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慧生故居的保护难题

2019-10-16 13:39:27

本文原载于《北京观察》2011年01期。

全文约3058字,细读大约需要8分钟。

1569815954494ix4K47d4hBcckYPs_副本.png

近十几年来,随着北京旧城改造的不断深化,很多有价值的历史建筑、文化遗迹被新陈代谢掉,其消亡速度是相当惊人的。尤其是级别较低的区级文物保护单位、文物普查登记项目等,很多都被以“异地迁建”的名义拆除,未进行任何复建。这类问题在旧城改造中是比较普遍的。作为四大名旦之一的荀慧生故居,目前也因多年失修和周围邻近之处施工,面临着被毁坏的命运。

“荀派"艺术

荀慧生生干1900年1月5日,河北东光县人。原名秉超、秉彝,又名词,艺名白牡丹,号留香。他幼年家贫,被卖与河北梆子花旦庞启发为徒,经受严苛训练,吃尽苦头。1911年随庞师入北京三乐班(后改正乐班),又师从路三宝,吴菱仙、陈德霖等学习京剧青衣花旦,与尚小云、赵桐珊(芙蓉草)有“正乐三杰”之称,工花旦、闺门旦、刀马旦。19岁加入北京喜群社,与梅兰芳,程继先合演《虹霓关》。从此专演京剧,与杨小楼、余叔岩、高庆奎、周信芳等名家多有合作。

1919年,荀慧生赴上海天蟾舞台与杨小楼、尚小云、谭小培合作公演,时称。“三小一白下江南”,引起轰动,“誉满春申”。自1925年与余叔岩合演《打渔杀家》起,改用“荀慧生”的艺名。1927年和1931年,荀慧生两次入选“四大名旦”,这标志着他艺术走向成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肯定,从而逐渐形成了风格新颖,独树一帜的“荀派”艺术。

抗战时期,荀慧生曾多次组织义演,筹款慰问抗日将士,并拒绝了伪满政权的演出邀请,受到通缉。荀慧生长年与剧作家陈墨香、陈水钟等合作,编演了大量的新戏如《霍小玉》、《杜十娘》等,在排演中又得到“通天教主”王瑶卿的悉心指点,使自己的艺术创作更上一层楼。

新中国成立后,1952年荀慧生获得文化部第一届戏曲观摩大会老艺术家表演奖。他历任中国戏剧家协会艺委会副主任、北京市人大代表、河北省政协委员、河北省梆子剧院院长、北京市戏曲研究所所长等职,为新中国的京剧艺术改革做了大量工作,培养了童芷苓、吴素秋、李玉茹、孙毓敏、宋长荣,刘长瑜等大批荀派弟子。

文化价值

1957年,荀先生购得了位于宣武门外西草厂路南的山西街甲13号的这所带花园的小院。整个院落坐北朝南,约建于日伪时期,原为一山西籍萧姓木材商人自行出资构建的近代形式的四合院。此宅东临山西街,北抵宏业里,为一进院落,西路带花园,两侧均有街门可供出入,占地面积为710平方米。

院内北房明间与东侧两问为大客厅,西侧两间隔断为卧室。南房当中迎面是荀慧生夫妇合作的一幅山水画,两旁挂有对联一副,上联题“荀氏诸郎皆俊伟”,下联配“河东小凤最风流”。荀慧生在这里除了接待亲友外,有时还课徒授艺。东房用来存放演出用的行头道具,西房为爱女荀令莱的卧室。正房与厢房间通过耳房连接,院子当中可做练功场地。

荀慧生除了喜爱研习京剧艺术外,还热衷于种植花木。他在院内手植52株果树,品种众多,有桃、梨,杏、李、海棠、苹果、大枣,柿子等。没当过金秋时节,院中果实累累,香气四溢。荀先生总是将其中最好的鲜果,装在蒲包里,贴上写好姓名的纸条,分赠与老舍、欧阳予倩、梅兰芳、尚小云等好友。后来电影《秋海棠》里有几组镜头,就是在此院中拍摄的。

15698159613925hTs8tZx5KQP74aw_副本.png

1981年9月7日京剧界五老合影与荀慧生故居。自左至右:南铁生(80岁)、张伯驹(84岁)、侯喜瑞(90岁)、李洪春(84岁)、俞振飞(80岁)。(崔惟民摄)

15698159661944iFYEZ4CR3DpG8Kp_副本.png

荀慧生的诗画造诣颇高,早在1924年他便拜国学大师吴昌硕为师(原北房正厅内的“小留香馆”横匾,即出自吴昌硕手笔),以后又向齐白石、陈半丁、傅抱石、叶恭绰、寿石工、李苦禅、王雪涛等人求教,丰富了他的艺术生活。在此院中他与夫人张伟君一起,进行了多年的丹青创作,又收藏了不少名家的书画作品。

在这里,荀先生还接待过众多文艺界的朋友,他们彼此联络感情,交流艺术心得。像作家老舍、萧军、戏剧家欧阳予倩、吴祖光,画家傅抱石、陈半丁、戏曲界的同仁梅兰芳、尚小云、新凤霞,荀派传人徐凌云、刘长瑜、孙毓敏等,都在这里留下了足迹。

“文革”十年中,荀慧生遭受严重迫害,全家被轰出山西街甲13号,只能寄住在女婿崔惟民家中,随后这位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又被遣送至昌平沙河农场劳动改造,终因身体虚弱,心脏病并发肺炎,于1968年12月26日溘然长逝,享年69岁。

1979年5月24日,荀慧生追悼仪式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举行,邓小平、陈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送来挽联致哀。

荀慧生故居是荀慧生晚年居所,又是多位现代文化名人的驻足地,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科学价值和纪念意义。1986年荀慧生故居被公布为宣武区文物保护单位。

建筑价值

荀慧生故居建筑受近代折衷主义风格影响,不似北京传统四合院那样采用木柱承重抬梁架的结构特点(即俗语所谓“墙倒屋不 塌”),而是采用西方较为普遍的砖墙、砖柱承重,屋顶部分以三角桁架拉伸支撑,屋面平直,无翼角弧线,符合近现代建筑结构的发展趋势。

院中各屋通过耳房连通,使室内空间分隔更为合理,方便实用。建材上使用了更先进的水泥砂浆,也与传统古建筑中的石灰、黄土等建筑材料有所区别。由此可见,此宅当建于民国中后期,其结构与功能相互协调,空间与造型较为统一,体现了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是近代建筑向现代形式过渡阶段的产物。

该院坐北朝南,院门位于故居的东南角,符合阴阳八卦“坎宅巽门”的吉位风水理论。大门东向面阔一间,如意门形式,鞍子脊合瓦屋面。门楣栏板做海棠线雕饰,下槛置圆形雕花门墩一对,门板整体以铁皮包护,增强了安全系数。门道内设倒挂楣子,为套方、盘长纹装饰,西侧有绿色屏门一座。

过屏门进入正院。院内诸房均为砖木结构,灰砖墙承重,辟有平券门窗。木三角桁架,坡屋顶。北侧正房五间,檐下置挂檐板,坐中三间吞廊,廊檐下带菱形倒挂楣子、梅竹纹花牙子雀替。门窗装修、室内隔断及铺地花砖等布置均为民国时期流行的近代式样,具有较高的艺术特色和科学价值。

东西厢房各三间,形制与正房略同,南侧各有一小屏门。西房部分屋顶塌落、墙体开裂。东厢房室内有木隔扇、小花砖铺地。南房面阔七间,为后期原址翻建。西厢房北侧有一间耳房可通花园,花园部分原有后门为宏业里2号。遗憾的是在“文革”时期,该园被强行划入它院,至今仍未归还。园内有东房四间,与正院的西厢房相靠而立,形成勾连搭形式。

2006年,由于附近单位的房屋改造工程,距荀慧生故居西墙过近(不足8米),致使此房坍塌。正院北房墙体、地面亦有多处开裂,门窗变形,地基沉降并向西倾斜,房屋结构遭受严重损坏,亟须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在粉尘污染严重的施工环境下居住,荀氏家人的健康状况也受到损害,院内花木亦多枯萎凋零。

如今置身故居之中,望着四周拆迁的满地瓦砾,南边不远处就是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莫名有种孤岛观云,怅然若失之慨。

北京要建设成为中国特色城市,不能简单模仿现有世界城市的发展途径,必须把研究世界城市的一般特征和北京自身的特点结合起来。北京是具有3000多年建城史,850多年建都史的历史名城,人文荟萃,底蕴深厚。五朝古都既是一部宫殿坛庙的建筑史,也是一部民居四合院的发展史,每一个四合院民居都是一部民间故事和杂记。以荀慧生故居为代表的传统四合院是北京历史实物见证,也是建

设“人文北京”的文化原动力。我们应当充分认识并利用这个优势,增强北京作为“世界城市”的文化旅游特色和城市魅力。

在2010年荀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我们应该对这处名人故居予以更好地保护与利用,以此告慰先贤。在北京城市飞速发展的进程中,旧城改造中的种种矛盾仍在继续,作为文物工作者,我们将尽力而为,通过呼吁缓解北京旧城改造中的矛盾,为保护文化遗产,建设世界城市做出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