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与城市发展

2019-10-22 11:39:26

全文约3800字,阅读时间约10分钟

本文刊登于:《首都博物馆丛刊》2014.10


尊敬的各位来宾:

大家好!在这金风送爽的十月,中日韩三国博物馆国际学术研讨会第二届会议开幕了!

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今关光临会场的既有小别一年的老朋友,还有博物馆界的新朋友。中曰韩博物馆学术研讨会从一开始就确立了年会的机制,目的就在于这样的定期性国际学术研讨会能够更快捷、更方便、更广泛、更开放地实现学术交流与讨论,同时我们也期待研讨会的成果能够对其他博物馆有所裨益,并借研讨会扩大与会各国博物馆的影响。本届年会的盛况除了进一步证明2002年汉城首届研讨会的成功,证明我们的目标在不断实现中,更证明这种定期召开国际学术研讨会的机制是非常必要与有益的。

2002年首届年会的议题是“21世纪博物馆的作用和发展方向”,本届年会的主题相当于2002年议题的延伸,将博物馆的作用和发展方向界定在“为城市服务”的范畴内。城市是人类文明演进的产物,尤其是在现代社会与未来,城市都扮演着人类文明主要承载者的角色,城市化也是人类社会外在结构与组织形式的发展方向。本届会议的议题—博物馆与城市发展,就是细致地探讨博物馆与城市之间的互动关系,具体来说就是博物馆应如何为城市发展、为市民服务,进而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以及城市对博物馆又有着怎样的影响。鉴于城市对博物馆的影响牵涉到许多博物馆无法控制的因素,况且不同城市又各自面临着不同的具体问题,因而当前博物馆界关注的重点还是在于博物馆自身如何为城市服务这一层面。这里就我们所考虑到的一些问题作一概括。

一、博物馆服务方式的变化—从适应到引导

传统型的博物馆往往是根据自身馆里的藏品情况确定展览的内容,简单地说就是有什么展览什么。当社会需要出现变化,或是社会关注出现了热点,这时博物馆再根据这一变化征集藏品、筹备新的展览。我们认为这样的博物馆距离社会需要还有相当的距离。因为仅仅是库房里的藏品,以及社会的热点,只是整个社会需要的一部分。作为担负着公共教育责任的机构,博势馆还应当主动寻找、预测大众的需要,并通过展览等各种公示手段将寻找、预测到的信息传播出去。也就是说,博物馆要改变“适应”大众需求的传统工作方式,转而“引导”大众的需求、凝聚社会注意力。我们的目标是,博物馆不仅仅是大众生活的旁观者,还是生活的参与者、创造者。

如何根据各个国家、各个民族、各个城市所面临的具体问题,去寻找、预测公众的需要,就成为各个博物馆所应担负的任务之一,这也是博物馆界所要讨论、交流的重要课题。

二、博物馆传播内容的变化—给予人们生活的激情与信心

无论何种性质的博物馆,它所传播的往往都是与该馆的藏品紧密相关的知识与信息,从而实现教育目的。例如自然博物馆传播的是自然科学知识与技术,历史博物馆传播的是历史文化,地志性博物馆传播城市的发展历史与地域文化。通过这些相关知识与侉息的传播,实现对大众的教育与启发,例如使孩子从小对科学技术、传统文化发生兴趣,进而影响他们未来的发展道路;使大众对本国、本民族、本地区的传统文化有更深的了解,使人们接受知识教育的同时,激发人们的文化归属感与自豪感,以及对未来的信心。

以上可以说是博物馆的传统传播内容,也是我们工作的重点。除此之外,当前社会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从而引发博物馆传播内容的变化。这些变化以城市最为典型、也最为集中,包括信息量与信息源的迅速扩風、人们工作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兴趣爱好的变异、人们居住形式与交往方式的变化等等。这些变化直接影响到人们的生活质量与工作方式、效率。可以说,城市居民在物质生活逐步提高的同时,精神上却承担着不小的压力。

我们认为,激发人们热爱生活的信心不仅仅是心理医丰的工作职责。博物馆本着“以人为本”的宗旨,因此博物馆的传播内容应当更加贴近大众的心灵,使人们认识到生活不仅仅是生存,而是要享受生命的每一分钟,享受人生的每一个美好。博物馆无法直接从物质上解决人们的难题,也无法直接消除人们心里的困惑与痛苦,但博物馆有能力净化人们的心灵,放松人们紧张的神经,使人们重新发现人间的美丽与真情,给予人们奋斗的信心,这都是我们有能力做到,也应当为之努力的。

我们很欣喜地看到,江户东京博物馆在这一方面做了很好的尝试。江户东京博物馆举办的关于本田、索尼公司创始人如何实现梦想、如何创造人生的展览,重点并不是要传播知识,也没有直接的教育目的。但它向困境中的人们传播着信心、传播着梦想、传播对生活的激情,这样的展览内容必然受到人们的欢迎。

对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来说,人民物质生活的迅速提高,必然带来人们精神文化需求的快速发展,正所谓“仓禀实而知礼节”,因此发展中国家博物馆的传播内容也要与时俱进,要保持与人民精神文化需求的同步发展。以北京首都博物馆为例,在2003年春季SARS病毒尚在肆虐之时,便着手筹备“北京抗击非典展览”,这一展览成功地激发了市民不畏艰难、同舟共济的信心,增强了民族凝聚力,获得了很好的社会效果。

三、博物馆功能的变化—休闲娱乐功能

概括地说,博物馆的传统职能是收集、保管、研究与传播。最近以来,博物馆界又提出了新的功能—休闲娱乐。我们对这一功能的理解包含着两个方面:

一是博物馆知传播、教育手段与内容具有休闲娱乐的作用,例如大型景观式的复原展览就具有类似于公园的效果,至于科技展览馆、植物园、动物园这样的博物馆本身就是一种休闲娱乐场所;再如博物馆的多媒体演示(包括录像、音乐等)、观众能够动手参与的项目等,对于那些爱好者来说也是一种娱乐方式。

二是通过博物馆附属休闲娱乐设施的完善与环境的美化,使大众在接受教育之外,还能感受到博物馆的休闲娱乐气氛。这些设施和环境设计,可以视为是博物馆主题的延伸,是服从并服务于博物馆的内容与主题的。例如文化气息浓厚的咖啡馆、书店、画MT、模型俱乐部、花店等,这些设施和场所都可与博物馆的内容与主题相互辉映,相得益彰。这些设施最基本的目标是方便观众的需要,更高的目标是增强博物馆的熏陶作用、强化博物馆主题的气氛,并吸引对博物馆的传播内容没有兴趣的人群也乐意来到博物馆休闲娱乐,进而诱导他们对博物馆发生兴趣。即使来到博物馆的人们在娱乐之后并没有走进展厅、没有戴上多媒体教育系统的耳机,但他们内心里事实上已接受了博物馆,接受了这样的教育方式,他们进入展厅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博物馆对他们已完成了引导与启蒙的工作,这也实现了博物馆的教育目标。

四、博物馆角色的变化

博物馆以上的几点变化,原始动力就是“以人为本”这一宗旨。这些变化,或者说这些目标的实现,将推动博物馆传统角色的转变。

1.从“严师”到“良师益友”。

首要的角色转变,用一句中国话来说,就是从大众的“严师”变为“良师益友”。

传播与教育是博物馆固有的职能,这也是博物馆与大众之间交流的主要渠道。但过去的博物馆界在这种交流中,宣教的角色过重,呈现出一种单向的交流,即博物馆是老师、大众是被动听课的学生,这是一种不对等的交流关系,它没有实现博物馆要与大众需要的平等对话的职能。

博物馆虽为教育机构,但它不具备强行灌输什么给大众的权威与能力,观众也有权利拒绝他们所不喜欢的博物馆。被大众拒绝的博物馆,无论它的内容有多么精彩、有多大的价值,它都是一个失败的博物馆。牢记了这一点,博物馆才能真正实现为大众服务的目标。

因此,博物馆有必要改变过去居高临下的态度,除了继舍扮演大众老师的角色,还要做大众信赖的朋友。从大众的心理出发,从大众的视角考虑问题,关心大众所面临的问题,参与到大众的生活中去,而不再仅仅是高高在上对观众灌输学术研究成果的教授,使大众对博物馆产生“朋友”般的亲切与信任感,使大众喜欢到博物馆来,使大众主观上便乐意接受博物馆所要传播的内容。

2.从单纯的教育、服务机构到社区的休闲、文化中心。

在社区居民心目中,博物馆不仅仅是一个能够满足求知、咨询、休闲娱乐等需要的教育与服务机构,还是一个环境幽雅、富有文化气息、治安良好的公共活动区,总之是一个具有很高公信度、值得信赖的场所。来到了博物馆,人们日常承受的生活压力与孤独感可以得到舒缓,可以认识志趣相投的朋友、扩大社交圈,可以打破闭塞的城市生活对人们的束缚。博物馆的这些特殊作用反过来又进一步增强了自身吸引社区居民的魅力,形成了良性循环,从而使博物馆成为社区中的一个休闲文化中心。博物馆在为社区居民服务的同时,还推动着社区文化的发展,博物馆自身也成为城市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以上是我们对本次会议主题的一点微小的构想,我们期待着与会代表就这一主题畅所欲言,也相信大家在会后都将有新的感受,激发新的思考。

这里需要特别介绍的是,2002年研讨会上,韩国檀国大学博物馆提出了一个建议—通过国际间的邀请展览,加大国际间博物馆与各国文化的交流与展示。这次会议上,汉城历史博物馆进一步提出举办中日韩三国文化同场展示会的建议,我们非常欣赏、赞同这一构想。诚如汉城历史博物馆所言,中日韩三国的历史、文化保持着紧密关系,三国文化之间又具有互补性,因此三国文化比较展示会是一个非常新颖的展示理念,它在增进文化交流与民族关系、增进博物馆之间交流合作等方面,既具有很弾的可操作性,也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我们呼吁三国博物馆界与有关部门共同推动这一构想的实现,使三国博物馆界的国际交流、相互学习,在学术研讨会的基础上实现更大的跨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