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之美8-五代北宋

2019-10-25 16:25:06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敦煌石窟就像一个无言的见证者:唐代历近三百年而亡,张氏归义军经过内乱和短暂的"西汉金山国"时代也很快被曹氏政权所取代,其领袖为曹议金(可能为西域粟特人而非汉人)。应该说,新统治者面临的局面比张议潮更加困难,此时敦煌东有甘州回鹘崛起阻断了河西走廊,西有于阗国雄霸西域。但是曹氏采取了尊奉中原政权正朔的方式获得政权合法性,大兴佛教以凝聚民心,同时与回鹘和于阗和亲,硬生生把腹背受敌的局面玩成了左右逢源,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时代维持了一百二十余年,横跨五代和北宋初年,直到被西夏党项人攻灭,可称得上是乱世英豪。

曹氏归义军时期艺术上的一件大事是设立了画院,敦煌石窟的营建也从民办变成了官办,开窟造像绘画均有专人负责。其特点是不差钱,喜欢开大窟,但绘画程式化严重,搞了很多copy paste的东西,创造性和特色不足。现存曹氏归义军时期开凿石窟五十五座。这一篇里,主要按顺序分享4个:莫高窟55,61窟。榆林窟16和19窟。

55窟是莫高窟北宋时代的代表作。说是北宋,但是由于道路阻隔,更多的还是延续了五代时期曹氏归义军的风格。其特点我觉得就是窟室内部空间高大宽敞,在覆斗顶下有一个带背屏的中心佛坛,而非早期的中心柱,有点类似现在我们常看到的佛寺大殿内部布局。55窟佛坛上供奉弥勒三会,也就是三尊都是弥勒佛的形象,是敦煌宋塑精品,但是和唐塑的气度已经无法相比。说句题外话,看宋代造像我觉得还是安岳的石刻和上党的泥塑最美。

image001.jpg

佛坛上小小的托举力士像。

image002.jpg

曹氏归义军时期的大窟还有一个看点,是窟顶四角各开一个浅凹龛,里面绘制四大天王。

image003.jpg

然后来看曹氏归义军五代时期的代表作莫高窟61窟,也就是"文殊堂"。石窟形制与55窟类似,内部空旷,中间的佛坛上本来有骑青狮的文殊菩萨像,现在已不存,只有狮尾留有一点痕迹。我只能脑补了一下佛光寺东大殿的晚唐骑狮文殊的样子……

image004.jpg

目前61窟的最大看点无疑是位于西壁的五台山图。这是一铺巨型壁画,描绘了文殊道场五台山的山势、名刹及周边城乡交通,还有种种瑞相神迹。以前我看过等大的复制品,但见到真品时仍然倍觉震撼。一方面是因为实体窟的环境和氛围,另一方面则是61窟难得的允许游客绕到佛坛背后,几乎是零距离接触五台山图。这在我进入的敦煌诸窟里是唯一一次。早期北魏北周的中心塔柱窟由于空间狭小,早已不允许游客绕柱礼佛,我之前说过,这样也就丧失了以与古人相同的方式感受其宗教氛围的机会。但在空间较大的61窟,拿着手电的我终于享受到古人手持蜡烛细观五台山图的大乐趣。可以看到整铺壁画细节很多,这是中台之顶和大圣文殊真身殿。

image005.jpg

五台山图上的大佛光之寺。关于梁思成通过五台山图的提示发现佛光寺的故事广为流传,但已经被证明不大可能。单从壁画上的细节来看,佛光寺内的建筑显然只是写意,并未实际画出东大殿、祖师塔等建筑。其对于梁林的帮助最多也只可能是提示了五台山地区在五代时期以前已有佛光寺这座寺庙而已。梁林之所以能发现佛光寺,更关键的仍是受惠于前人的研究及摄影记录。

image006.jpg

五台山图还画出了从河北镇州和山西太原出发朝台的路线,这个局部是河北镇州(今正定)。需要指出的是,我们不能把五台山图理解成真实的地图,最多只是个示意图而已。五台山图在敦煌不止61窟这一铺,应该都是在文殊菩萨信仰的大背景下,以中原地区传来的粉本绘成,属于流行的题材和范式,写实应该并非其目的。

image007.jpg

除西壁五台山图以外,其它各铺经变画比较呆板。但是,供养人像画得很好。图中是东壁和南壁的女供养人像,都是曹家的女眷们。说到供养人,从北朝时期开窟就有,但壁画上对供养人的描绘直到归义军时期才变得越来越重要,几乎与真人等大,画工更精致,且每一身都有名有姓。也许是因为此时是统治者曹家开窟,特别强调开窟的功德福报应该归于曹家人自己吧,61窟就是曹议金之子曹元忠资助的功德窟。没想到在千年后他们反倒成了这里的主角,石窟也仿佛成了见证那段历史和人物的纪念碑。

image008.jpg

东壁南侧的前三身供养人。排名第一的是曹议金夫人,也是甘州回鹘可汗的女儿,曹议金通过此次联姻成了回鹘可汗的女婿。排名第二的是曹议金的女儿,嫁给后继的一位甘州回鹘可汗,老曹摇身一变成了可汗的老丈人。都说是媳妇熬成婆,这却是女婿熬成爹。前面这两位贵妇都戴着回鹘的桃形冠。第三位戴着凤冠的是曹议金的另一位女儿,嫁给了于阗国王,于是老曹又成了于阗国丈,真是乱世中的人生赢家!

image009.jpg

可以看看于阗国王后的妆容:头戴凤冠步摇,上嵌珠宝无数,面部梅花妆贴花钿。正如白居易诗中描写的所谓"云鬓花颜金步摇"的贵妇形象。

image010.jpg

东壁供养人像上方是维摩变壁画,这个局部是文殊菩萨下方的中国帝王。我们可以对比220窟的初唐形象,从威仪气度上来说还是弱化了。

image011.jpg

61窟甬道南北壁各有一铺西夏或元代的炽盛光佛出行图壁画也不容错过。炽盛光佛信仰从唐代以后兴起,主要是满足了信众对消灾避难的心理诉求。南壁这铺出行图保存相对较好,画面上除了炽盛光佛外,还有九曜星和二十八宿。

image012.jpg

这铺壁画特别值得一看的是在天空中画出了黄道十二宫,目前仍遗存九个,其中大部分一看便知,千年来也没什么大的变化。下面这个是室女宫,也就是现在十二星座里的处女座。黄道十二宫的概念最早发源于古巴比伦,唐代时传入中国。除了在敦煌,十二星座图像在墓葬里也有发现,最著名的是河北宣化下八里辽墓的墓室穹顶画,图像与61窟类似。

image013.jpg

前面介绍了曹氏归义军时期的莫高窟55和61窟。其实,榆林窟也遗存了大量的同时代作品。就我参观的几处普窟来说,感觉总体保存状况都不错,但从艺术上讲题材重复,绘画程式化严重,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比较少。以下仅介绍其中我认为较好的16和19窟。

榆林16窟印象深的是东壁上的劳度叉斗圣变。这个有趣的故事我之前在中唐时期的莫高窟196窟已经介绍过,兹不赘述。画面仍然聚焦于狂风下的劳度叉及其徒众。

image014.jpg

劳度叉的神态细节没莫高窟196那么夸张。

image015.jpg

但这一铺劳度叉斗圣变最大的亮点在于"外道剃度"这个细节,把外道失败后苦恼和无奈的神态描摹的活灵活现,喜感十足。

image016.jpg

除劳度叉斗圣变外,榆林16窟还有些细节也不错,例如环窟一圈的飞天画得不错。

image017.jpg

甬道南壁有曹议金的画像。

image018.jpg

甬道北壁有曹议金夫人,也就是回鹘公主的画像。旁边是张大千的题记,当年他在此临摹了一周时间。

image019.jpg

前室有一身天女,衣袖用深浅绿色画出凸凹不平的质感,白描和晕染画法结合得很好。

image020.jpg

再看榆林19窟,说实在的经变画什么的都没留下印象,老曹家开的窟里壁画感觉都差不多。但西壁文殊变挺有意思,因为帮文殊牵狮子的不再是卑贱的奴仆,而是尊贵的于阗国王李圣天,通过执鞭坠镫的方式做功德也是够虔诚。

image021.jpg

簇拥着文殊的伎乐菩萨们。

image022.jpg

说到这位于阗国王,最后看一下莫高窟98窟(不开放)的这身标准像,身前的榜题写着"大朝大宝于阗国大圣大明天子"。身后是他的王后,也就是曹议金的女儿。

image023.jpg

曹氏家族统治敦煌手腕高超,深得人心,以一隅偏安创造出丝绸之路上的佛国乐土。藏经洞发现的敦煌曲子词有云:"曹公德,为国拓西边。六戎尽来做百姓,压弹河陇定羌浑。雄名远近闻。尽忠孝,向主立殊勋。静难论兵扶社稷, 恒将筹略定妖氛。愿万载,作人君。"愿望很美好,但现实很残酷。公元1028年,崛起的党项人在李元昊的率领下先后攻灭了甘州回鹘和归义军政权,曹氏苦心经营一百二十年的局面一朝倾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