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农坛神仓的空间格局变迁

2019-09-06 11:57:51

本文原载于《北京文博文丛》2014年01期。

全文约5028字,细读大约需要12分钟。


摘要:神仓是北京先农坛重要的建筑群组之一,始建于明嘉靖十年(1531年)。神仓包括山门、仓房、碾房、圆廪、收谷亭、祭器库等附属建筑。本文通过文献资料梳理,论述了明清时期先农坛神仓的创建经过、空间位置、格局演变等情况,并对神仓近现代的兴衰变迁、使用环境加以介绍。进而对这一先农坛特有的建筑做出评价。

关键词:神仓;空间;变迁

先农坛是北京著名的五坛之一,也是全国唯一祭祀农神的专用建筑群体,在中国封建社会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而神仓又是先农坛的重要组成部分。

历史文献显示,自汉代开始,以藉田享先农的形式祭祀炎帝神农氏的活动,在先农坛中建造神仓便开始出现。所谓神仓是指“专用于贮存祭祀用谷物之仓廪。《周礼·地官·廪人》:大祭祀则供其接盛。(汉)郑玄注:大祭祀之谷,藉田之收藏于神仓者也。”①

所谓藉田,是祭祀神农专用,耕种祭祀用谷物的农田,是先农坛中一片特殊的土地。史载周代已有藉田,藉田又称耤田或籍田。《诗经·周颂·载芟》序:“载芟,春藉田而祈社稷也。”毛传:“藉田,甸师氏所掌,王载耒耜所耕之田,天子千亩,诸侯百亩。藉之言借也,借民力治之,故谓之藉田,朕亲率耕,以给宗庙粢盛。”颜师古注引韦昭曰:“藉,借也。借民力以治之,以奉宗庙,且以劝率天下,使务农也。”每逢春耕前,天子及诸侯躬耕藉田,以祀先农,做天下表率,乞盼丰收。因而,祭祀用藉田的耕作是极其严格的。

神仓是先农坛中重要的建筑群体之一,“每年仲春吉亥日,皇帝亲到帝耤耕地······及至秋,奏闻结实,就择吉日,贮之神仓。祭祀天地宗庙社稷时,供此粢盛。”②由此可见,它在祭祀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一、明初旗纛庙的建筑格局

明初即在南京建立山川坛。有正殿七间,祭祀太岁、风、云、雷、雨、五岳、五镇、四海、四渎、钟山之神;东、西庑殿各十五间,分祭京畿山川、春、夏、秋、冬四季月将及都城隍神。坛西南有先农坛,东有旗纛庙,南有耤田。明成祖迁都北京后,永乐十八年(1420年)“建山川坛,位置陈设悉如南京旧制,惟正殿钟山之右增祀天寿山神。”③

永乐初建的山川坛与南京山川坛形制十分相似。《洪武京城图志》与《大明会典》中所绘的山川坛图样几乎完全一致,坛内主要建筑均为中路的太岁殿院落,南为具服殿、耤田,西北为神厨、宰牲亭和川井,西南是先农祭坛和瘗坎,东侧为旗纛庙,并无神仓的建筑设置。旗纛庙坐北朝南,自成院落。南有大门三间,东侧设爎炉一座,北有旗纛殿一座。

图片1.png

《大明会典》所示山川坛总图

所谓旗纛庙,就是祭祀军旗兵仗,祈盼战争胜利的场所。主要祭祀对象是旗头大将、六纛大神、五方旗神、主宰战船之神、金鼓角铳砲之神、弓弩飞枪飞石之神、阵前陈后神祇五猖等众神④。凡是能关乎战争成败的安全因素,皆有相关神祗祭祀。据《大明会典》载:“洪武元年,诏定亲征遣将诸礼仪。以为古者天子亲征则类于上帝,造于祖,宜于社。于所征之地,祭所过山川。若遣将出师,亦告于庙社、祃祭旗纛而后行。于是诸儒议上,具载大明集礼中。今牙旗六纛藏之内府,其庙在山川坛。每岁仲秋祭山川日,遣官祭于旗纛庙;霜降日,又祭于教场;至岁暮享太庙日,又祭于承天门外。俱旗手卫指挥行礼。永乐后,别有神旗之祭、专祭火雷之神。每月朔望,神机营提督官请祭于教场。今系总督京营戎政官奏请,祭毕复命。”⑤可见,旗纛庙建在先农坛(明晚期前总称山川坛)应是洪武创制,永乐以后沿袭而下。它的祭祀场所除了旗纛庙外,还根据不同时令在明朝的五军教场和承天门(即天安门)前进行。

二、嘉靖改制创建神仓

明朝自洪武开基严肃礼仪制度,其后历代君主一如既往遵循祖制。但到嘉靖帝登基后,情况却有所变化。以藩王承继大统的嘉靖皇帝,为了集权立威,决定“斟酌古法,厘正旧章”⑥,对国家公祭制度进行改革。其中重要一条就是“天地分祀”。将天地坛改为天坛,在北郊另建地坛,而涉及原天地坛内的山川风云等诸自然神祇,则迁至山川坛内,在内坛南垣外添建天神地祇坛。“嘉靖十年七月乙亥以恭建(天)神(地)祇二坛并神仓工成,升右道政何栋为太仆寺卿。”⑦在添建天神地祇坛的同时,神仓也随之一并创建。其具体位置就在旗纛庙以东,与内坛东墙之间的空地上。从《康熙会典》、《雍正会典》和《乾隆京城全图》的先农坛图中均能看到,嘉靖朝添建神仓院的格局形制。神仓介于旗纛庙与先农坛内坛东墙之间,坐北朝南,一进院落。院内正中有圆廪、方亭,两侧各有三开间配房四座。南垣正中辟一大门,北垣偏西辟一角门。

图片2.png

乾隆十五年(1750年)《京城全图》中所绘的旗纛庙与神仓

“先农坛在山川坛内,太岁坛旁之西南,永乐中建······嘉靖中,建圆廪、方仓,以贮粢盛。”⑧耤田上收获的谷物不是供人食用的。“《礼记·月令》:“藏帝耤之收于神仓,祗敬必饬。郑玄注:藏祭祀之谷为神仓。”⑨可见,神仓所贮存的粮食作物,除去留下第二年耕种耤田所必需的粮种外,其余部分都将用于祭祀典礼活动中。“凡祭祀粢盛,旧取给于耤田祠祭署。嘉靖十年(1531年)议准:每岁耤田所出者,藏之神仓,以供圜丘、祈谷、先农、神祇坛、各陵寝、历代帝王及百神之祀。西苑所出者,藏之恒裕仓,以供方泽、朝日、夕月、宗庙、社稷、先蚕、先师孔子之祀。隆庆元年(1567年),罢西苑耕种,诸祀仍取给于耤田。”⑩从上述史料可知,除了先农坛创建的神仓存放祭祀用谷物外,在西苑恒裕仓内也存放了嘉靖帝亲耕演礼收成的农作物,这些作物同样具有祭祀功用。

但过了嘉靖朝之后,所有祭祀用农作物则一律取自先农坛耤田。“东北为神仓,前为收谷亭,后为祭器库,缭以周垣,门南向。岁以仲春亥日,皇帝亲饷先农之神。祭毕,乃躬耕耤田,及秋收玉粒告成,所司以闻,择吉收贮神仓,以供天、地、宗庙、社稷之粢盛”⑪。因此,神仓就成了储存皇家祭祀性作物的唯一专用仓库。由此可见,神仓在先农坛诸多建筑群组中所占的比例虽然不大,但其特殊功能和所起的作用是其它建筑所无法替代的。

三、乾隆年间移建神仓

乾隆十八年(1753年),高宗皇帝认为弓弩砲石号角旗纛等神已于每年秋季在校军场致祭,没有必要还在先农坛旗纛庙再祭祀一次,况且这座庙又是前明所建⑫,因此颁旨“先农坛旧有旗纛殿可撤去,将神仓移建于此。”⑬至此,旗纛庙这座专祭军事神祗的庙宇从先农坛中彻底消失了。

不过,根据《大清五朝会典》中雍正和乾隆时期先农坛图的对比,可以看出拆除的只是旗纛庙的第一进院,也就是拆去前院的旗纛殿和爎炉,而后院的建筑并未发生变化。同时将东侧的神仓整体平移过来,格局也未变化。此后原旗纛庙后院改建为祭器库,专门用来存放皇帝亲耕耤田的农具。迁建后的神仓“中圆廪一座,南向,一出陛,五级;前为收谷亭一座,制方,南向,前、后二出陛,各三级;左、右仓各三间,皆一出陛,三级,覆黑瓦绿缘;左、右碾磨房各三间。垣一重,门三间,南向。后为祭器库五间,左、右庑各三间,垣一重。神仓门东,门一间,南向。门内北垣角门一。祭器库东、西角门各一。”⑭

图片3.png

《雍正会典》与《乾隆会典》中神仓的位置变化

现存神仓院占地面积约3435.9平方米,坐北向南。中轴线从南向北为山门、收谷亭、圆廪神仓、祭器库,左右分列碾房、仓房、值房各两座。全院被圆廪之后设的卡墙分成前后两进,中辟圆门连通。

神仓院规格较高,四周绕以绿瓦红墙。南山门为砖砌无梁殿形式,面阔三间13.48米,进深5.34米。屋顶为单檐歇山式,琉璃砖枭混及椽飞出檐,瓦面为黑琉璃瓦绿剪边。建筑开三间拱券门,板门装最高等级的九路门钉。山门的建筑尺度很大,从整体看占据南围墙的三分之一还多,而且比较院内建筑尺度毫不逊色,充分显示出皇家建筑的宏大气魄。

前院内正中有方亭一座,建筑面积46.9平方米,南北各设三级台阶,四角攒尖顶,黑琉璃瓦绿剪边。建筑四面开敞,便于晾晒谷物。紧邻收谷亭后,即为圆廪(即神仓),是院中的主体建筑。

神仓正南设五级台阶,屋面为单檐圆攒尖顶,黑琉璃瓦绿剪边。圆形平面上置檐柱8根,柱间以弧形木板墙遮挡。室内方砖地上架设厚16厘米,宽13厘米的木龙骨,其上加铺木地板,避免潮湿。

收谷亭与圆廪东西两侧,共有面阔三间的配殿四座。北部两配殿为仓房,建筑面积96.5平方米。黑琉璃瓦绿剪边悬山顶,雄黄玉旋子彩画。面阔三间12.44米,进深五檩7.76米。顶部正中设有悬山式气窗通风换气,防止谷物发霉。天窗高2.6米,长1.76米,宽0.78米。南部的两配殿为碾磨房,建筑面积为76.9平方米。筒瓦硬山顶,雄黄玉旋子彩画。面阔三间10.48米,进深五檩7.34米,前檐明间置三级台阶。

图片4.png

神仓院现状

过月亮门洞,后院正中为祭器库,建筑面积245平方米。悬山顶削割瓦。面阔五间26.17米,进深五檩9.36米,明间有礓礤踏步。祭器库前两侧院墙上各辟一角门,角门南侧各有一东西向值房,建筑面积119.8平方米。悬山顶削割瓦。面阔三间14.36米,进深五檩8.34米,前檐明间设一级如意踏步。近年来,从对后院建筑的初步调研可以看出,祭器库建筑无论从形制、结构都保存了较为明显的明式做法,可以推测神仓后院的祭器库应是保存了明代遗构的历史建筑,能留存至今十分难得。

四、近现代神仓的环境变迁

神仓的衰落始于清末。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美国第九营及第十四营占据先农坛。神仓院成为美国侵略军的信号所与军需处⑮。仓房、圆廪、方亭等建筑遭受严重破坏,皇帝的亲耕农具也被随意堆放在露天地里,有的更被付之一炬。

图片5.png

八国联军侵占北京时,美国军官在神仓院的留影

1915年,内务部典礼司成立坛庙管理处,亦称管理坛庙事务所,办公地点就设在神仓院落,从现存下来的老照片看,当时神仓的匾额已经撤下,装修也改成了隔扇门、什锦窗式样。1934年,坛庙事务所对北平市各坛庙进行调查。1935年坛庙事务所被划归北平市政府管辖。随后,该所参与了北平市秘书处主持的《旧都文物略》一书的编纂工作,该所一直到1950年才停止工作⑯。

建国以后,先农坛为育才学校等多家单位、住户占用。50年代至文革前期,神仓院一度成为天坛公园的附属幼儿园所在地⑰。直到1993年10月,腾退了当时占用神仓的北京市塑料模具厂。1994-1995年,由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完成了对神仓古建群的修缮复原工程。1997年修葺一新后,北京市古代建筑研究所进驻神仓院使用至今。

2004年先农坛北里启动了“城中村”环境整治工程。年底于神仓院东北约80米靠近内坛东墙处发掘出深埋地下30余年的乾隆“皇都篇、帝都篇”御制碑,该碑详尽阐述了北京作为帝都的价值和意义。2005年12月首都博物馆迁址白云路北,该碑成为新首博的重要“镇馆之宝”伫立于馆外东北侧。与此同时,先农坛北里的环境整治拆迁工作也全部完成,整治拆除了10栋简易楼,拆迁居民342户、单位3个,腾退出9100平方米改建绿地⑱。神仓院北侧、东侧一改过去破败杂乱的恶劣环境,及时消除了严重的安全隐患。2007年4-9月,由北京市滨河公园负责施工,进行先农坛神仓外部绿化工程。工程外运渣土总计约1.8万立方米,回填种植土约6000立方米,改良土壤20吨,有机肥10吨;移植树木7株,新植乔灌木194株,花卉525平方米,色带539平方米8624株,草坪5500平方米⑲。使神仓院北侧建成了种植五谷,展示先农文化的社区公园,为广大居民群众提供了舒适怡人的休闲环境。

五、神仓的特色

神仓是皇家祭祀性建筑,又有仓储功能,因此有其自身特色。在这组建筑群中,主要建筑使用黑琉璃瓦绿剪边。而单体建筑又根据其使用功能造就了不同的建筑形式,建筑结构也各具匠心。神仓建筑群平面布局奇特,在中轴线上设置了两座攒尖顶的亭式建筑(收谷亭、圆廪),从而打破了传统建筑群四合式布局的窠臼,突出了神仓功能的主体地位。

收谷亭为四角攒尖顶,四面开敞,不设门墙,建于偏南位置,利于采光晾晒谷物。圆廪造型独特,色彩绚丽,坐落在高约0.8米的圆形基座上,室内架设木地梁加铺地板防潮。它是神仓院的建筑核心,形似圆筒形粮屯,专门存供皇家祭祀用的谷粮。收谷亭与圆廪一方一圆,一开一阖,南北呼应,既体现了主轴线上建筑功能的差异,又避免了环境景观的相似呆板。

神仓圆廪装饰精美。不仅有华丽耐看的观赏价值,亦有较高的使用价值。为了使仓内粮食免遭虫害,防止发霉,神仓在建筑上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建筑彩画,除收谷亭为“雅伍墨”旋子彩画外,其余均为“雄黄玉”旋子彩画,是明清建筑中极为少见的实例。这种彩画很特别,是用矿物雄黄加兑樟丹调成的颜料绘制而成,化学成分为二硫化二砷,在阳光照射下可以被氧化分解成三氧化二砷,即剧毒的砒霜,故使得神仓院内少有蚊蝇、鼠蚁之扰。

图片6.png

圆廪现状

三开间的仓房为悬山顶,上开天窗,便于通风换气,防止粮食受潮霉变。这种特殊的建筑构造上下贯通,是加强空气对流的最佳选择。这种带天窗的仓房形式早在宋代即已十分成熟。因而北京现存的明清粮仓如南北新仓、禄米仓等多是采用这种形式,这里面蕴含着千百年来中国古人的智慧传承。无愧其“天下第一仓”的美誉。

图片7.png

图片来源:《北京先农坛》


注释:

①《十三经注疏》第1757页,中华书局,1980年。

②《唐土名胜图会》卷四第91页,北京古籍出版社,1985年。

③《大明会典》卷八五第511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

④据《天府广记》第80页载:“旗纛庙建于太岁殿之东,永乐建,规制如南京。神曰旗头大将、曰六纛大神、曰五方旗神、曰主宰战船之神、曰金鼓角铳砲之神、曰弓弩飞枪飞石之神、曰阵前陈后神祇五猖等众,皆南向”。北京古籍出版社,2001年。

⑤《大明会典》卷九二第620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

⑥《明史》卷四八第1247页,中华书局,1987年。

⑦《明世宗实录》卷一二八第9页,上海书店出版社,1990年。

⑧《春明梦余录》卷十五第223页,北京古籍出版社,1992年。

⑨《十三经注疏》第1379页,中华书局,1980年。

⑩《大明会典》卷二一五第563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

⑪《清朝文献通考》卷一百一第5738页,商务印书馆,1936年。

⑫《清朝文献通考》卷一百一第5738页载:“重修先农坛……惟旗纛殿以前明旧制,本朝不于此致祭,毋庸修缮。”商务印书馆,1936年。

⑬《日下旧闻考》卷五五第904页,北京古籍出版社,2001年。

⑭《清会典图》卷一二第111页,中华书局,1991年。

⑮此处据1900年美军摄影师奥基夫摄影说明。

⑯董纪平等:《北京先农坛史料选编》第349页,学苑出版社,2007年。

⑰此处为口头采访原天坛公园总工徐志长先生获悉。

⑱见2005年12月8日《新京报》。

⑲北京市宣武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北京宣武年鉴》第376页,中华书局,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