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考古最畏惧的不是。。。而是。。。

2019-08-26 22:31:01

学考古以来,总有朋友问我做这个害怕不害怕。其实实际工作的时候基本无感,但是!看有些书的时候!对我来说!基本等于看恐怖片。

我9岁以后就没跟我哥他们看过恐怖片了,即使之前看的也只记得《僵尸叔叔》。戒了鬼片之后,初一出于好奇和贪便宜拿免费电影票看了一次《咒乐园》,收获好几天噩梦。后来发展成《今日说法》已是极限,《烟锁殡仪馆》完全道听途说,我爸看《法医秦明》我都不敢从电视机前路过,宿舍集体刷《京城81号》的时候,她们在尖叫,我全程手指缝看字幕。

不过没字幕的时候我就蒙圈了,只能问胆大敢直面屏幕的大佬发生了什么,大佬还不一定理我。

她或许以为,只要她足够沉默,好奇心就一定追的上我,我就会拿开手指,看到恐怖的镜头,发出尖叫。但是她显然错了,追我的人太多了,好奇心算哪块小饼干???

严肃地讲其实这对我的专业不太有利,这一点在查资料的时候尤为明显。我曾在2016年查找一本报告,但是由于害怕错过了一个十分有用的材料而我2019年看第二遍时才发现。

但凡写过论文的考古学生,应该都看过时段跨度比较大的发掘报告,也很容易就发现这半个多世纪以来报告内容的变化。

这首先体现在术语的变化上。在各个学科的文字资料编写过程中,都需要编写者使用统一的专业术语体系。并不是出于某种令人emmm的心态,而是在保证让大家的理解一致,都看懂作者所指,明白作者意思。

考古学科的术语体系也不是一蹴而就的。现在我们一般指代墓室的“主人”时称“墓主”,特指墓主的骨骼时称“人骨”。但是早先,在发掘报告和简报中的称谓可不全是如此。

50年代对遗体的称呼主要强调“骨感”,毕竟发掘的墓葬中像马王堆那样的湿尸实在少见,出土的主要是骨骼,或者干脆就不出骨骼,骨渣也不给你。有“人骨架”、“人骨”、“骨架”、“骨骸”、“尸骨”等。特殊一点的,“人骨架”的简称还有“人架”。

微信图片_20190428113605_副本.jpg

广西贵县汉木椁墓清理简报,考古,195604

“架”大家都懂吧,就是你去正阳春点完烤鸭,服务员问你鸭架怎么做,椒盐还是做汤的那个架,意会一下。

还有称“死者”的。但是“死者”的应用就很广泛了,起码在《今日说法》中要比考古学广泛。

微信图片_20190428113639_副本.jpg

“尸体”和“尸骨”也不甘落后。“尸骨”还好些,“尸体”直接从医学细化到法医了,我可以说是瑟瑟发抖了。

微信图片_20190428113659_副本.jpg

60年代以来,“人骨架”、“人骨”的称谓基本定型,稍后“人骨”又占了上风,一直沿用至今。

称谓倒还好说,最要命的一些发掘报告还配上一些尸身保存较完好的墓主的照片。点名《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古尸研究》,里面图版有墓主的脑,详细内容请见死生亦大矣——从马王堆汉墓出发,聊聊西汉的“药神”(别看文章装作很冷静,找资料的时候慌到窒息);《德安南宋周氏墓》,这个让我因为恐惧晚了3年查资料的报告,墓主照片放在图版第二页(不太确定,但是不敢去看);然后是《安徽南陵铁拐宋墓发掘简报》,墓主脸上到底是什么!!!为什么2016年的一个线图还能这么恐怖!!!

我是不会放图的

Peter说《定陵》的图录也比较酸爽,我在图书馆还真的翻过《定陵》,但是没仔细看,嘿嘿嘿这就是认真学习的下场。强烈建议恐惧的朋友一定要找个不恐惧的朋友帮忙查资料,我先来:诚招资料收集专员,一条2元,多劳多得。

实际上,保存完好的墓主尸身的确难得,像《德安南宋周氏墓》的墓主入殓装扮很方便研究,照片这种图像资料也更准确和直观,希望大家理性看待。说真的,如果没有这些图片也确实会造成一些困扰,真香。

一些图版分为彩版和黑白图版,当然像素不高,早一些的期刊caj格式下载下来会发现深色背景的图片有些问题,好像你快答辩前火急火燎黑白打印的论文,印墨一定不会刚刚好,不是太浅就是太深,深色背景的图片蹭得一手黑,就像你黑掉的脸。

微信图片_20190428113925.jpg

我手里这一版算是比较好的,用力看可以看清

微信图片_20190428113951.jpg

左上角的发钗告诉我们,皮肤黑的同学在晚上拍照要注意补光

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一些期刊比如《文物》都是那种光滑的厚纸了,再配上高清的图片,真是引起舒适。不过因技术限制而导致的这种情况实在不该责怪,实物图片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安心的事情,并且能修复一些灵魂画手所画线图的误差。

但大部分手绘图都是非常精美的,下面是1961年的图片,那个时候哪有ps去做特效和描图啊,让人佩服。

微信图片_20190428114016.jpg

那个时候的期刊也会有些小瑕疵。有些字词还需要斟酌或检查,有的时候期刊还会登勘误。

微信图片_20190428114033.jpg

还有的时候出现些令人疑惑的小语句,但在整个语言环境中很难察觉,甚至代入情绪。

图片1_副本.png

另外,五六十年代的报告结尾处一般会多一些内容,这个是很有时代特色的,大家可以找一些来看。

认真看会发现数十年的报告变迁中,还有一个宝贵之处。

微信图片_20190428114133.jpg

举个例子,这两件器物长沙东郊杨家山南宋墓报告中称“弧形铜饰”,但我们现在知道这两件较可能是铜梳背。

是一些在当时无法定名的遗物随着考古发现的增多和学术研究的发展,已经可以在报告中拥有准确的姓名。

最后致敬所有为发掘报告和简报的编写作出贡献的考古工作者,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中国考古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