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早期陶器的发现与研究(上)

2019-09-29 13:20:58

本文原载于《中原文物》2007年02期。

全文约2700字,细读大约需要7分钟。


摘要:关于世界最早阶段陶器的探索一直是国际学术界关注的重要课题之一。据现有的考古发掘资料,在亚洲的日本、俄罗斯远东地区以及西亚、北非等地区都发现有早期陶器遗存。这些陶器都具有器类单一、器形简单、火候较低、胎土中夹有羼杂物等特征,表现出早期陶器原始性的一面,但又各有特点,说明在陶器起源阶段,世界各地的经济形态及其发展水平并不一致

关键词:国外;早期陶器;发现与研究

关于世界最早阶段陶器的探索一直是国际学术界讨论的重要课题之一。仅20世纪年代以来,就有多次大型的国际学术讨论会围绕此主题展开。包括美国考古学家协会(SAA)1990年和1993年举行的两次年会[1]、1995年在日本东北福祉大学举行的“远东地区陶器起源——绳纹文化源流”学术讨论会[2]、1998年在日本京都市的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召开的“稻作、陶器和都市的起源”国际学术研讨会[3]以及2001年在斯洛文尼亚卢布尔亚那大学召开的“新石器化进程——以陶器为中心的观察”研讨会[4]等。在这些会议上,包括中国在内的来自世界各国的学者就各个地区的新发现、陶器出现的机制、陶器与定居的关系、陶器与农业的关系等方面进行了深入地探讨,对于早期陶器与新石器化进程的研究起到了很大的推进作用。

当然,上述讨论得以进行,主要是基于世界各地相当数量的早期陶器遗存的发现。除了中国之外,世界上不少国家和地区也发现了距今1万年前后的陶器。如亚洲的日本、俄罗斯远东地区(图一)、蒙古共和国都有距今1万年以前陶器遗存的发现。而远在北非的尼日尔、阿尔及利亚、埃及和苏丹也有距今9000年以前的陶器的报道;苏丹的Saggai遗址甚至还有距今1万年的测年数据表[5]。本文将对国外各地区早期陶器的发现及研究概况进行梳理,以期为探讨陶器起源及其早期发展这一重要课题提供一个更为广阔的背景。

一、日本[6]

日本列岛的早期陶器发现较早,至少始自1960年夏岛(Natsushima)贝丘遗址C14年代数据的发表。该遗址的数据显示撚系纹(Yoriitomon)类型陶器的年代为距今9500年- 9200年(M-769,M-770/771) ,这比当时世界上已知的最早的陶器还要早。此后不久,从上黑岩岩阴 (Kamikuroiwa)遗址和长崎县福井洞穴(Fukui Cave)遗址所出的陶器测定为更早的距今12700年-12200年(I-944,Gak-950),使得日本成为一个研究早期陶器的重要地区。(表一)

(一)分期与年代

这里先简要回顾一下日本新石器时代大致的文化编年体系。日本的新石器时代一般称为绳纹时代[7]。通常以陶器型、式为标准,可将绳纹时代划分为草创、早、前、中、后、晚六期。最早的草创期陶器依时间早晚,又有系列型、式变化,可以从一些典型遗址的地层关系看出陶器的大体演变序列。

1.上野遗址[8]

神奈川县相模野台地月见野遗址群上野遗址发掘出连续八层后期旧石器时代文化层和两层包含最早阶段陶器的堆积,为讨论文化变迁提供了极好资料。其位于上面的五个文化层为(自下而上顺序):

V文化层:以刀形石器为主,伴出若干尖状器的石器群;

IV文化层:以尖状器为主,伴出若干刀形石器的石器群;

III文化层:全无尖状器、刀形石器等早期器类的纯细石叶石器群;

Il文化层:伴出无纹陶器、细石叶的神子柴系石器群;

I文化层:隆起线纹陶器、有茎尖状器、石斧的器物群。

image007.jpg

图一 东亚地区出土早期器的部分遣址分布图《据Kuzmin,2004年改制)

1.加夏 2.富米 3.贡恰尔卡 4.格罗马图哈 5.大平山元1 6.北原 7.德丸仲田 8.福井洞穴 9.中岛 10.星光山庄 11.上黑岩岩阴 12.志风头13.舄浜 14.庆应SFC 15.乌斯季诺夫卡-3

2. 泉福寺洞穴遗址[9]

该遗址的文化层堆积情况如下(自下而上)。

第12文化层:琢背小刀文化层。石器有琢背小刀、圆头刮削器、雕刻器等,未见陶片。

第11文化层:细石叶工艺文化层。细石核、刮削器,未见陶片。

第10文化层:豆粒纹陶器文化层。细石核、琢背小刀、陶片,各种方法综合测年为距今 12500年-10500年。

第9-7文化层:细石核、刮削器、石斧等。测年为距今11840±740年。

第6文化层:爪形纹陶器文化层( 以下略)

依据众多遗址的地层和陶器类型情况得知,绳纹时代草创期陶器的发展序列如下:无纹陶器、刺突纹(窝纹)陶器隆起线纹陶器→爪形纹陶器→多绳纹陶器。这样大体可将绳纹时代草创期分为四期:

第一期:以无纹陶器为大多数,还有刺突纹(窝纹)陶器。

无纹即没有纹饰,刺突纹是用工具在口沿部戳印出的纹饰。此外,还有用篦状工具划印出来的划纹。一些陶器羼有植物根须,器形不太清楚,陶器类型无地区性变化,但大多数遗址都集中在日本东部和北部。这一期大多数出陶器的遗址都和“长者久保——神子柴文化”(Chojakubo-Mikoshiba文化)有关。在青森县的大平山元I 遗址,两个箭头与无纹陶器共出,其他地区也有个别遗址有箭头见诸报道;在东京西部的Maeda Kochi遗址,大马哈鱼与无纹陶共出。

第二期:隆起线纹是这一阶段的标志。

所谓隆起线纹指以泥条做出、多附加环绕在器物口沿附近的纹饰。因时间不同,隆起线的粗细有变化。长崎县泉福寺洞穴址最早陶器上的豆料纹是其主要变体。在西日本的遗址通常有第2期的起线纹与箭头、细石叶和细石核共出。

第三期:以爪形纹陶器为代表。

用手指或其他工具于陶器器表施加指甲状纹饰的陶器叫做爪形纹陶器,它是后续隆起线纹陶器的器形。

第四期:多绳纹陶器是这一时期的主要标志。

多绳纹陶器包括用绳条在器表压印绳纹痕迹的押压绳纹陶器、用绳条滚压施纹的回转绳纹陶器等[10]。(图二)

日本学者虽然对于早期陶器纹饰方面有相当多的研究,但在这一时期陶器制作方法方面却鲜见文章述及。据俞伟超先生称,他在日本橿原考古所见到的一些绳纹时代草创期的陶片采用的是泥片筑成法[11]。在Vandiver的文章中则有较为仔细的介绍:“将陶片断面放大10-60倍来观察,就会发现以下特征,阶梯状断裂,对角结合和多层坯壁。陶器碎片由1厘米-2厘米小块预先经成型的环形至卵形泥片多层并压而成,器壁2层厚。[12]”Vandiver还研究了这一时期陶器的烧成温度,大部分在600℃-700℃。

图二 日本绳纹时代草创期陶器(据堤隆,2000年)

1.无纹陶器(月见野上野遗址)2.刺突纹陶器(相模野NO.149遗址)3.豆粒纹陶器(泉福寺遗址)4.隆线纹陶器(月见野上野遗址)5.爪形纹陶器(花见山遗址)6.拍打绳纹陶器(室谷遗址)

(二)器物功能的探讨

关于日本绳纹遗址出土陶器用途的探讨还不是太多。陶器的用途可以通过下列途径研究获得:(1)分析器物使用的痕迹(包括炭化黏着物、烟炱、水线、二次燃烧痕迹等)(2)对陶片内壁的炭化黏着物进行分析(脂类,Ø13C的提取测定等);(3)从器形进行推测;(4)从出土环境进行推测(包括文化环境与自然环境)。

炭化黏着物、烟炱和水线可以在很多陶片上见到,而二次燃烧痕迹也能在一些陶片上见到。日本研究者认为这四期陶器的一个最主要的功能就是烧水或煮食物及其他有机物。对器形的复原也可以看出,大多数器形口较侈,深腹,圜底或尖底,还有部分平底。壁通常从底到口呈喇叭状。这样的器形适于炊煮,或用来存贮液体或固体[13]。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