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池凤,2019第一展览神物

2019-11-07 22:21:23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工作之余漫游行”。

全文约1973字,细读大约需要5分钟。


2019年上半年国内展览最大的惊喜就是:传说已久的尼雅出土,代表汉晋织锦最高技术的代表之一的“金池凤”面世了。

我们已知出土的五经五色锦只有四件:出自楼兰的:长乐明光锦,长寿明光锦;出自尼雅的:金池凤锦,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除了金池凤外的其他三件都分别公开展出过,禁止出境文物五星出东方更是成为了大型特展的“常客”,招牌级别的展品。

然而金池凤属于名声极大,但见过的人极少的一件。多年以来,大家在争论五星出东方的文物价值的时候常会对比同在尼雅出土的其他五色锦,由于不了解金池凤,甚至明言五星出东方其是尼雅出土“唯一”一件五经五色锦。

但大多数学者在金池凤的字条上,往往标注“情况未知”或者标注是“尼雅遗址出土的五经五色锦之一(存疑)”。

今年惊喜来了,大家久闻其名未见其实的金池凤出来公开展出了。我也是第一次得见。没有任何争议,与五星出东方一样让人瞠目结舌。

2019年度“5.18国际博物馆日中国主会场活动在湖南省博物馆举办,依据主题“作为文化中枢的博物馆:传统的未来”,湖南省博物馆联合全国22家博物馆举办“根·魂——中华文明物语”展。此次展览精心遴选出30件(套)在中国古代文明中具有典型代表的文物作为物证,简单明了地勾勒出中华文明发展历程。其中新疆选送了“金池凤”锦袋。

锦袋为一装饰包。锦袋面白底上有鹿、蔓藤纹、树纹等纹饰,其间有汉文隶书“金池凤”。白绢为里。圆形包口位于包面中上部,口部缝一筒状的红绢,当作装取物的套口。套口上有两根绿色系带以束缚。包上方两端还各系一条白色绢带,似为提、挎之带。

如果说五色更多是约数,五经就是难度的象征。所谓五经五色中的五经是指五组经线和一组纬线织成平纹经锦,它在织造工艺及技术上是最高等级的。

丝织工艺技术的发展,集中表现在丝织品纹样的演变,由平纹组织发展到斜纹组织,由平素织物发展到小花纹织物,进一步发展到大提花织物,以及由单组经纬丝织物发展到多组经纬丝的重经重纬织物。

经纱是沿织机长度方向延伸的纱线;纬纱是与之垂直的。战国织锦为二重或三重经锦组织,纹样多为矩形、菱形等几何纹为骨架。汉锦多是由两组以上经线与一组纬线交织而成,即经线可以是两组,也可以是三组、四组等(其中包括一组多色),通过不同色彩经线的交替显花使织物五彩缤纷。纹样以花卉、禽鸟、走兽为主题,配以几何纹、水波纹等。从出土来看,三组、四组多见,但五组真的是罕见。

唐代织锦开始逐渐向纬锦过渡,这是织锦技术的一大转折。它由一组经线和二组以上纬线交织而成,即纬线可以是两组、也可以是三组、四组、五组等,通过不同色彩的纬线交替显花,织成多彩的锦,增加了纹样的表现力。这种结构的组织较经锦在色彩及图案的发挥上具有更多的灵活性,在新疆、青海等地出土的纬锦如兽纹锦、花鸟纹锦等,纹样表现真实自如生动,画面富丽堂皇。

我们知道,马山楚陵、马王堆西汉陵等绣品在出土时受到墓葬环境的影响较大,色彩发生变化,有些不易辨。而由于新疆干燥少雨,有利于地下有机物的保藏,特别是在天山以南的塔里木盆地、罗布泊荒漠以及吐鲁番盆地等丝路沿线,此区域的古代墓葬中,发掘出土大量色泽鲜艳、保存良好的汉魏织锦,提供了大量的实物资料。而尼雅遗址又是其中最大的出土地。

尼雅遗址是《汉书·西域传》中记载的“精绝国故址,东汉后期为鄯所并,后受魏晋王朝节制。遗址1901年由斯坦因首次发现,获取大量珍贵文物。1959年新疆学者发现东汉-魏晋贵族墓葬(迄今所见的最早棉织物)。1980年代晚期至90年代中日尼雅联合考察,收获丰富。遗址以佛塔为中心,沿古尼雅河道呈南北向带状分布,其间散落房屋居址、佛塔、寺院、城址等各种遗迹。

这次中日尼雅联合考察于1995年在100平方米范围内共发掘了8座属社会上层统治集团的墓葬,随葬品丰富,级别高,保存完好。丝绸文物集中发现在M3M8。墓主据推测即为两代精绝王。男女尸衣着华丽,随葬品丰富,又以“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王侯合昏千秋万岁宜子孙”锦最负盛名。

现存的汉晋织物的纹饰丰富多样,如云气纹、鸟兽纹、吉语文字等,在尼雅、楼兰出土的丝织品上都有出现,如用汉字表现的文字锦,多采用小篆、隶书或篆隶结合的书体,汉晋文字锦主要有12次,品种约有40余种。其中绝大部分是云气动物纹锦。晋《西京杂记》载武帝时得天马,“以绿地五色锦为蔽泥”,同一书也提及“五色绫文”和“五色文级”等名。考之于出土织锦实物,可知所谓的汉代史料中所称的“云锦”,应是以云气动物纹样为主题的织锦。

当然这次的展览,不仅仅关注锦本身。展览还有一条暗线,即从商周青铜器中的金文,到秦国商鞅方升上的小篆,到里耶秦简上小篆与隶书的过渡,到金池凤织造出来的成熟隶书,到北魏司马金龙墓漆屏风题记上反映的隶书与楷书的过渡,再到唐摹兰亭序的行书,梳理出一条清晰的汉字发展及演变过程,也似乎在呼应今年年初在日本东京颜真卿的特展。

本次根魂现场文物展示实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