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之美7-晚唐

2019-10-21 13:14:07

盛唐的荣耀总是令人难以忘怀,即使在敦煌这种西陲之地,唐帝国也打上了深刻的烙印。虽然被吐蕃统治数十年,但汉人豪族张议潮一旦起义成功,仍然是心向大唐。然而,晚唐时代中央政府控制力已大为减弱,吐蕃退去后很快就有回鹘等异族来争夺河西走廊的控制权。敦煌与长安之间的联系若即若离,张议潮所部虽然被朝廷封为"归义军",却始终保持半独立的状态。从大中二年(公元848年)到唐朝覆灭,是敦煌艺术的晚唐时代,或者我们也可以大体称为张氏归义军时代。

现存晚唐时期开凿石窟六十余座。这一篇里,主要按顺序分享4个有代表性的晚唐窟:莫高窟12,17,156和196窟。

莫高窟12窟是典型的晚唐窟,此时的经变画有了一个显著的变化:南北两壁不再绘一大幅通壁经变画,而是均分壁面,画成几幅。例如12窟南壁,就均分为三幅,乍一看都差不多,却分别是法华经变、观无量寿佛经变、弥勒经变。归义军时期的《张淮深碑》记载:"四壁图诸经变相一十六铺。参罗万象,表化迹之多门。"表现出了晚唐时期同一窟内各佛教宗派经变画共存的盛况。另外,中晚唐流行屏风画,就是经变画下方一个个竖条方格,在其中绘制经变画里的故事情节。

image001.jpg

南壁法华经变右下角局部的作战图,来自《法华经》安乐行品,讲的是古代一位转轮圣王率众征服四方,直到最后才把镇国之宝"髻中明珠"赐给功劳最大的人。佛陀以明珠比喻《法华经》的无上珍贵。但画师此处的重点是具体而微的表现了征战厮杀的场面。两军隔河对战,右侧骑兵正在渡河,有的人掉入河中呼救,马匹则拼命往岸上爬。这个画面让人联想到了归义军时期战乱频仍的历史。

image002.jpg

再看看17窟,也就是大名鼎鼎的藏经洞。实际上17窟很小,只有十来个平方,是16窟甬道北壁上开的一间小室。这里显然是被有意藏匿的密室,封门砌砖,表面施以壁画,但藏匿的具体年代和原因都无定论。密室内藏了五万余件从晋代到五代时期的宗教世俗文献和艺术品,无论怎么强调其对历史研究的重要性也不为过。清末道士王圆箓发现藏经洞、以及文献文物流失的故事早已脍炙人口,这里不再赘述,只说一个细节:藏经洞之所以被王道士发现,是因为他为了整修石窟而清理16窟甬道的积沙。现在我们到现场仍然可以看到积沙的痕迹,在17窟门外墙上有斜向的一条条沙线,这可能是藏经洞多舛命运留到今天的唯一记念。

image003.jpg

17窟最早是高僧洪辩的影堂,也就是纪念堂,里面除了有洪辩坐像,还有告身碑和骨灰(这张是我拍的复制窟)。另外门口甬道墙上的菩萨像画得也不错。

image004.jpg

洪辩,张议潮时代的敦煌宗教领袖,为归义军的崛起和推翻吐蕃统治都出过力,被朝廷封为河西释门都僧统。我们可以看到,洪辩像非常写实,不是抽象的神佛,而是具体的人。唐代中期以后,中国佛教兴起了高僧崇拜,造像除了原有的佛菩萨弟子力士以外,开始产生了高僧真容像。洪辩像就是其中的代表作。

image005.jpg

image006.jpg

洪辩像身后的墙壁上绘制了双树,还有近事女和比丘尼。下图为近事女,着男装。树上挂着的背包,其式样跨越千年,用在今天也不过时。

image007.jpg

关于这间小小的藏经洞,最著名的照片莫过于这张,拍摄时间是1908年。法国人伯希和在微弱的烛光下翻检阅读,背景是堆积如山的经卷。另外可以看到,洪辩塑像此时不在窟内。是什么时候移出的?也许是藏入经卷的时候,也许是王道士整理藏经洞的时候,目前我也不清楚。

image008.jpg

暂时离开敦煌,看看出自藏经洞的两件艺术品。这是伯希和带走的一幅唐代绢画《携虎行脚僧》,是唐代少见的表现这一题材的作品,描绘了取经归来的僧人身负重担前行,现藏于巴黎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

image009.jpg

在伯希和之前,英国人斯坦因也来过藏经洞,带走了大量经卷,例如现藏于伦敦大英博物馆的这幅晚唐时代的绢画《引路菩萨》,是藏经洞绢本纸本画里的上品。左侧菩萨手持莲花与经幡,右边被接引前往净土世界的贵妇典雅庄重,与唐代画家周昉《簪花仕女图》中的贵妇形象相仿佛。

image010.jpg

再来看一座晚唐时代的特窟156窟,也就是张议潮功德窟。其主要看点为两铺出行图。这是位于北壁的张议潮统军出行图局部。

image011.jpg

前面开道的吹鼓手。

image012.jpg

中间的乐舞队伍,跳舞的姿态看上去倒有点像现在的藏族风格。

image013.jpg

张议潮出行图对面是一铺其妻宋国夫人的出行图。和张议潮所统领的归义军军容严整不同,夫人出行图描绘的气氛比较放松。除了常规的乐舞以外,还有杂耍百戏的场面。下图左边可以看到杂技顶竿,竿上还有童子做出惊险动作。

image014.jpg

骑白马的宋国夫人。

image015.jpg

晚唐时期还有一窟很有意思,虽然不开放,但实在是值得一讲——莫高窟196窟,也就是莫高窟里保存了唯一一处唐代窟檐的那座。窟内彩塑的这尊半跏坐菩萨是晚唐艺术精品。

image016.jpg

但196最主要的看点却是西壁的壁画劳度叉斗圣变。劳度叉斗圣的故事来自一则著名的佛教故事——建立祇园精舍:大臣须达邀请佛陀来舍卫国说法,佛陀派遣弟子舍利弗与须达找到祇园建立精舍,也就是后来成为佛陀八大圣迹之一的祇树给孤独园。但是外道劳度叉不服,要与舍利弗斗法,如果外道获胜,则不允建立精舍。于是国王要求双方斗法决胜负。

与大部分表现佛国净土和谐安乐景象的经变画不同,斗法故事充满了戏剧冲突。之前我们在看220和103窟维摩经变壁画已经可以体会到文殊菩萨和维摩居士之间的微妙对照,而斗法场面的双方由于其信仰的对立,冲突就更加尖锐,我们来看看画师是如何来表现的。首先,画师突出了斗法的主题,而把须达购地建园等情节放到边角处弱化处理;其次,经文中记载双方斗法数回合,"风树之斗"本不是最终局,但因最富戏剧性的效果,而被放在画面的中央,并且增加了各种细节。我们具体来看,整个画面中,舍利弗与劳度叉面对面。舍利弗安坐莲台,一派从容淡定。

image017.jpg

佛教这边的风神放风。

image018.jpg

image019.jpg

整铺壁画最有意思的是对面的外道一方,在舍利弗放出的狂风之下已经阵脚大乱。劳度叉幻化出的大树被风连根拔起,自己坐的高台被风吹得摇摇欲坠,前面徒众赶忙打桩拉绳子加固,后面徒众拿梯子支撑。

image020.jpg

台上的劳度叉面露惊骇之色,袍带被风吹向身后。支撑帐幕的柱子几乎要吹断,徒众爬梯子上来修理加固。

image021.jpg

细看梯子上的徒众,右边这个双手抓住梯子,但已经被风吹得要飞起来了,中间这个赶忙用双腿缠住梯子。

image022.jpg

外道一方围观的魔女在狂风之下花容失色,衣衫散乱。

image023.jpg

这场斗法,舍利弗一方完胜外道,最终外道无不皈依。整铺壁画也在边角处描绘了外道剃度、换袈裟等场景,外道们笨手笨脚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例如在河边的这两位,左边这个人正在持壶灌顶,右边这个正在用手指刷牙,形象滑稽可笑。

image024.jpg

更搞笑的是这个撅起屁股洗头的外道。很难相信画师选取这个角度和形象不是出于增加喜剧效果的目的。我们可以回想一下之前介绍过的敦煌壁画中的的外道:在北凉275窟里是向毗楞竭梨王身上钉千钉的凶狠形象,北魏254窟里背叛九色鹿王的卑鄙形象,但是在这里,外道已经被描绘为世俗的、甚至自带萌点的世俗形象。

image025.jpg

回想一下,196窟劳度叉斗圣变为什么让人莞尔?而像254窟萨埵太子舍身饲虎为什么又让人动容?其实它们并不仅是佛经教义的化现,也映射出我们生活的人世间的悲喜剧啊。

大唐咸通八年,也就是公元867年,张议潮入朝面君,五年后终老于长安。盛唐曾有的气象"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只能停留在追忆中,此时张议潮看到的是一个历经宦官和党争之乱,病入膏肓的大唐。其侄张淮深继掌大权,但归义军也开始走下坡路。三十多年后,大唐帝国和张氏政权先后覆灭。中国进入五代十国的乱世,而敦煌的控制权转到曹议金控制下,开启了所谓曹氏归义军时代。下一篇我们聊聊曹氏归义军时代的敦煌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