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中国,尧都陶寺

2019-10-09 19:08:17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工作之余漫游行”

全文约2168字,细读大约需要5分钟。


《龙山城子崖,若来济南请朝圣》在我的公众号发布和“旅行客栈”公众号精编转载后,很多人留言。问的最多的是,龙山文化有没有代表的文物,换言之,有没有国宝。即使按照国家规定一级甲等文物就可称之为国宝,民间文化旅游爱好者心中有个榜单,必须进第一至三批禁止出国出境展览文物的才可称之为国宝。

那么龙山文物有没有代表的国宝呢。城子崖出土的有多件一级甲等文物在山东省博物馆。但如果要算国宝,只有龙山文化的山西分支陶寺文化,山西省襄汾县陶寺遗址出土的“彩绘龙纹陶盘”进了国宝名录,列入了195件/套国内最顶级最有代表的文物之列。

图1.jpg

(第三批禁止出国出境展览文物名录中的彩绘龙纹陶盘)

我第一次系统了解陶寺,是从为纪念考古所成立60周年2010年在首都博物馆举办的《考古中华》文物展上,社科院直接将陶寺遗址命名为“尧舜之都”,非常吸引眼球(老赵点评,当然如果严谨的说法,只能说陶寺遗址是尧都平阳的可能性最大)。后来2011年的山西之行专门走访了陶寺遗址。陶寺遗址位于山西襄汾县距县城不远的陶寺村以南,地处汾河以东。

图2.jpg

(陶寺遗址现场)

此前考古学界一般认为,中华文明始于夏朝后期的二里头文化时期,距今3700多年。但是陶寺遗址考古发现表明,早在距今4200多年前,文明的几大构成要素(文字、青铜器、都城)均已出现。而且,至迟到陶寺中期,该地区已经进入早期国家阶段。中华民族进入文明社会的年代,至少可以在此前认知的基础上往前推进500年。

按照社科院新闻稿的遐想,“公元前2300年左右,一座庞大的史前古城在晋南的汾河之滨崛起。在这里,王族墓地、宫殿区、下层贵族居住区、普通居民区、手工作坊区等一应俱全,作为都城的基本要素,它全部具备。人们不禁将它和传说中的“尧舜之都”联系起来。这里出土的一件陶壶上,两个朱砂书写的符号被认为是目前所知最古老的中国文字。一处半圆形遗迹,更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天文台。”

图3.jpg

图4.jpg

(最古老的中国文字)

老赵点评,天文台是比较瞎扯,发现陶寺古观象台,无外是想印证《尚书·尧典》的记载,“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目前应该是天文界和青年考古界比较热衷这种说法。

原陶寺考古队队长高炜的《陶寺,一个永远的话题》介绍:考古队挖掘了6000余平方米的居住区和墓葬区,发掘墓葬1300余座,其中包括9座大型墓葬,出土了一批彩绘龙纹陶盘、玉器、彩绘木器等文物。从发掘的墓葬来看,当时的社会已呈现金字塔式等级结构,处在塔尖的大型墓随葬品丰富精致,有鼍鼓、彩绘龙纹陶盘等重要礼器,墓主应当是掌握祭祀和军权的部族首领,初具“王”者性质。占墓葬总数90%的小型墓,墓圹仅能容身,死者往往身无长物,应是平民阶层。

“鉴于陶寺文化的中心区同后来的晋国始封地大致重合,根据《左传》昭公元年、定公四年记载,这一地域应即史传‘大夏’、‘夏墟’的中心区。”陶寺遗址最早于20世纪50年代被初步发现,而真正大规模挖掘工作,则开始于70年代。由于希望寻得夏墟遗址,中国开始在三晋地区一带进行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工作,并于1978年,正式对陶寺地区进行大规模挖掘,并发掘出陶寺城址遗迹,虽然断定了陶址遗迹分属于庙底沟二期文化与龙山文化,而非预期中的二里头文化,但此次挖掘,却证实了陶寺为最大规模的龙山文化遗址(至少直至21世纪初期)。1988年陶寺遗址成为第三批全国重点保护单位。

陶寺文化同二里头文化的两个类型又都不衔接,加之1980年代偃师商城的发现随着提出的“偃师商城西亳说”,国内学术界基本形成了“二里头遗址的主体为夏文化说”,从而放弃了“陶寺夏文化说”。从90年代开始,学者进一步论证陶寺文化应为唐尧文化,或认为应是有虞氏或其一支的文化遗存。又有学者(如王克林)提出陶寺文化实非单一的属于唐尧、或虞舜氏族或是夏族的文化遗存,而是以陶唐氏为首的联合有虞氏和夏后氏等氏族部落联盟中心所在的文化遗存,或者(如黄石林)陶寺文化早期应为唐尧(舜)文化,而陶寺文化晚期应为夏文化,陶寺遗址为尧至禹的都城所在。

当然包括“二里头夏文化说”在内,诸假说都没有当时的“内证性”文字材料的支持。部分学者(如冯时)仍坚持“陶寺夏文化说”。

好玩的是,按照许宏老师的论述,与陶寺都邑“巨无霸”式的庞大气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它的“国土”并不辽阔。考古调查表明,陶寺文化聚落的分布,基本上限于陶寺都邑所在的临汾盆地。据陶寺都邑直线距离不过20公里的南石遗址,和左近的开化遗址是陶寺“国家”硕果仅存的另两处发现的重要的中心聚落。若同二里头文化比较,明显看到陶寺尚未形成像二里头那样的具全国意义的文化中心。

在司马迁的时代,比较公认的只有五帝的传说,三皇的传说只是以片断的形式存在,而盘古的传说最先是南方民族的神话,三国时代以后才被中原文献记载。司马迁在写《史记》的“五帝本纪”时,去做过实地采访,对黄帝到尧、舜这“五帝”的活动区域进行了调查,寻访古迹,同时收集散落在民间的传说,然后将他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所以老赵个人认为,夏也许不是一个中央王朝(因为史记夏本纪和商本纪太像了,出土的甲骨文无夏字),但陶寺是五帝之一的王都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大的。

除了可能是最早的文字,出土于陶寺晚期墓葬的铜铃是迄今所知中国最早的金属乐器。可以看作是中原地区最早出现的青铜器。虽然铸造工艺粗糙,但合范浇铸仍是前所未见的创举。

图5.jpg

图6.jpg

图7.jpg

(陶寺遗址现场)

图8.jpg

图9.jpg

图10.jpg

图11.jpg

图12.jpg

(考古中国展的陶寺文物)

图13.jpg

图14.jpg

图15.jpg

(山西省博内的陶寺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