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画知识第九讲——旋子彩画(七)明代早期旋眼

2019-10-24 10:16:03

全文约2100字 阅读约6分钟

文章来源:公众号@幻彩明清河豚毒


(一)旋眼概说

之前讲的是旋子彩画的各路旋瓣,今天开始讲旋子彩画最核心的部位——旋眼,旋眼是旋子彩画旋花之圆心,即旋花花心。如上图绿色部位(图1)。

微信图片_20190222170808

图1

从演变的趋势来看,很可能是花蕊的变化而来。明清两代旋眼种类繁多,时代变化较大。元代是否有旋眼呢?先看看下面几个实物:山西芮城永乐宫三清殿彩画(图2)

微信图片_20190222170824

图2

旋涡状旋纹很多,并没有鲜明的旋眼纹饰。北京雍和宫城墙出土的木构件上绘制的彩画(图3),也是未有跟现在相似的旋眼造型。

微信图片_20190222170828

图3

山西元墓如意头彩画(图4),未见。

微信图片_20190222170832

图4

山西元墓,可见旋涡中心有如意头状的核心团(图5)。

微信图片_20190222170836

图5

由于元代时间不是很长,而且存留的彩画遗迹不多,所以研究不连续,还有很多需要待解的问题。

我们再看一些山西地方彩画,一圈圈的旋涡水纹,中间有个旋涡(图6)。

微信图片_20190222170840

图6

这样的彩画,水性寓意很浓。在北方皇家建筑彩画中并未见到。在地方尤其是清代,可见不少实例。这类水纹彩画,最终演变成了“猫爪子”、“狗爪子”纹(图8),这是原始状态(图7)。

微信图片_20190222170844

我们看看门头沟斋堂镇马栏村龙王观音禅林大殿的彩画(图8),这也是匠人在传承的过程中,失去纹饰本真含义的一种体现,纹饰、工艺不断的呈简化趋势。

(二)旋眼种类

1、石榴花头

旋眼的变化,从明代讲起。一般我们都认为旋子彩画表示水性符号,有以水镇火的寓意。水中心的旋眼,在明代早期是花卉状的,尤其是以石榴花头为主要题材,是对唐宋代海石榴华纹饰的传承(图9/10/11/12)。这是明代早期典型的石榴花头旋眼(图13),造型和唐宋相仿,就连石榴上也有很多斑点,这类造型的旋眼,从明代永乐时期一直盛行到正统时期,在北京、湖北、青海都有实物(图14)。除了莲座有变化之外,花头基本相同,偶尔个别的在石榴花头上还加有抱瓣(图15/16)。

微信图片_20190222170858

微信图片_20190222170902

上面提到了这类旋眼盛行的时代区间在明初,以上的结论适用范围是皇家背景的建筑彩画,因为这类相似纹饰,在地方一直到清代还有运用,只不过有些变形。如下图,门头沟灵水举人村天仙圣母庙大殿的清代彩画(图17/18),还模仿有海石榴花的造型,类似的纹样在地方彩画中比较常见。

微信图片_20190222170909

2、花卉剖切

除了石榴花,明代早期还有另一种旋眼,即花卉旋眼,呈现花卉剖切面的效果。可见智化寺(图19),可以看到清晰的花瓣、花蕊。其实这类纹饰我们在更早时代中也可看到,如居庸关云台(图20/21),我们看到元代的云台纹饰,有花心剖面,也有石榴花头,但是由于元代彩画实物过于稀少,没有看到木结构建筑上有石榴花头的遗迹(石榴花最初多子的含义)。除了云台,北京周边还有一处比较早的遗迹,就是房山区的灵鹫禅寺普光明殿(图22/23),这个建筑建于元代,明早期重修,我感觉这个纹饰像是元代的原物,但是还需要考证,这是这个灵鹫禅寺普光明殿(图24),很不起眼的一个建筑,雕刻非常精美(图25/26)。

微信图片_20190222170914

回到正题,明代此类旋眼其实彩画实物也不多,石刻类倒是很多见。目前看,只有智化寺的智化殿、万佛阁运用。

3、如意头状

明代早期第三类旋眼——如意头状旋眼(图27),它主要特征是,莲花托加如意头,莲花托可以是两层,也可以是单层,这类旋眼常和石榴花头旋眼共存。时间跨度上,从明代早期一直延续到明中期正德朝,而石榴花头基本只到正统朝就结束了。特别需要强调一句,了解彩画演变,一定要把明清皇帝的朝代记牢。(扣扣熊:景泰皇帝登基,换了一批彩画匠),可惜只做了8年,(扣扣熊:可惜隆福寺没留下来,应该会有显著的时代特征),我们看到此类旋眼,一般就几乎可以判断其彩画不会晚于正德朝。这类旋眼,在明代后期至清代可以说是消失殆尽。当然也有极特殊的例子,但又不完全像,比如崇文区有个建筑,彩画是清代中期偏后的,有如意头的造型,是崇文区南药王庙的三清殿(图28),这个造型只在彩画中占该区域彩画的1%。而其余旋眼是下面这个样子,非常特殊的点金方式(图29),清代蝉状旋眼,在两个凤翅瓣之间加入沥粉贴金的云头。

微信图片_20190222170919

总结一下,明代早期出现三种旋眼

石榴花头

如意头状

花卉剖切状

其中1.2为主流纹饰,3为少数纹饰。从明代弘治朝开始,一种旋眼造型逐渐盛行开来,以至于最后几乎完全取代其他一切旋眼,统治了近300年的历史,这就是花瓣状旋眼(图30),仿佛是一朵横向生长的莲花,花瓣层层叠压,逐层递减,一般设二至三层花瓣(图31)。花瓣状旋眼不是弘治时期产生的纹饰,实际上在宣德时期的建筑上已出现,但并未流行开来,比如青海省瞿昙寺的大鼓楼(图32),但是只有这麽极少的例子,到明代弘治、正德、嘉靖时期盛行至清代乾隆的中后期。我们仔细看看这个纹饰(图33),稍等我再做一下加工(图34),稍等我找个图片(图35),

微信图片_20190222170945

我感觉这个旋眼是一朵横向生长的莲花,圣洁、出淤泥而不染。最开始的莲花是有方向性生长的(图36),它的外轮廓并不是一个圆形。但是发展到清代,随着程式化的绘制,同样失去了原有的本意。这种清代乾隆时期的旋眼,模仿花瓣状,但是意识形态尽失(图37),泰东陵(图38),我们再看看几个明代原迹,加深一下印象,历代帝王庙嘉靖朝(图39),承恩寺正德朝(图40),太庙嘉靖朝(图41),玄穹宝殿清初(图42),泰陵清早期(图43),乾隆八年泰东陵(图44),显谨亲王园寝乾隆36年(图37),再往后就没有很标准的此类旋眼了,可以说是旋眼中的一代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