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早期陶器的发现与研究(下)

2019-10-09 18:46:34

本文原载于《中原文物》2007年02期。

全文约6000字,细读大约需要15分钟。

上接《国外早期陶器的发现与研究(上)》


二、俄罗斯远东地区

俄罗斯远东地区有关早期陶器的发现主要在阿穆尔河(即黑龙江)中下游和滨海地区。涉及两个文化:奥西波夫卡(Osipovka)文化和格罗马图哈(Gromatukha)文化。这两个文化所出陶器均为平底,陶胎中有夹杂物,大多都没有表面装饰。在西波夫卡(Osipovka)、加夏(Gasya)和富米(Khummi)遗址发现的陶片仅有几十片;贡恰尔卡(Concharka)1号遗址则发现数百片陶片。滨海地区的乌斯季诺夫卡(Ustinovka)3号遗址也有早期陶器的发现。它们的年代大体上距今13000年-10000年。

(一)典型遗址概况

1.加夏遗址

加夏遗址位于阿穆尔河南岸、哈巴罗夫斯克市[14](Khabarovsk)80千米处的萨卡奇·阿梁村附近。从1975年到1989年进行了6次发掘。遗址包含多个时期的文化堆积。其最下层有两个测年数据10875±90(下层顶部,AA一13393)和12960±120(下层底部,LE-1781)。石器以砾石工具为主,包括锛形刮削器、两面器、石镞、石刀、端刮器、边刮器、楔形石核等。陶器发现于最下层距地表210厘米-224厘米处。陶土中羼有石英、长石和植物纤维,羼入的植物纤维可从陶片表面的印痕和断面观察到,一些羼杂的植物还未被烧透而炭化。陶片质地疏散易碎,器壁厚而不均。器形简单,为平底器。

1980年发掘中获得一件接近复原的陶器(图三:1),为厚壁侈口平底器。高25厘米-26厘米,腹径25厘米,底厚1.5厘米-1.7厘米。表面有纵向的细沟纹,内壁也有类似的沟纹,沟纹宽约0.15厘米-0.2厘米。发掘者认为沟纹可能是用贝壳的齿边划刮表面形成的。陶质疏松,可见分层剥落,端口成黑色,两面均有烟炱层覆盖。另有一件,胎较薄,外壁黄褐色,内壁黑色。外壁有竖向的浅沟纹,内壁有斜向的浅沟纹。沟纹成组分布,应是制作中留下的痕迹[15]。

图三 加夏遗址所出陶器(据Kuamin,2000年)

陶器烧制温度比较低,这从羼杂的植物纤维的情况可以看出来,研究者推测不超过400℃-500℃[16]。

2.富米遗址

该遗址位于加夏以东200千米处,也是一个有多层文化堆积的遗址。其最下层石器亦为奥西波夫卡中石器传统,包括大的石叶、两面器、楔形石核、端刮器、锛形石器、石刀、石网坠等。1992年-1993年的发掘中发现20余片陶片。年代测定表明其最下层年代距今13000-10000年。

陶土中羼和物有长石、石英、云母,胎心中还可以看到植物纤维的印痕。经初步分析,植物种类为莎草。

陶片多黑灰色,一般厚0.7厘米-1.0厘米,无法辨识器形。不过从对陶片内外壁的观察可以大致推测出其制作方法。如图四所示,陶片外壁上(左侧)的印痕纹路为交叉纹或网状纹;内壁(右侧)则不同,似为木质工具所形成的较直的平行线式的凹槽。据此,研究者推测,制作时有一个篮子或植物编织物作为外模,内壁则用木质工具拍打(或刮擦)而成。陶器的烧成温度经重烧试验大约为600℃[17]。

图四 富米遗址出土陶片(据IrinaZhushchichovslaya,1997年)

3.乌斯季诺夫卡-3遗址

该遗址位于滨海地区东北部,其主体为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过渡阶段的遗存,还发现部分青铜时代的遗物。在其下层发现了属于2-3个陶器个体的150多块陶片。(图五)通过岩相分析,胎土中包含有石英、长石、云母等物质。夹砂颗粒大小不均,形状不规则,夹砂量也有多有少。应该是就地随机选土而成。

图五 乌斯季诺夫卡-3遗址出土陶片(据Inna Zhushchikhovskaya,1997年)

从陶片观察可大致推测其制成方法可能为模制法。有两点可为佐证,一是未发现泥条迹象,则不应为泥条筑成;二是从断面可见分成两层。经实验模拟也大体可以说明、应该是用小的泥片贴筑而成;有较为坚固的外模,从内向外拍打,外模同时向内也施加压力。岩相分析表明,外表这一层的纹理要更为致密一些。器形简单,应为直壁深腹,未见底片。外壁未经特殊处理,内壁则留有平行的凹槽,这些凹槽宽3毫米-6毫米,深0.5毫米-1毫米。经过模拟实验,这些凹槽可能是由草束、木片或某些海产贝类划擦时留下的痕迹。经重烧实验和岩相分析表明,烧成温度500℃-600℃,是在氧化气氛下烧成[18]。

(一)年代与分期

梶原将这一地区的文化分为三期:

第一期:距今13000年-12000年(加夏遗址下层、富米遗址等)。器物群为无纹陶器或条痕纹陶器,伴出楔形细石核、荒屋形雕刻器、有茎尖状器。

第二期:距今12000年-11000年(加夏遗址上层、乌斯季·卡瑞加遗址等)。陶器纹饰因地区不同各有特点,伴出楔形细石核、荒屋形雕刻器、其他种类的尖状器和局部磨制石斧。

第三期:距今11000年-10000年(格罗马图哈、乌斯季诺夫卡-3遗址等)。楔形细石核和荒屋形雕刻器已经消失,器物群中尖状器和石镞以及细石叶镞伴出。陶器则似乎可以划分出若干类型[19]

Irina Zhushchikhovskaya则依据制陶工艺将远东地区早期陶制品分为两期:

第一期:包括加夏遗址下层、富米、格罗马图哈遗址,年代距今13000年-1000年。这一时期的制陶坯料是未经精炼和羼有植物有机纤维的黏土。这可以从陶片断面及表面痕迹看出来。植物羼入量在不同的陶器上也各不一致,如格罗马图哈遗址中的陶器有大量的羼入植物,而别的一些遗址则只有少量。成型技术均为手制。据陶片内外壁痕迹观察,应为模制而成,以篮子为模具,以木制铲状工具等进行加工。器形为直壁平底。器表没有任何处理迹象,没有进行抹平或磨光,器壁粗糙不平,也没有发现任何装饰。烧成温度低,一般在500℃-650℃,不过据DTA数据及扫描电镜显示,坯料已从生坯状态转变为陶质。但坯料中存在的有机质有时会导致陶器颜色不均或黑色,这些特征与原始露天烧成有关。

第二期:包括乌斯季诺夫卡-3和其他稍晚的遗址,年代一般稍晚于距今1万年[20]。这一时期陶器亦均为手制,应该也是采用模制,但因为表面己经过处理,是何种模具不好推测。稍晚的遗址出现了泥条筑成法。器形简单,直壁或微弧形壁,平底。器表经过处理,如乌斯季诺夫卡-3陶器内壁曾被草束或海贝壳类的边缘摩擦过。别的遗址可能有湿手抹平技术。烧成温度在600℃-650℃,烧成气氛为氧化气氛。在稍晚的遗址出土地陶器上刻划斜线等口沿部的装饰。

各个遗址大体的测年情况见表二。

(三)陶器功能推测

俄罗斯远东地区早期陶器的功能还不清楚。这些平底的器物可能用于烹煮食物,这个由加夏遗址陶器上的炭化黏着物可以反映出来;也有可能从大马哈鱼中提炼鱼油。一些遗址如奥西波夫卡(Osipovka)文化层中网坠的发现支持后者的想法。

三、其他地区

除了日本和俄罗斯的远东地区,同处东亚地区的蒙古共和国境内也有早期陶器的报道。蒙古中东部发现最早新石器时代的遗存的Tamsagbu-lag遗址的早期陶器,陶片不多,都为厚壁,火候低,制作粗糙,多数施有平行线式深刻划纹。陶胎中羼砂和蚌壳,陶片断面可见黄色或黑灰色。未见相关的测年数据发表,参考蒙古别的全新世早期遗址的测年,大约在距今1万年[21]

朝鲜半岛的情况不是很清楚,从目前收集到的资料来看,只知道在韩国的忠南丹阳郡梅浦邑上诗B岩阴遗址第IV层发现了有隆起线纹的陶器,而且是旧石器文化层之后发现的最早的陶器,与日本舄浜遗址最下层的隆起线纹相似,大约也属较早的陶器遗存[22]。

发现早期陶器的还有西亚、北非等地区。

西亚地区很早就出现了以人物、动物塑像、泥墙等为特征的(陶)泥制品。如地处叙利亚,属于纳吐夫文化的穆勒贝特(Mureybet)遗址I期,发现了残高50厘米、厚10厘米的泥墙,年代为公元前9000年-公元前8500年。扎格罗斯山区的阿西亚不遗址发现了用于建筑的泥制品,是大量的小而坚硬的泥块,还发现经过烧烤的泥制塑像和几何形物体,年代为公元前8500年-公元前7500年。总的来说,西亚地区(陶)泥制品的出现和当地的定居生活有关,作为建筑材料是这一地区陶泥制品出现的先导。杨建华认为,西亚地区陶器的来源有两个:“一是从大储藏设施发展来的陶质贮藏容器,另一个是从石容器发展来的陶质盛食器。”[23]

西亚两河流域陶容器的出现要相对晚一些。最早有确切地层和测年数据的是地处安纳托里亚地区土耳其境内的Çatal hüyük遗址发现的陶器。该遗址位于Konya平原,在其第VII层(最下层)发现了一些陶片,年代约为距今8300年。在附近区域还发现一些距今8000年左右的陶片。器形简单,大致为罐类[24]。另外,据报道扎格罗斯山区的宝谷丘(Ganji Dareh tepe)遗址的D层曾出土过罐类器,有人认为那只是用泥做成的罐,受火灾后才有些像烧成的陶器。而据发掘者菲利浦·史密斯介绍,较大的一件陶器,其烧成火候在500℃-600℃,与其说是泥罐,不如看做是一种原始陶器,同层出土的尚有球形小陶器,这一层的年代距今9300年左右[25],大约相当于地中海岸边前陶新石器的早段(PPNA) 和晚段(PPNB)之间。此外,在土耳其托罗斯山脉东部地中海北岸附近的贝尔狄比(Beldibi) 洞穴遗址还曾发现一件夹砂陶容器,虽然没有C14测年数据,但根据地层关系其年代应为公元前8500年-公元前8000年[26]。

非洲北部的撒哈拉周边也发现早期陶器,如阿尔及利亚南端的阿麦科尼(Amekni)、利比亚南部的阳卡库斯(Acacus)、尼日尔的塔马亚·麦里恃〔Tamaya mellet)以及马里的廷巴克图近郊的欧泰得特(Outeidat)等遗址所见,时间在距今9000年前后。至于地处尼罗河流域的苏丹的哈尔特姆(Khartoum)遗址出土的早期陶器,其年代甚至还可能更早些。(表三)[27]陶器器形简单,纹饰包括篦纹和绳纹。(图六)胎土中羼有矿物颗粒,可能为泥条筑成。这些发现早期陶器的地区的生计方式一般是利用河滨资源或是季节性伴半定居式的采集狩猎经济,而与食物生产没有直接联系[28]。

图六.jpg

图六 尼日尔Tagalagal遗址陶片(据Angela E.Ciose,1995年)

美洲陶器的出现要晚一些。南美最早测年数据为距今7600年-6300年,器形较小,火候低,夹砂,一些陶片上有烟炱迹,可能为泥片筑成。美洲中部和北美最早的陶器遗存不超过距今6000年,另外一些地区则更晚[29]。

欧洲陶器的出现要晚于农业,许多地方早期农人并不使用陶器。东南欧及中欧等地无陶新石器文化开始于公元前7000年,而最早的线纹陶(Linear Pottery,即Linearbandkeramik或缩写为LBK)要到公元前5600年才出现,一些地方更晚。学者们推测,尽管这一地区曾经发现过较早的黏土制成的塑像,也有经火烧过的黏土制品,之所以陶器在这里出现得晚,是因为有相当多的物品可以提供与陶器相同的功能,例如木头、皮革、树皮、骨制及石制品也可以不同程度的实现诸如存储、饮水、携带和炊煮等其他地区陶器具有的功能[30]。

四、小结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出,除中国以外的世界其他地区也有大量的早期陶器遗存的发现,如果从共同点来看,上述无论哪个地区发现的早期陶器都具有器类单一、器形简单、火候较低、胎土中夹有羼杂物等特征,表现出早期陶器原始性的一面。具体到器形和纹饰特征,这几个地区又各不相同。日本最早的陶器多圜底、素面(无纹)或施隆起线纹、豆粒纹和爪形纹等。俄罗斯远东地区早期陶器多平底、素面或条纹。西亚和北非主要的器类为罐类。各个地区早期陶器的功能也显示出一定的区分。可以看出,在陶器起源阶段,世界各地的经济形态及其发展水平并不一致。而陶器特征的不同与时间早晚、地域环境差异、当地文化传统等都有一定关系。陶器在某一地方的出现、出现的方式受到自然、经济、文化多方面因素的综合影响。有关各地早期陶器的综合比较研究我 们将另文探讨,此处不再赘述。

总之,陶器的种类与特征如此不同,应该说明陶器在世界各地是分别发明的,陶器的起源是多元的。至少从现有的考古资料来看,本文述及的这几个地区,再加上中国的南方和北方,可以视作世界上几个最古老陶器的发明中心区。


全文完

注释:

[1]会议论文后结集为《陶器的出现:古代社会的技术与创新》。参见WiflliamK. Barnett and John W Hoopes(ed),1995.The Emergence of Pottery:Tech-nologyand Innovation in Ancient Societies. Washington(DC):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Press.

[2]参见《国际丿水厶:东7丿丆,极东の土器の起源》预稿集,东北福祉大学,1995年。中国学者朱延平、王小庆提交了论文。

[3]严文明、安田喜宪主编:《稻作、陶器和都市的起源》,文物出版社,2000年。

[4]M. Budja(ed), DocumentaPraehistorica Vol.XXIX, 2002 Ljubljana,Slovenia. 中国学者张弛提交了论文《中国早期陶器的发现》。

[5]捷克斯洛伐克的Dolni Vestonice遗址发现了多件距今6000年的陶制品,其中3700多件为小型雕像的碎片,另外2000多件为灰色的不太规则的陶球;烧制温度在500°C到800°C之间。详见Pamela B.Vandiver et.al.The Origins of Ceramic Technology at Dolni Véstonice, Czechoslovakia Science, New Series, vol. 246, No. 4933(Nov. 24,1989),1002-1008,需要说明的是,本文的考察对象是陶制容器。这个遗址的发现似可作为早期制陶(泥)技术发生的一个范例,但与陶制容器则意义有别。还有一些国家和地区也发现了较早时期的陶(泥)制品,具体可参见Pamela Vandiver:《距今26000年至10000年东亚旧石器时代陶制品及陶器的发展》,载郭景坤主编:《古陶瓷科学技术4-ISAC'99》,第471-484页,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1999年;另有杨建华:《西亚早期陶泥制品的研究》,《青果集一吉林大学考古专业成立二十周年考古论文集》,知识出版社,1993年。

[6]由于外语知识的限制,这里日本资料的介绍主要取自已经发表的中文资料和英文资料,并参考了一些日文图录,进行尽可能准确地梳理和评介。另外,为准确起见,文中的外文遗址名、地名、考古学文化等若已有约定俗成的中文对应词汇就用中文表示,若没有则保持原文。

[7]日本考古学文化体系一般分为先绳纹时代(或称为前陶时代,即旧石器时代)、绳纹时代、弥生时代、古坟时代和历史时代。可参见李连等:《世界考古学概论》,第271-298页,江苏教育出版社,1989 年。

[8][10][19]堤隆(岳晓桦译、赵辉校):《日本列岛晚冰期人类对环境的适应和陶器起源》,《稻作、陶器和都市的起源》,第65-80页,文物出版社,2000年。

[9] 邓聪:《东亚陶器起源年代管窥——(泉福寺洞穴发掘记录)书后》,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学报》1985年第16卷。

[11]俞伟超:《中国早期的“模制法”制陶术),《古史的考古学探索》,文物出版社,2002年。

[12] Pamela Vandiver:《距今26000年至10000年东亚旧石器时代陶制品及陶器的发展》,《古陶瓷科学技术4-ISAC'99》,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1999年。

[13]Charles T. Keally, Yasuhiro Taniguichi & Yaroslav V. Kuzmin. 2003, Understandingthe Beginnings of Pottery Technology in Japan and Neighboring East Asia. The Reviewof Archaeology,Vol. 24 No. 2

[14]即伯力,俄罗斯远东部分东南部一城市,位于与中国边界的黑龙江省。

[15]冯恩学:《俄国东西伯利亚与远东考古》,196-198页,吉林大学出版社,2002年;(俄)杰列维扬科、麦德维杰夫著(宋玉彬译述、林沅校):《加夏遗址研究-1980年初步结果》,《东北亚考古资料译文集一俄罗斯专号》,《北方文物》杂志社编辑,1996年。

[16][17][18]InnaZhushchikhovskaya, 1997, On EarlyPottery-making in the Russian Far East. Asian Perspctives. 36(2)

[20]Irina Zhushchikhovskaya(李家治译):《史前俄罗斯远东地区陶器制造的动态特征》,《古陶瓷科学技术4- ISAC'99》,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1999

年。

[21]Sergei A. GladYshev,et.al,2003,Mongolian Early Holocene:Excavations at Chikhen AguiRockshelter in the Gobi Altai,The Review of Archaeology, Vol.24 No.2.

[22](韩)李东注(李贤淑译):《论韩国初期新石器文化一以隆起纹陶器中心》,《辽海文物学刊》,1997第1期。

[23][26]杨建华:《西亚早期陶泥制品的研究》,《青果集一吉林大学考专业成立二十周年考古论文集》,知识出版社,1993年。

[24]A.M.T.Moore,The Inception ofPotting in Westem Asia and Its Impact on Economy and Society.TheEmergence of Pottery:Technology andInnovation in Ancient Societies P. edited by William K. Barnett and John W.Hoopes.Washington(DC):SmithsonianInstitution Press.

[25] Smith,P.E.L 1968,Ganji Dareh Tepe,Iran 6,PP.158-160.转引自朱延平文注54。

[27]Angela E. Close,1995.Few and Far Between:Early Ceramics in North Africa,The emergenceOf pottery :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in ancient societies.P25.edited by William K.Bamett and John W. Hoopes.Washington(DC):SmithsonianInstitution Press.

[28][29]Prudence M.Rice.1999.On the Origins of Pottery,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Method and Theory, Vol.6,No.1.

[30]Sarunas Milisaukas(ed).2002,EuropeanPrehistory:A Survey. P150-155,KluwerAcademic/Plenum Publis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