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之美6-中唐

2019-10-15 17:48:13

公元781年,大唐建中二年,德宗皇帝在位。此时,安史之乱虽已平息,但唐帝国元气大丧,对西域的控制力每况愈下,安史乱后河朔三镇的崛起又让帝国内有肘腋之患,开始从边疆地区收缩军力。青藏高原上崛起的吐蕃势力渐次蚕食了河西走廊各州县,终于在这一年占领敦煌。此后近七十年,直到张议潮起义赶走吐蕃人,这段吐蕃统治时期在敦煌艺术的分期里被归为中唐。

相比唐朝,吐蕃对佛教的尊崇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这一时期敦煌开窟造像并未停止。现存中唐时期开凿或建设的有六十六窟。这一篇里,主要按顺序分享3个有代表性、并且对公众开放的中唐窟:莫高窟158窟,榆林窟的15和25窟。其中莫158和榆25都是特窟。

我们先来看莫高窟158窟。和148相似,158也是涅槃窟,也可以叫做卧佛窟,西壁是佛陀涅槃像。但区别也很明显,佛陀塑造的比148好太多了,身躯的曲线很柔和,衣纹流畅。(找不到实体窟涅槃像全身的图片,此图是摄于复制窟)

image001.jpg

佛像开脸也很美。塑造涅槃形象,我觉得最大的难点就是怎样表现出涅槃的状态。佛陀非凡人,涅槃亦非死亡,没有对人世的不舍与痛苦,其状态应该是既安详又超脱的。同时,怎样描绘佛陀涅槃时周围众生的反应,也是一个看点。158窟采用绘塑结合的方法来表现这一宏大而肃穆的场面。

image002.jpg

作为对佛陀伟大一生最后时刻的纪念和献礼,不夸张的说,158窟涅槃像应该是中国最佳了,想不起来哪里的涅槃像比她更打动人心。

image003.jpg

佛陀涅槃时,大弟子迦叶不在身边,听到消息后心急火燎的赶往佛的身边,壁画的这个局部是表现老迈的迦叶拄杖踯躅而行。

image004.jpg

158南壁,也就是佛头一侧的一铺壁画尤为动人。下面一排是佛的弟子们,一个个悲痛万分,尤其是老僧迦叶,双手高举,嚎啕大哭。他正在为没能见到佛陀最后一面而懊悔。右下角则是年轻的阿难,他在十大弟子中为多闻第一,也就是聆听佛法最多,此刻手拢在耳边,仿佛在最后一次听佛说法。在大部分题材都强调妙相庄严的佛教绘画里,涅槃变确实是个另类,可以允许画师把人间的浓烈感情宣泄在笔下。同时我们可以对比看弟子上方的菩萨们,面对佛陀涅槃却神情肃然,是因为他们已经修行到参透生死的状态。

image005.jpg

158北壁,也就是佛陀脚下,则是各国王子举哀图。从这幅画面里我们可以看到各国王子身穿民族服饰,极尽哀戚,有的拿刀割胸,有的割耳,有的剖腹,有的割鼻。这种自伤是古代西域和草原民族真实丧俗的体现。其实直至今日,这种习俗仍有遗存,例如伊朗在阿舒拉节时,仍有人以自残来哀悼什叶派的先知。

image006.jpg

在各国王子举哀图里,还有中国帝王的形象。本来左边还有一身吐蕃赞普的像,但已经残毁。

image007.jpg

在涅槃台下方还有一些壁画,残损比较严重,但还是吸引了我,因为在如此庄严的涅槃窟居然还有人跳舞。看上去像是外道闻佛涅槃后欢喜庆祝的场面,但是现在也有学者将其解读为古印度末罗人的特殊丧俗。

image008.jpg

顺便展示一下其它几座不开放窟里的中唐艺术精品。这是莫高窟159窟的菩萨像,不再有盛唐时期那种动人心魄的美,但是自有其秀气。

image009.jpg

194窟菩萨和力士也是中唐佳作。

image010.jpg

image011.jpg

莫高窟112窟,最著名的反弹琵琶。想起小时候看过甘肃省歌舞剧院排演的《丝路花雨》,其中就有这个标志性形象。这个姿势其实很别扭,没有办法真的用来弹奏,但把琵琶作为一个舞蹈道具,这个姿势尽显舞者的身段。

image012.jpg

莫高窟里反弹琵琶舞蹈不止此一处,我此行看了两身(莫高窟55和237),但可惜都没有112窟这身的优美。

image013.jpg

我们继续介绍榆林窟的中唐艺术。敦煌之美,不仅在莫高窟,也在榆林窟和东西千佛洞,还有肃北五个庙石窟。榆林没有北朝的早期洞窟,但在中唐以后也产生了不少佳作,尤其是到西夏时期,犹胜莫高一筹。

先看看榆林窟15窟。此窟位于峡谷东崖,坐东朝西。与大多数唐代洞窟一样,主室也是覆斗顶形。主要看点在前室:南北壁各绘一身天王像,但风格完全不同。南壁是汉式南方增长天王(如下图),甲胄鲜明,装束如唐代武将,手持一支箭。胁侍夜叉血口獠牙,全身晕染跟随肌肉纹理,凸显其力量感。

image014.jpg

北壁是吐蕃式北方多闻天王,无论从风格还是画法都和南壁汉式天王形成鲜明对比,是在吐蕃占领这一特殊时期的特殊风格。而且我觉得值得注意的是:藏地佛教艺术由于朗达玛灭佛,现在所能看到的大多数是后弘期的作品。但这尊天王像让我们一窥前弘期艺术的究竟,殊为难得。天王右手宝棒,左手持猫鼬,右侧有一位穿戴虎皮衣帽的勇士。勇士披虎皮是吐蕃习俗,但可能有更古老的渊源,古希腊神话中的赫拉克勒斯披狮皮象征其武勇,后来随着亚历山大东征,这一形象也被希腊人带到东方,逐渐演变成佛教的护法神。

image015.jpg

前室顶上有描绘精美的飞天。在更早期的佛教壁画里,飞天主要是作为故事画或说法图里的配角和装饰出现,但这幅飞天则是独立成篇的作品,这也是艺术上的新题材。

image016.jpg

在敦煌的很多洞窟里,主室仍然保持最初开窟时的彩绘壁画,但甬道和前室多被后世(五代及以后)改绘,造成主室壁画年代早于甬道和前室。但在榆林15窟,主室南北壁是后世(曹氏归义军时代)重画的较为程式化的赴会菩萨,前室和甬道的中唐原作反倒保存了下来,可能是因为格外精彩,后世人也不忍心毁去吧。

最后我们来看看中唐艺术的压轴大作,也是榆林窟最值得一看的25窟。此窟开于盛唐,窟内的佛像为清代修缮,粗陋不值一提。主要看点在于中唐时期遗存的壁画,亮点颇多,首先是东壁(正壁)上密教题材的八大菩萨曼荼罗。可惜的是只剩下图中的四身,另外四身已经毁掉。所谓曼荼罗,也叫做坛城,是反映密宗世界观的修行场所。

image017.jpg

25窟南北两壁的大型经变画值得细看,细节良多。北壁是一铺弥勒经变。在唐代之前,对弥勒的表现多为交脚菩萨像(如前面介绍过的莫高窟北凉275窟),也就是《弥勒上生经》中在兜率天宫的形象。唐代之后越来越多的表现《弥勒下生经》的内容,也就是弥勒三次说法(弥勒三会)的宏大场景,以及释迦牟尼预言的——五十六亿七千万年后美妙的弥勒世界。

image018.jpg

弥勒三会场景的右上角,描绘了翅头末城,佛经记载弥勒菩萨下生投胎于此。

image019.jpg

这个局部是迦叶献袈裟。释迦牟尼在预言了未来的弥勒世界后,托迦叶将法衣传给弥勒。于是迦叶入山(有一说是在中国云南的鸡足山)入定,直等到几十亿年后得知弥勒降世,才持袈裟来献。所以从理论上讲,迦叶现在还活着,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找找看……

image020.jpg

弥勒初会的正下方,画着儴佉王将本国的七件宝物敬献给弥勒佛,也就是佛经记载的转轮王七宝。所谓转轮王,是指一统天下,大力弘扬佛教的帝王。转轮王在位时会七宝具足,辅助他治理天下。这个局部是兵宝和马宝。

image021.jpg

儴佉王还为弥勒佛敬献了一尊宝幢,就是画面中的这座楼阁式建筑。弥勒将其布施给了外道婆罗门,但婆罗门却尽行拆毁。此图暗喻了世间万物的无常。画中的细节其实也挺有意思,屋檐上左右各站一人,左边的人用绳子把拆下来的木料慢慢吊下来,右边的人则直接扔下去。这种小对比说明画师并不满足于程式化的表现佛经的内容,而是在细节上有所用心创作。

image022.jpg

这个局部是儴佉王的女眷听弥勒说法后剃度出家。

image023.jpg

在弥勒三会周围,画了一些弥勒世界的美好景象。传说中,那是一个物质极大丰富的社会(听着是不是觉得耳熟)。树上直接结出衣物,种一次庄稼可以收成七次(如下图),不再有稼穑之苦。总之这个乌托邦世界都是劳动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淳朴想象,就是缺什么补什么。

image024.jpg

弥勒世界里人都能活八万四千岁,女子到五百岁才出嫁。这个局部是婚嫁图,一位吐蕃装束的女子和唐装男子坐在帐中,新郎在前跪拜,我猜可能相当于现在婚礼流程里的"接新娘"……

image025.jpg

弥勒世界最有人情味的是老人入墓。画中的白衣老者活了八万四千岁,知道死期将近,主动住进墓里。画师着力刻画了老人与家人诀别的一幕,极富感染力。画中的每个人物都很鲜活:坦然迎接死亡的老者,左边强忍悲痛不愿让主人看见的蓝衣仆人,穿红衣矜持地掩面而泣的儿子,伏地大哭的孙辈,与老人手牵手难舍难分的夫人,两位年轻而表情冷淡的妾,还有墓园门口另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在和即将死亡的老友对望,仿佛也想到自己的命运……凡此种种,虽说是经变画,却淋漓尽致地表现人世间的感情,不能不说是大师手笔。

image026.jpg

榆林窟25窟南壁是一铺观无量寿经变,描绘了西方极乐世界之华美,仿佛是与对面的弥勒世界打擂台似的,也是同类题材的上乘之作。我说打擂台,并不完全是在开玩笑。古代寺庙在绘制壁画时,确实有把面对面的两壁承包给不同的画师班子绘制的情况:在殿堂中间隔一块布帘,等到绘制完成拿下布帘,孰优孰劣一目了然,所以两边的画工都使出浑身解数一争高下。敦煌是否也引进了这种竞争机制我不清楚,有待查考。

image027.jpg

我们放大来看,净土世界总少不了乐舞。八位伎乐菩萨吹拉弹唱好不热闹。还可以注意一下伎乐和舞者脚下的地毯,是质感很好的波斯上等货。

image028.jpg

最抓人眼球的是中央的舞者。这个舞者也许是全敦煌最胖的一个,正在迦陵频伽的琵琶伴奏中跳着腰鼓舞。仔细看这个胖妞的双手,十指有力地张开,其动势仿佛能让千年后的我们听到激昂的鼓声。我猜当年的画师在画这个人物的时候,也许心里是有现实的模特的,否则按照常规的画法,没有理由把舞者画这么胖吧。

image029.jpg

壁画中的诸位听法菩萨也非copy paste的产品。仔细看去,每位菩萨都有细微的神态不同。

image030.jpg

甚至,画师似乎还在一些细节上营造了悬念。例如这个局部,我们可以看到二楼的一位菩萨坐在栏杆上正朝楼阁内看去,但面对观众的竹帘却被拉下来,看不到阁内有什么,不禁让人好奇。我特意去与之对称的另一侧楼阁看了,就没有这一幕,竹帘也是全部敞开。这种对比恐怕也是画师小小的匠心吧。

image031.jpg

这铺经变图里的化生童子也很活泼,不再老老实实地站在莲花上。这个局部两位童子正在莲池中玩耍,一个躲在台阶下面,另一个却钻进水里去找,水面上只露出可爱的小屁股,真是童趣盎然。所以还是要说,25窟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可看的细节超级多,当时看得很high,真是看不够。

image032.jpg

观无量寿经变两侧照例有未生怨和十六观。之前在介绍莫高窟217的时候已经讲过,兹不赘述。这个局部是阿闍世王子提剑欲杀韦提希夫人。

image033.jpg

25窟经变图两侧的几身真人大小的佛菩萨立像也是上品,而且保存状况很好。

image034.jpg

最后介绍一下25窟西壁南北两侧的文殊变和普贤变。这是唐代以后敦煌壁画的常见题材,榆林25窟是其中较为优秀的作品。这一铺是普贤菩萨,画师非常注重对动感的表现,我们可以看到菩萨及随众不是站在那里,而是在行进,因为上方的华盖和宝幢都向后微微摆动。另外可以注意一下右面的一列小字,是张大千在榆林窟临摹时留下的题记:"辛巳十月二十四日午后忽降大雪时正在临写净土变也。"张大千热爱敦煌艺术尽人皆知,而他尤爱榆林25窟,也正是他首先把25窟介绍给了世界。

image035.jpg

看一下普贤变里象奴的形象,是中国古代艺术中昆仑奴的经典形象。唐代时有"昆仑奴,新罗婢"的说法,所谓昆仑奴,指的是肤色较深的马来或非洲奴隶。

image036.jpg

最后是文殊变。可以重点看其中的狮奴,注意与普贤变象奴的不同。与大多数同类题材的程式化不同,这位狮奴正在竭力拉住狮子,而普贤的象奴则在挥鞭驱赶大象前行。用不同的动作来反衬出两种动物行进时的节奏快慢,这个细节可以说又是25窟画师创造力和匠心的一个体现。

image037.jpg

其实榆林25窟细节看点还有很多,此处不再赘述。这里再次安利一下"数字敦煌"网站,里面有30个洞窟的高清图片,榆林25是其中特别适合仔细品味的一窟。

吐蕃与唐风并举的中唐时代就介绍到此,下一篇我们聊聊敦煌历史上的晚唐时代艺术(也就是张氏归义军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