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年前的女神——妇好身后的历史

2019-08-23 11:52:01

全文约2300字,阅读时间约6分钟

本文刊登于:《中国文物报》2016.3

2016年是殷墟妇好墓考古发掘四十周年、殷墟遗址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十周年。3月8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市文物局、河南省文物局联合主办的“王后母亲女将——纪念殷墟妇好墓考古发掘四十周年特展”在首都博物馆开幕,承办方为首都博物馆与河南博物院。上展文物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河南博物院,包括青铜器、玉石器、甲骨器和陶器共411件套,其中407件套出土于妇好墓。

妇好是商王武丁的第一位王后,也是中国有史记载的第一位巾帼英雄。然而从某种程度来说,她是一位不算知名的历史知名人物。中国古代文献从未记载过妇好的名字,直到上世纪殷墟甲骨卜辞的发现才使今人知悉她的存在,迄今有关妇好的甲骨卜辞已发现200余条。目前妇好的社会知名度还很有限,据项目组调查,即使在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人群中,也只有16%听说过妇好。但换个角度来看,这样一位有故事、有贡献、有身份,却人所不知的神秘女性,不啻为一个绝好的策展主题。本展览的主标题“王后、母亲、女将”早在策划阶段已拟定,既分别概括了妇好的社会角色、家庭角色、历史角色,也充分考虑了大众的好奇心理。

image005.jpg

1200平方米、高7米的展厅,为展览宏大的历史叙事提供了空间。展览分为六个部分。序厅以“她是谁?”为前言标题,开篇营造“揭秘”氛围。序厅搭建了高大的妇好享殿复原建筑,陈设了“司母辛铜方鼎”等三件青铜重器,墙上一只华贵优雅的凤鸟飞向展厅深处(取材于妇好墓出土玉凤),均暗示了一位女性的不凡身份,引导观众走进故事。

image003.jpg

一单元“她的时代”。撷取了商族起源与建国、都城迁徙、甲骨文、礼器制度等内容,以点带面展示妇好时代的历史大背景。侧重从文物解读的细节之处进一步补充时代背景,以玉鸟解说商族起源,以玉象等动物玉雕介绍温湿的地理环境,以青铜酒器彰显商人笃信鬼神和嗜酒之风,以玉人揭示商人的等级之别。展区装饰以结绳记事、写有《玄鸟》《殷武》诗篇的木牍等渲染商代幽缈、蛮荒的风情。

image007.jpg

二单元“她的生活”。作为殷墟商都的女主人,妇好过着锦衣玉食的宫廷生活。作为武丁的妻子,她享受着丈夫的恩宠,承担着生育王位继承人的重任。作为一国之后,她要参与多种宫廷事务。虽然关于妇好宫廷生活的直接素材很少,因此展览将殷墟相关的考古发掘、研究成果作为体现妇好宫廷生活的间接素材纳入进来,通过对“四合院式”宫殿建筑、贵族的服饰衣料与车乘等的展示解读,结合妇好墓随葬的大量青铜礼器、玉器、骨器,辅以拂垂的红帷幔和金珠帘装饰,呈现出奢华雅致的宫廷生活。在介绍觚、爵、斝这一商代贵族的礼器组合时,制作了与原器重量、体量一样的五件酒器模型,供观众体验商人奉器祭神的肃穆之感。对于妇好作为一个普通女性的家庭生活、日常生活,本单元着力从武丁有关妇好分娩、患病的甲骨卜辞,显现妇好爱美之心的各类配饰、发笄,以及妇好收藏古玉的艺术品位等方面,使观众将妇好视为与自己年龄、经历相仿的普通女性加以接受。可供观众两面观看的六个独立柜内密集陈列妇好生前珍用的200余件饰品,让光线穿透美玉,尽显莹润剔透。

三单元“她的故事”,展示妇好不让须眉的一面。“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妇好并不满足于做不问国事的宫闱佳人。她在“祀与戎”两大“国事”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本单元通过甲骨卜辞介绍妇好领军征伐羌方、夷方、巴方、土方等方国的戎马生涯,一次征兵一万三千人所创下的时代纪录,以妇好墓随葬的大铜钺、玉扳指等大量兵器进一步彰显妇好的军事才能与巾帼气质。妇好墓出土的白玉簋等大量精美的玉礼器,与甲骨卜辞共同证明妇好曾多次代表商王室主持祭祀,掌握了在当时是男权象征的致祀权。

image001.jpg

四单元“她的葬礼”,标志着妇好故事的句号。本单元以墓室复原场景和3D动画,解读武丁特意在宫殿区的池苑之畔安葬妇好的用心,揭示多达九层的随葬品所折射的妇好高贵身份。伟岸庄重的铜鸮尊和袖珍可爱的玉鸮同柜展示,通过猫头鹰崇拜表现时人对冥世的想像。司母辛铜四足觥等妇好子女为亡母铸造的青铜重器,表达了孩子对亡母的不舍。亚弜铜圆鼎、束泉诸器等有铭文礼器,再现了亲眷、臣属为王后的葬礼赠送赗礼助丧的一幕。

尾声,以“妇好墓发掘记”向以妇好墓发掘者郑振香女士为代表的中国女性致敬,以“殷墟大事记”和殷墟发掘影片向为中国文化遗产事业做出贡献的人们致敬。

本展览将妇好设定为故事主角,完全以女性视角进行形式设计。展厅统一以金色主色调营造宫廷氛围,以珠帘和帷幔等柔性元素勾勒出女性心理空间,以草席衬托文物追寻久远蛮荒之感,在此基础上六个单元的色彩和装饰细节各有区分、侧重。为最大程度挖掘妇好墓的艺术价值,展览设计元素基本都取材于妇好墓出土器物。

除了在展览内容设计上吸收有关妇好墓、殷墟的最新考古发掘与研究成果,展览的形式设计和服务也吸收了首都博物馆有关研究的新成果。大部分观众看完历史文化展览后都记不住展览梗概,因此本展览尽力简化展览结构层次、让故事线索清晰简洁。观众普遍反感套话连篇的八股式前言,因此本展览几乎以“字字珠玑”的标准力求前言精简,内容与形式感并重。观众偏爱语音导览、多媒体、导览手册等方便参观的服务,本展览录制了长达70分钟的微信语音导览,以多种多媒体辅助解读夏商版图变迁、甲骨文字形、妇好墓结构等需要形象表现的内容,将展厅平面图和重点文物的位置印制在导览彩页中。

这项展览继续贯彻着首都博物馆“小中见大”“科学性、艺术学、启喻性”策展理念。本展览的首要目标,是向中国历史上像妇好一样史书阙载的女性致以崇高的敬意,因为在漫长的男权社会里,女性始终以自己羸弱的臂膀承托起人类社会的半边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