祆教艺术双璧

2019-11-21 18:18:58

全文约2200字,阅读时间约6分钟

本文刊登于:《世界宗教文化》2001.01


对古代文化的学术研究,“死语言”的破译研解堪称“绝活”,如对古埃及象形文、古波斯楔形文字、以及印欧语系的中亚犍陀罗文、佉卢文、吐火罗文等等。因为这些语言已经无人使用,其读音语法等都是需要破解之谜。那么,在宗教艺术文化的研究中,也同样有文化遗迹随考古发现而出现,同时也带着神秘难解的色彩。

近年在宗教考古、美术历史文化中形成新热点的是祆教艺术品的一再发现。这些艺术珍品在雕刻手法等方面达到很高造诣,其内涵与蕴藏更是丰富难解,充满了不易索解的宗教文化之谜,引起海内外学术界高度重视与兴趣。

中国祆教美术珍品早年在安阳一带就有出土,陆续流到海外,并分散到欧美一些博物馆!如法国吉美、德国科隆、美国波士顿等处。近年又有一些石雕杰作流到海外,如传出土山西北齐墓的一套先至美国,后为日本MIHO博物馆收藏的石围屏榻板。但近两年,在山西太原与陕西西安先后发现的墓葬艺术品,以其奇妙瑰丽,贴金绘彩……及丰厚完整而引起学者们的关注。

虞弘墓在山西太原近郊王郭村发现,此村曾有著名的北齐东安王娄睿墓,墓中壁画惊动海内外,说明北齐艺术家的成就,改写了中国美术史。1999年7月在此又发现了一座隋代墓葬,墓主人虞弘,字莫潘,鱼国尉纥鳞城人。他生于西魏大统二年(535),11岁时奉茹茹国主命使波斯、吐谷浑。后来在北齐、北周、隋为官。曾官射身校尉、并代介三州乡团,特别是曾“检校萨保府”,执掌祆寺及西域诸国事务,隋开皇十二年59岁卒。葬具为白玉石椁,仿建筑形制,三开间,歇山顶,高210、长295、宽220厘米。内外皆雕绘。墓中还有石陶质彩绘武士、侍从与伎乐俑,以及石柱、莲座、白瓷灯碗等。

虞弘墓石椁出猎图

虞弘墓石椁共有三组54幅图像,为主的是石椁正面与内壁的9幅雕绘图像,椁外壁侧后绘有侍者像,椁座则有29幅复杂的附属图像。这些图像中有宴饮、乐舞、射猎、家居、出行场面,人物形象为古欧罗巴高加索种,深目高鼻黑发。服饰、器圉、乐具,及花草树木等有浓厚的中亚波斯风味。每幅雕刻分为上主下附两图。石椁内正中部图象为帐亭平台坐有夫妻二人对坐宴饮。男女主人持杯举,周围侍者拿瓶盘等,奇怪的是侍者均有头光而主人却无。主人前方乐舞正酣,旁有乐队演奏。画面上还有花草葡萄及吉祥鸟;附图则为狮吃人的惨烈场面,两狮已吞噬猎人头,猎人仍以刀剑剌入狮身。雕图四周是繁丽的忍冬花纹。两边的石雕图则有骑单峰驼、骑象的猎狮场面,还有侍者奉献及台上舞人等场面,下面的附图则有马头鱼尾的卡拉鱼、牛斗狮及林羊、鹿、鸟奔忙之图景。主要人物饰有日月冠,马也束尾,系蹄;画面还有万寿果树及石榴、孔雀与吉祥鸟等。下部椁座的小图雕中,也有火坛对鸟纹,证明它与祆教的从属性质。全部画面十分丰富,奇异与新鲜,充满域外风情格调,是十分罕见的艺术品。因为石椁本为传统形态而溶入中国传统艺术形式中。又因粟特葬俗本是骨瓮,缺少此石椁棺形态,所以在中亚的粟特地区也没有发见如此完整的作品,这些反映中亚胡俗的雕成画作,价值已超出中国美术史的范围而具更大的蕴含。

祆教本身经典主要是《阿维斯塔》,远不如佛教经典丰富,因而比定图像内涵,存在相当困难。中山大学姜伯勤教授,据火祆教的一些留存经籍,相关文学作品及中亚考古发现的珍稀美术遗踪,以及石椁座上火坛对鸟图象等,推论其主要雕刻为善意天国及地狱场面。如后壁主图,为善意天国及地狱等情况,狮食人头的附图为地狱,而椁侧侍者牵马奉主是向善天国进发。根据《阿维斯塔》、《闻迪达德》及《伽萨》中提到的犬、卡拉神鱼及吉祥鸟,与石椁图像相联系,推论出胜利之神、伊兰先祖凯阳族与草原部族及胜利神,天国乐园及阿胡拉马兹达神。他还猜测伊朗萨珊王朝进左尔文等大神介入了原一神崇拜的祆教,石椁右面为左尔文神。此石椁雕刻之中有着中亚与西亚浓厚因素,是安息大夏故地与粟特美术入华之重要展现。

2000年5-7月,又于西安北郊大明宫乡发掘出土了安伽墓中的精美石榻围屏。安伽北周时为同州萨保、大都督,卒于大象元年(539)。他应为中亚粟特系安国贵族,任萨保为管理粟特胡人聚落的职官。围屏的石榻长228、宽103、通高117厘米。围屏自身高68厘米,有3石12幅图案。图象为减地贴金、浮雕绘彩,细部加阴线,斜刀雕,立体感强,图像结构好,但流动和圆润感差。其镌刻内容有出行、狩猎乐舞、宴饮商旅等。画面中的人物形象明显为胡人,门额以祆教祭祀为主题,有人鸟合体神像,上有半月与日,还有佛教伎乐飞天。楣与门上多处出现波斯金瓶、罐、酒器、武器等,以及或圆或方形联珠纹内的动物。其年代较虞弘墓更早,是北周的作品。石棺板上图幅,较虞弘墓数量更多,虽然雕刻技巧略低于隋太原墓,但其底面贴金的情况却保存得极好,金光灿若,场面使人叹赏。更为奇特的是,作为拜火教的墓葬,这里曾有过别致的葬仪。墓室封闭前曾被烈火焚烧过,室内及甬道薰得一片焦黑,但墓室内却没有一点燃烧物的残余。更难解释的是封墓砖门之内也有烟炱,门外却无烟无尘,石围屏榻仿如崭新,没有丝毫火烧烟烤之迹。此墓主人安伽之尸曾经火烧,股骨焦黑,并未卧榻上,在榻前甬道蜷缩。以前北周墓均在咸阳塬上,无砖墓,而安伽墓则以砖漫地,甬道券顶,墓室穹窿皆以砖砌。一般说,粟特祆教葬俗是以尸骨喂禽兽后置纳骨瓮中,而安伽墓反映的奇特葬俗究竟是不是祆教入华后的变异衍化呢?看来,安伽墓葬具提供了珍贵的新材料,更带来了新问题。

虞弘墓石椁乐舞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