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威县发现北朝佛造像

2019-09-04 16:46:22

全文约2800字,阅读时间约7分钟

本文刊登于:《文物》2014.03


一、概况

2006年3月,河北省邢台市威县常屯乡横河村村民在拆除旧房时,发现5件佛造像,后上交威县文物保管所,现藏河北省邢台市文物中心。其中,泥质灰陶像1件,汉白玉造像4件。汉白玉造像上均有题刻,并包含纪年信息,其中东魏武定三年(545年)1件,北齐皇建元年(560年)2件、河清二年(563年)1件。其体量最大者高48厘米,最小者残高20厘米,皆属东魏、北齐时期流行于河北地区的小型白石佛造像。现将这批佛像介绍如下。

二、佛像

1.泥质灰陶佛坐像1件。

像通高17.5厘米。坐佛头微低垂,鼻翼丰满,嘴角微上翘,呈现凝神垂视状。肉髻高大,呈磨光馒头状,短颈,溜肩,外着通肩袈裟,袈裟厚重,敷搭双肩,最后自左肩后部垂至身后。衣纹左右对称,在胸前呈“U”形下垂,袈裟下沿垂于双腿之间,不覆座。双手交叠于腹前,结跏趺坐于半椭圆形台座上,台座应为简化的仰覆莲式。舟形背光,模印圆形头光。全像艺术手法较为简单,佛的头发与肉髻、头光和身光均为素面,没有纹饰,仰覆莲台座亦未刻划出莲瓣(图一)。

图一泥质灰陶佛坐像

图一 泥质灰陶佛坐像

2.汉白玉石造像4件。

(1) 北齐河清二年释迦五尊像,残高20厘米。基座长24、宽7.6、高6.4厘米。长方形基座上承舟形背光,一铺五尊式。佛及二弟子、二胁侍菩萨肩部或胸部以上残缺。佛像圆肩,右手抬至胸前,右手部分残损,手印无可辨识,左手施与愿印,内着僧祗支,外罩袈裟,袈裟衣角自身体右侧绕过下腹部,至左前臂外侧敷搭垂下。佛结跏趺坐于束腰仰覆莲台座之上,盘于左腿上的右足露于袈裟之外。此件台座雕刻出莲瓣,且束腰部分有竖向平行阴线刻。佛两侧的弟子、胁侍均跣足立于由主尊莲台下生长出来的莲蓬之上,衣纹简单,仅用阴线刻出粗简的线条。弟子内着僧祗支,外罩袈裟,双臂曲抱于胸前,右手握衣角;胁侍菩萨着裙,腰间束带,于腹前垂下至膝部,一手提心形小件。莲台两侧护法蹲狮分视左右前方(图二)。

图二北齐河清二年释迦五尊像

图二 北齐河清二年释迦五尊像

图三东魏武定三年观世音像

图三 东魏武定三年观世音像

图四北齐皇建元年思惟菩萨像

图四 北齐皇建元年思惟菩萨像

图五北齐皇建元年思惟菩萨像

图五 北齐皇建元年思惟菩萨像

基座背面镌刻发愿文:“大齐河」清二年」九月十」六日佛」弟子」阖众敬」造释迦」像一区」上为皇」帝陛下」臣辽(僚)伯(百)」官后为」□祖父母」所生父」母为边」地受苦」众生□」寿袍□(勝?)」有形之」类居□」时成」佛”(图六)。

(2) 东魏武定三年观世音像,通高48厘米。基座长18.4、宽14.2、高10.6厘米。菩萨广额,圆腮,丰颌,修眉。头戴花冠,辫发与宝缯自双肩搭至双臂侧。颈饰项圈,下着裙,帔帛于腹前交叉穿结于璧,呈“X”型。服饰整体显得较为厚重。菩萨右手持莲苞,跣足立于重瓣覆莲座上。舟形背光,其上彩绘大多脱落,正面仅余少量墨线,背面彩绘依稀可辨,即在菩提树下有一菩萨(图三)。

基座背面镌刻发愿文:“武定三年六月十」五日王宗庆寺」僧比丘法会敬」造玉石观世音像」一区上为皇帝」陛下有为一切众」生皆蒙此益一时」成佛”(图七)。

(3) 北齐皇建元年思惟菩萨像,通高42.8厘米。基座长30、宽10、高8.4厘米。三尊式。主尊长卵形面相,弯眉高挑,细长鼻,闭目,抿嘴,作沉思状。右臂曲肘上举,四指收拢,食指点腮,肘部支于右膝上,右腿盘压左腿,左手扶右足踝,左腿屈膝自然下垂,一莲托足,呈舒相式坐于圆墩上,圆形头光。菩萨头戴宝冠,宽肩细腰,斜帔帛,着裙。菩萨下部帔透雕。右侧弟子残,左侧弟子光头,弯眉闭目,着袈裟,双手合十,立于圆形台座之上,圆形头光(图四)。

基座三面镌刻发愿文:“(右)皇建元」年十一月六日」大像主比丘」(后)惠元敬」造白玉像」一区上为」国家师僧」父母法界」众生俱时」成佛。(左)师僧眷属」侍佛时”(图八)。

图六北齐河清二年释迦五尊像发愿文拓片

图六 北齐河清二年释迦五尊像发愿文拓片

(4) 北齐皇建元年思惟菩萨像,造型大体同前者,通高41厘米。基座长19.5、宽7.5~8.65、高8厘米。基座正面有彩绘痕迹,仅余少量墨线(图五)。

基座三面镌刻发愿文:“(右)大像主比丘」惠□(絛)供养」比丘惠奉」供养」(后)皇建元」年□□□」日比丘惠絛」敬造白玉」像上为国」家师僧父」□□(界)众」……(左)比丘惠□(进?)」供养”(图九)。

图七东魏武定三年观世音像发愿文拓片

图七 东魏武定三年观世音像发愿文拓片

图八北齐皇建元年思惟菩萨像发愿文拓片

图八 北齐皇建元年思惟菩萨像发愿文拓片

图九北齐皇建元年思惟菩萨像发愿文拓片

图九 北齐皇建元年思惟菩萨像发愿文拓片

三、结语

河北威县横河村出土的这批佛像数量虽然不多,仅5件,但其中4件刻有铭文,纪年、像主、尊格、所发何愿等信息完整,因此颇具价值。

其中,陶佛像着通肩袈裟,衣角自身后绕至右肩,至左肩后垂下,在双肩与胸颈之间形成较厚的堆叠,呈三道横向平行阴线刻。袈裟衣纹在胸部略呈“U”形,左右对称分布,臂部及袖口宽大,垂至膝部。袈裟不覆座。衣角敷搭左肩,符合律典对“通肩式”着衣的规定。此类着衣方式4世纪就已出现在中土,最常见于北魏前期,河北亦有少量发现[1]。此类佛像一般肉髻较高,头发和肉髻上有平行竖向线刻纹饰或呈磨光无纹饰状;双手结定印,舟形背光。从此件佛像的磨光高肉髻、童颜般的面相等来看,当为北朝作品。就袈裟披着方式及其造型特征进行综合考量,横河村此件陶佛像似应为北魏中晚期作品[2]。

4件汉白玉石造像铭文均包含纪年、像主、发愿文等信息。其中释迦坐佛一铺五尊像1件(北齐河清二年,563年)、观世音菩萨像1件(东魏武定三年,545年)、半跏思惟菩萨像2件(北齐皇建元年,560年)。陶佛像为高不足20厘米的小像,4件汉白玉石造像也均为原高40厘米左右的小型造像。像主或主导者几乎均为寺院僧人。

汉白玉石造像流行于北朝晚期至唐的河北地区,如定州系佛像以及近年来发现的邺城附近的造像,临近河北的山东地区亦有少量发现[3]。定州系佛像最大量的发现为曲阳修德寺出土,另定县北齐永孝寺旧址和行唐县、望都县等地均有出土,有明确纪年者多为东魏以后。北魏时期主要为弥勒菩萨、观世音菩萨以及释迦佛像;东魏时期观世音像的数量大为增加,并出现半跏思惟像;北齐时期出现无量寿佛和阿弥陀佛,并有各种题材的双尊像,如双释迦像、双观世音像、双思惟菩萨像等。横河村此次出土的观世音像纪年为东魏武定三年,与定州系白石观世音像大盛于东魏一致但属于北齐时期的为1件释迦佛像、2件半跏思惟像,并未发现盛行于北齐定州地区的双尊像。这表明该地信仰和造像与定州系造像既有相通之处,似也有差异。


参考文献

[1] 如2012年春节期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在河北临彰发掘出土的2000余件、块佛像中,亦有类于云冈一期的早期像。可资比较的同期作品如云冈第17窟主尊左侧坐佛等。

[2] 造型类似的遗例如莫高窟第259窟北壁禅定坐佛。此窟年代为北魏中期,参见樊锦诗、马世长、关友惠《敦煌莫高窟北朝洞窟的分期》,《中国石窟•敦煌莫高窟》,第185~197页,文物出版社、(日)平凡社,1982年。

[3] 罗福颐《河北省曲阳县出土石像清理简报》,《考古通讯》1955年第3期;杨伯达《曲阳修德寺出土纪年造像的艺术风格与特征》,《故宫博物院院刊》1960年总第2期;王巧莲、刘友恒《正定收藏的部分北朝佛教石造像》,《文物》1998年第5期;河北临漳县文物保管所《河北邺南城附近出土北朝石造像》,《文物》1980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