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地藏信仰起源之佛典“钩锁骨鸣” (下)

2019-10-18 10:01:42

全文约14500字,阅读时间约8分钟

本文刊登于:《池州学院学报》2012.01


【摘要】九华山金地藏信仰中,费冠卿所说“经云:菩萨钩锁、百骸呜矣”其实有着深厚的经典依据,但长期以来未深入探考。实际上佛典中对从凡夫到至诸象狮及十住菩萨与佛的骨骸结构与力量大小有一套说法,亦说骨骸声鸣能反映其五趣六道所在。这些经典说法对灵验故事僧俗传记都产生了影响,在金地藏信仰中也起到重要作用。

接上篇

3感应与僧传

上述种种基本上都是佛门经典中所讲所述,其中涉及相互关联的多个方面,但总体可以归结为佛菩萨那罗延天的骨节结构与声响异于常人,其骨节结构如钩锁,因而力大无穷,有系统性的变化。这一点甚至可以与金地藏生前“项耸奇骨,身长七尺,而力倍百夫”(《九华山化城寺记》)相比照,为其逝后所体现的骨节奇构与异响打下了伏笔。

(1)感应神迹

佛教中观音菩萨的感应故事很多,“金沙滩头马郎妇”的影响极为深广,甚至在禅宗话头、诗句偈语中都常有出现。如宋代正受编《嘉泰普灯录》内,峨嵋灵岩徽禅师之话头有:

僧问:文殊是七佛之师。未审谁是文殊之师。曰:金沙滩头马郎妇(50)。

宋李遵勖编《天圣广灯录》中汝州风穴寺延昭禅师语录则有(51):

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曰:金沙滩里马郎妇。

禅宗诸家《灯录》其实还有更多的说法。但这个马郎妇究竟与骨锁等等有何关系呢?原来,宋代志盘《佛祖统记》就记述有马郎妇事,说陕右俗事骑射不重三宝,忽有丽人少妇来此教人诵经而允嫁。众人竞背佛经而唯马郎得胜,妇虽嫁而身即死。数日后有紫衣老僧来到葬所,开坟以锡杖拨出了金锁骨。

此普贤尊者,悯汝辈障重故垂方便。(老僧)即凌空而去。

这个点化十分重要。因马郎等众人虽已诵经,却还不太明白此事缘由。老僧由拨出此金锁骨、证实马郎妇为菩萨所化(原指普贤菩萨,后来演化成了观音),才是事件的高潮所在。志盘且指明此事发生于唐宪宗元和四年(809)(52),这正是费冠卿在九华山下写《化城寺记》的期间。

当然此事之中“金锁骨”的说法,具体是金色的锁骨或黄金的锁骨、还是钩锁状骨骼,其概念不太明确或含糊不清,大体给人的感觉是黄金的锁骨。但是还有更多居士与僧传之类的纪载,显示了与上述诸经之说更为明显密切的联系。

(2)传记等说

现知《广弘明集》中有梁简文帝所写《奉阿育王寺钱启》,就有对钩锁舍利之引用。

难遇者乃如来真形舍利。昭景宝瓶浮光德水。如观钩锁似见龙珠(53)。

此处观钩锁与见龙珠都是喻指佛舍利。宁波谨县的阿育王寺塔藏有释迦佛舍利。此寺元嘉年间才初具规模,梁普通三年(522)曾扩建殿堂楼阁并赐寺额,所以布施百万,简文帝萧纲撰写此启,因而以钩锁骨及龙珠指喻佛真身舍利。

宋代云间沙门士衡所编《天台九祖传》,讲三祖慧思大师在南岳,竟觅得前生三世事迹。

甞曰。吾前世曾履此处……若有所忆。寻指岩丛曰。吾前身于此入定。贼斩吾首。众共掘之。获聚骨。果无首。今名一生岩者是也。复指盘石曰。此下亦吾前世骸骨。众举石验。果得红白骨。联若钩锁。即其地累石瘗骨。危其巅为二生塔。徘徊东上见石门窅隩曰……于是筑台。为众说般若。因号三生藏。

慧思在南岳发现自己前生修行遗存,竟得红白骨,联若钩锁。确显神圣迹向。但唐道宣《续高僧传》中却无如许细致情节(54)。唐传所云慧思由坐禅诵经不分昼夜的苦行而得见三生所行道事。光大年初至南岳便悟前世曾在此修行,到衡阳一处佳所知是古寺,当年修定为贼杀处,并寻得其骼髅起塔。《九祖传》中对慧思事迹虽基本依据唐传,但是有所铺陈扩大。因初唐慧思还未得天台祖师地位吧。但在其铺演中确以骨色红白和联若钩锁,作为重要特征,可知的确以此为奉作神圣的条件了。

又隋文帝杨坚出生时曾得那罗延之小名。《佛祖统记》有载:

帝始生于寺。尼谓太祖曰。此儿佛天所佑。因呼为那罗延(此云钩锁力士)太祖委仙视育。一日皇妣来抱。见儿成龙形惊堕于地。尼失声曰。惊吾儿致令晚得天下。及长密告之曰。像教将灭。一切鬼神皆西向。汝当大贵佛法暂废赖汝而兴(55)。

宋赞宁《高僧传》还载有隋江都宫僧法喜事迹。江都宫是隋炀帝在扬州的宫殿,法喜以此为驻锡地很是奇怪。他本是南海僧人,南朝陈时所说年已三百岁,预言灵征。因为他口出恶兆使人恐惧遇见,炀帝偏由其预言多有灵验而召其从南海到扬州江都宫,又由于他预说宫中新厅之塌并在宫中索羊头,遭炀帝令而遭关押在宫内,铁链锁身。很有意趣的是,法喜竟能抛留骨骼而外出行走。有人仍见其游于街上。长史王恒查看,只见袈裟内锁链卡在白骨颈上,白骨节节相结。炀帝慌忙传命别摇动,法喜晚上又回室中。他逝后棺空,又现身南海。法喜明为神异僧人,特点是骨节相扣连,所以铁链卡住脖子后就锁住全身。他不能脱离局部就全身而移,留下全副骨骼。如此则骨骼相扣即是优点也具缺点了。但无论如何,知此一幕也给隋炀帝也留下深刻印象,由此得知其圣者神变,嘱咐不要摇动其骨骼。随即敕令开锁放人(56)。

赞宁《高僧传》内丁居士事更为具体而清晰了。此传附于西域僧安静传,说安静曾寻访禅宗大师普寂的弟子丁居士。村人说其已寂灭三年。僧人径开墓见五色云气腾上,其骨节皆金色,连环若锁,可五丈许,铿然响亮。此即证丁为在家菩萨,安静将其骨节挑走树塔重葬。赞宁就此有段评说。有情众生的遗骨都有因果业报应的反映。

凡夫身中,节不相至。十地菩萨骨节解盘龙相结。佛则全身舍利焉。今丁居士骨有钩锁形。则超凡夫未阶十在此乃八臂那罗延身。骨节头相钩是欤。证居士力量及此矣。

赞宁之说将佛菩萨凡夫等情况都囊括其中。佛不用说,十地菩萨骨节如盘龙,凡夫骨节是脱开的。而丁居士处凡夫与十地菩萨之间,骨节头相钩,等同八臂那罗延。丁居士的不凡身份确也得到重视,后世的《灯录》都将他列在普寂禅师的法嗣之下。他的遗骨状况故事也列述后世僧传之中。而此处详尽的钩锁骨节及金色说,出自何处并非言明,但显然不像志盘自说自话。佛经里确实相关内容,既“钩锁菩萨”、更有“菩萨骨节如钩锁”之说。后者且与菩萨骨节若加敲击会出鸣响,且具声音标准有关。这层意思,就志盘之说,实与费冠卿之说法较为符合。

唐代张读着《宣室志》有三河县商居士(57),逝时遵嘱火葬。“及视其骨,果锁骨也。支体连贯,若纫缀之状,风一拂,则纤韵徐引”。不仅寂灭以后,商居士在生之时,走路就有如玉之声,为骨骼发出。往往独游城邑,偕其行者,闻居士每运支体,垅然若戛玉之音,听者奇之。或曰:“居士之骨,真锁骨也。夫锁骨运络如蔓,故动摇之,体则有清越之声,固其然矣。昔闻佛氏书言,佛身有舍利骨,菩萨之身有锁骨。今商居士者,岂非菩萨乎。然荤俗之人,固不可辨也。”清朝彭际清《居士传》对此引述(58),但是对骨骼生前死后的声音反而不如前者清晰详尽。

3小结

我们认为以金地藏为菩萨,地藏菩萨道场的形成缘由或源头,大约从唐代就开始了。费冠卿对金地藏事迹是“幼所闻见”,但他的闻见中,有金地藏的苦行、群老为其买地,也有九子神化妇人献泉,更有其寂化前后时灵迹之迹。如将寂时有尼来访,堂椽三坏,寺钟堕地;寂时山鸣石陨;特别是其灭后,趺坐函中,经三周星,开将入塔时,容颜如生,“升动,骨节若撼金锁”。费记在此处特别注写:“经云,菩萨钩锁,百骸鸣矣”。此经为何经?此菩萨是指何方大圣、哪位菩萨呢?以上文字中大量引用了佛教经典,以说明费冠卿《九华山化城寺记》中,金地藏寂灭神迹中“菩萨钩锁,百骸鸣矣”。由于此两言似乎未在佛典中直接出现,其背景所据有些含糊,似乎是一般神异故事中常有的说辞。但是通过佛典中有关说法的层层剥析。我们知道,在佛教的身体观念特别是凡圣区别的知识体系之中,骨骼构造也是一个重要方面。凡夫的骨骼关节并不相连,人间大力士骨节有所相接,那罗延之骨骸已如钩锁,十地菩萨与佛陀的骨骼更是如盘龙相结。此间人兽仙佛的力量进阶差别更大更多,形成完备的数种系统性说法。而骨骼之音响,也能反映出其间五趣六道、业报轮回的差别。

通过大量佛典中的虽然有些歧异分别、但大体仍可归一的种种说法,我们相信,骨骼构成与力量、音声之间的关连,已经成为一种知识背景,渗透在中古社会的信仰生活之中。存在于僧俗两界的传说传记、灵验故事,颇能说明这一点。因而,中古社会人们如果从任何僧俗人物的寂灭逝亡后的骨骼中听闻到异响奇音、看到异造构成,就可能推定,无论僧俗,此人已入圣而非凡。

上引唐代丁居士与商居士,还有僧法喜甚至慧思等等,事迹中所示,与金地藏事迹颇可相应。虽然与费记所引佛经全同者或无,但因入塔时移动其体,骨节声若金锁等等,唐代费冠卿之记,已经符合于当时人们奉圣的标准。实际的故事中,不会像佛典所叙那么具体。因而,只要有骨骼构成或音响方面的一点异常,几乎就可以将其人推向圣神的化现,何况其人还是得道高僧或有其他灵异事迹或传说配合呢!

实际上,九华山道场神圣化的起点,应在于此。金地藏逝后,由于骨骼神异的关系,人们已经以为他是菩萨了、已经可以断定他是菩萨了。这位菩萨是何方大圣呢?金地藏自已在世时肯定没有说过,不像布袋和尚契此,留下偈语暗示弥勒。金地藏的神异与佛典所据,虽为时人仰为菩萨而非平常之僧,但似无明示为哪位菩萨。不过,金地藏的法名,就是“地藏”!由金地藏法名导向,很自然会指向地藏菩萨。其在世已有神异之说,寂灭后更是获得了成圣的重要条件之一,骨骼的金响别构,如此可以确认为其是菩萨化现、地藏菩萨的化现。这些情况应是较为自然地出现。有些著作析解九华地藏信仰,认为其别有用地混淆了金地藏与地藏菩萨,时代也是较晚,宋人还没有这样的说法(59)。笔者认为,金地藏与地藏菩萨的混同,应该是约从唐代其寂灭之时就开始了。从当时极为深厚的经典背景与信仰生活的情况出发,恐怕这并非是很难成立之事。

全文完……

参考文献:

(50)《大正藏》49册380页。

(51)《卍续藏》78册,490页。

(52)《大正藏》49册,380、462页。

(53)《大正藏》52册209页。

(54)《大正藏》50册562页。

(55)《大正藏》49册359页。

(56)法喜参观炀帝新宫殿厅后说危险,当晚即塌。他又在宫中说羊头引起皇帝恶之,关押宫内。宋高僧传卷十八隋江都宫法喜传。《大正藏》50册821页。

(57)张读(834或835~882后),深州陆泽(今河北深县西)人。大中六年(852)进士及第。外祖牛僧孺撰有《玄怪录》﹐祖张荐亦有小说《灵怪集》今佚。《宣室志》颇受影响,纂录仙鬼灵异之事﹐多宣扬戒杀放生﹑因果报应等佛家思想。

(58)《卍续藏》88册211页。

(59)尹富《中国地藏信仰研究》,四川大学出版社,2009年,36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