回合,调过头再来一次。所以才有了“大战三百回合”的说法。而且还要注意:你的战车只能跟你对面的战车打,不能打别人,另外开打只能对车,不能对人。

这点也有类似案例,比如《左传》里,宋国的公子城与华豹间的一次战斗:双方战车在赭[zhě]丘相遇,华豹先张弓搭箭射向公子城,结果射偏了,于是再次搭箭上弦。此时公子城不屑地大喊:“不更射为鄙!”意思是:规则是双方一人一箭,你已经射一箭了,理应我射你了。不守规则就太卑鄙了!华豹听了,老老实实地放下弓等公子城射箭,结果公子城一箭射死了华豹。然而史书中并未嘲笑华豹愚蠢,反而还赞扬他维护了战士的尊严。

当然,双方这么你来我往下,再没效率也还是能分出胜负,那怎么判定呢?规则是:有一方的战车全都毁坏就算战败。既然战败肯定是要撤退……此时要注意:如果战败方撤退,胜利方一般不能追击,真想追也可以——只许追50步,点到为止!

到这儿,仗就算打完,双方清点战况,“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7335dee52d524b27ac03ce5f2e287575.jpeg

不知各位有什么感想,是不是感觉像“过家家”呢?为什么春秋时期打仗看起来这么“儿戏”?

深究下来有这么几点原因:第一,春秋时期是一个从西周到战国的过渡时期,它紧接号称“礼乐文明”的西周,所以周礼的传统仍然在影响着社会的方方面面,成了那时候人们的普遍信念和准则,就算在战场上也不例外。

第二,当时的战争,目的在于树立自己国威,而不是灭掉其他国家,这跟后世的战争截然不同。

第三,西周到春秋时期,天子、诸侯等等人之间多少都有亲缘关系,这在战争中就起到一些调节缓冲作用;

最后一点,当时在贵族中流行的融合娱乐与训练为一体的“射礼”,还有饮酒当中的“更射”、“更投”等等活动,都是遵循轮流、对等的规则的。前面说了,军队里从将领到士兵都是贵族,他们当然习惯了遵守这些礼节。

因为以上这种种原因,所以在春秋时期的战争中,人们打归打,但是依然“讲文明,懂礼貌”,也就不足为奇了。

图片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