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陶瓷色彩之旅——绿釉

2019-08-13 18:01:47

绿色,是大自然中最为常见的色彩,树木、花叶、禾苗、稻黍,无不荡漾着生命的绿色。绿色,有深有浅,有浓有淡,豆绿、苹果绿、橄榄绿、葱绿、孔雀绿、湖水绿等各种绿色的名称随处可闻可见,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作为生活用品的古陶瓷器物,同样可以看到绿色的存在,绿色成为了古陶瓷装饰的一个重要元素,这就是绿釉。

绿釉为中国古代传统陶瓷釉色之一,它是以氧化铜为着色剂,同时又以铅化合物为基本助熔剂在低温状态下烧制而成的美丽色釉品种。绿釉经历了汉代绿釉早期阶段、唐宋绿釉发展阶段和明清绿釉繁盛阶段三个时期。早期阶段的绿釉器物为釉陶,绿釉所附着的载体为陶器而非瓷器。发展阶段的绿釉器物既有陶瓷也有瓷器,是陶、瓷并存。而到了繁盛阶段的绿釉器物绝大多数已经是瓷器了,这也正与中国陶瓷工艺发展的基本历程相一致。

汉 绿釉陶壶 河南博物院藏.jpg

汉 绿釉陶壶 河南博物院藏

汉 绿釉陶囷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jpg

汉 绿釉陶囷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绿釉之始:汉代是绿釉的早期阶段

汉代绿釉器物是以陶器为载体,我们一般称之为釉陶,大量的绿釉陶器出土于墓葬中,可见基本上是用作明器的。汉代绿釉以铜为着色剂,以铅的化合物为基本助熔剂,在窑炉中以700℃左右的温度熔融烧成。烧制成功的铅绿釉,绿色明亮澄澈,釉面有极强的光泽感,釉面平整光滑,釉层明净透亮。但我们看到的汉代铅绿釉器物往往并不是这样的,而是在釉层表面常常会有一层银白色的金属光泽的膜状物,将美丽的绿釉包裹在里面,这一层“膜”称作银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呢?这是由于这时的绿釉器物是作为明器来使用的,长期被埋藏在地下墓葬中,铅绿釉处于潮湿环境的时候,受到水和大气的作用,釉层表面会被轻微的溶蚀,溶蚀下来的物质会沉淀,这样反复的溶蚀与沉淀形成了这种银釉。

汉代绿釉器物虽然多是明器,但数量多,品种丰富,反映了当时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反映生活用器的有罐、壶、甑、豆、杯、坛、鼎、案等;反映日用设施的有灶、水井、粮仓、猪圈等;反映居住环境的有楼、屋、厕等;反映生活场景的有碓米、宴乐等;以及反映人本身的各类人物俑、动物俑等。这些器物制作或粗或精,施釉或浓或薄,刻画或细腻或粗犷,风格多样,手法各异,都能通过绿釉这样一种表面装饰手法展现出当时丰富多彩的社会风情。

铅绿釉并不是随着大汉的建立而出现的,铅釉在汉武帝时期的墓葬中有少量发现,而在汉宣帝时期,铅釉技术开始有了较明显的发展,铅釉陶烧制成功,绿釉开始大量出现。汉代各类墓葬中出土的数量丰富的绿釉器物就是很好的说明。此后三国、两晋时期,绿釉仍有烧造,但已大大不如汉代的规模了,产量减少了,质量也下降了。

汉 绿釉陶灶 河南博物院藏_副本.png

汉 绿釉陶灶 河南博物院藏

1565663239099jt2wEhP3nHrAnwTK_副本.png

汉 绿釉陶尊 故宫博物院藏

1565663255172EmPcNBhQpt7DeAzY_副本.png

汉 绿釉陶井 国家博物馆藏

1565663256790kjNiMxspXkBZm4S5_副本.png

汉 绿釉陶灯 首都博物馆藏

1565663276820JT8dJsJjDyi2EMfa_副本.png

汉 绿釉陶厨俑 山东省博物馆藏

绿釉之长:唐宋是绿釉的发展阶段

绿釉在北朝之后随着釉陶的恢复才又逐渐发展起来。此时的釉陶制作有所创新,一件器物上所施的色釉开始由一种发展为两种,即在黄釉或白釉上添加绿釉,相互衬托,相互融合,展现出另外的审美风格,这也成为之后唐三彩烧造的滥觞。

唐、宋(辽、金)时期的绿釉,是绿釉的发展阶段,也可以说是一个过渡的阶段,陶瓷工匠们做了很多的尝试与试验,使绿釉呈现出了较多随意与不确定的多彩面貌。唐三彩、宋三彩、辽三彩以及各种以绿釉为主要装饰风格的釉陶及瓷器器物就体现出了这样的风格。

唐三彩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非常熟悉的古代陶瓷釉彩品种了,虽然叫“彩”,但其实是“釉”,其中就含有绿釉。唐三彩常见的釉色主要是黄、绿、白、赭、蓝等,绿是其中多见和重要的元素之一。虽然说在唐三彩器物中单独以绿釉为装饰的器物较少,但在多种釉彩中,绿釉所占的比例还是很大的,而且是其中使用频率和数量较多的颜色。绿釉在唐三彩中的表现方式有两种。其一是与其他釉色混合使用,以最常见的色彩交融方式体现出斑斓绚丽的效果,这也是使用最多的方式其二是绿釉单独使用,这更多地体现在俑的塑造上,或以绿釉装饰陶马、骆驼的鞍鞯,或以绿釉表现人俑的衣着,或某个局部;在整件作品中绿釉是其中的一部分色彩,并不与其他色彩相混溶,与其他色彩相对独立,且施用的面积也相对较大。同时,也有少量单独以绿釉为装饰的器物和人俑,在施釉的效果上也体现出时代的风格。器物往往施釉不到底,以半截釉的效果展现;人俑往往只是身体及四肢满施绿釉,而面部裸露。

宋、辽、金时期的绿釉开始出现在瓷器上施挂绿釉,让我们最津津乐道的无过于“绿定”了。而此时在单独绿釉器物之外,同样延续着唐三彩的风格,出现了宋三彩和辽三彩。

宋、辽、金时期的纯绿釉器物在数量上仍然不是很多,但较之前无论在釉色的表现上还是器物的胎体上都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定窑绿釉器物未见有记载,即便有实物传世,也被认作其他窑口的产品,或不能完全确认是宋代定窑的产品。而在定窑窑址的发掘中,出土了绿釉刻花龙纹的器物,由此确定了宋代定窑有绿釉产品的生产。其他窑口,如河北的磁州窑、河南的登封窑也有绿釉器物的烧造。而与宋几乎同时的辽代、金代也有绿釉器物的制作,而且数量与质量不在宋代之下,某些器物还呈现出过之之处。此时的绿釉作品并非完全为纯粹的素面单色釉,而是常常装饰着颇具时代风格的纹饰,或刻花、划花,或模印、贴塑,以刻意的装饰烘托着绿釉的色彩之美。

1565666666632xwzebshjsbrdb4nk_副本.jpg

汉 绿釉陶望楼 上海博物馆藏

1565666671779byfby6rgt62tjgpp_副本.jpg

唐 三彩马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1565666675717nzmpac2dfdb5indk_副本.jpg

唐 三彩骆驼载舞俑 国家博物馆藏

1565666680424aacpybb25ne2gtsj_副本.jpg

唐 绿釉罐 故宫博物院藏

1565666685202h8za4jgr3jpdrctm_副本.jpg

唐 绿釉龙纹碗 扬州博物馆藏

1565666688822ket4wyciwwf5am7c_副本.jpg

唐 绿釉陶俑 国家博物馆藏

15656666923854neqxyxctwqjkybw_副本.jpg

宋 绿釉黑花梅瓶 故宫博物院藏

这一时期的绿釉较汉、唐时期的色泽稍浓稍深一些,韵味沉厚;宋、金两代绿釉的表面光泽较弱,而辽代绿釉表面的玻璃质感较强,色泽更为鲜艳、莹亮。而器物造型则多见枕、净瓶、凤首瓶、鸡冠壶、人物与动物塑像等。

与纯绿釉同时烧造的宋三彩、辽三彩也是低温铅釉,是唐三彩生产的制作与延续,制作工艺与唐三彩相仿,色彩以黄、绿、白等相互配合使用,而其中的绿釉也与同时期的纯绿釉相一致,反映了时代的风格与特点。

在这一时期,还有一种绿釉产品,那就是被称作琉璃的釉陶品种。琉璃是低温铅釉陶器用在古代建筑装饰上的称呼。隋、唐、宋、辽时期都有专门的生产和使用,胎质远较其他工艺釉陶为粗,而釉色则同样精美靓丽。这一品种一直延续使用于金、元、明、清各代,直至现代应用不衰。

1565666853548zmddxdw8jzdsenr3_副本.jpg

宋 绿釉划花八角形枕 西汉越王博物馆藏

1565667102638x6zj8smbsjdsqias_副本.jpg

辽 绿釉罐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1565667107589tmfsxfrsarmzejn7_副本.jpg

辽 绿釉划花鸡冠壶 辽宁省博物馆藏

1565667113249t2dn4mrfajfjw4hw_副本.jpg

辽 绿釉净水瓶 首都博物馆藏

1565667121261wjg7g2kt7xjbq5xb_副本.jpg

辽 绿釉长颈瓶 辽宁省博物馆藏

1565667125871c4bciz4miiwyd24w_副本.jpg

辽 绿釉划花凤首瓶 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藏

绿釉之盛:明清是绿釉的繁盛阶段

中国古代陶瓷的烧造在明、清时期达到了高峰,景德镇一枝独秀,成为举世闻名的瓷都,而绿釉的烧造也在这时臻于繁盛。明代之前的铅绿釉以陶器为主,而从明代开始,绿釉施挂在坚致的白瓷胎上,更提高了绿釉的呈色亮度和表现力。明代绿釉的品种较少,以孔雀绿釉和瓜皮绿釉为主,尤以孔雀绿釉为主。而清代绿釉则大大发展,尤其是在康熙、雍正、乾隆时期,绿釉的烧造达到了鼎盛,烧造的品种十分丰富;虽仅仅是一种绿釉,但却有湖水绿、松石绿、郎窑绿、秋葵绿、鱼子绿等等不同让人浮想联翩的美妙名称。

孔雀绿属绿釉系统,又称法翠,以铜为呈色剂,以硝酸钾为主要助熔剂,在氧化气氛中以低温烧成,呈现出透明的蓝绿色。因其色泽酷似孔雀羽毛之绿、蓝色,鲜艳亮丽而得名。它起源于民窑,最早见于金代磁州窑。元代景德镇成功地烧制了孔雀绿釉釉下青花的新品种,明代成化年间景德镇开始烧制单一的孔雀绿釉。成化、弘治时期的孔雀绿釉作品较少,而在正德时期孔雀绿釉的烧造达到高峰,数量相对较多,且工艺精细,釉色纯正而鲜艳;清代康熙时期的孔雀绿釉较为盛行,绿色调多于蓝色调,釉色较明代更为浓重葱翠,釉面较厚,有细碎开片纹。雍正、乾隆时期的孔雀绿釉施釉比康熙时期要薄,色泽中的蓝色调要多于绿色调。

孔雀绿釉的烧制方法有素胎挂釉与白釉器挂釉两种,前者釉面容易产生开片,釉色或深或浅,深者葱翠艳丽,浅者青翠淡雅。而从孔雀绿釉所呈现的色泽来看,更应该是蓝色,这或许就是“春来江水绿如蓝”的缘故吧,因此常常又被称作孔雀蓝釉。孔雀绿釉常见的器物碗、高足碗、瓶、玉壶春瓶、盘、花盆等造型。

1565667457444jzb7cqhd73jxwjwp_副本.jpg

金 三彩划花鹭莲纹枕 故宫博物院藏

1565667461524ktcseyygybx6szjc_副本.jpg

金 绿釉划花莲鸭纹枕 河北省定县博物馆藏

1565667467788ghzckxt8ja7ttpzz_副本.jpg

金 绿釉狮形枕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藏

1565667471871hwz3qwbcbbdqqqhy_副本.jpg

金 三彩人物故事图枕 首都博物馆藏

156566747678373cmpxmi8ddbib7w_副本.jpg

元 孔雀绿釉黑彩罐 大同市博物馆藏

瓜皮绿釉以色泽近似西瓜皮之翠绿而得名,透明而光亮。瓜皮绿釉的烧造从传世器物和考古发掘来看,最早见于明代宣德时期,成化和嘉靖时期都有烧造。宣德时期传世瓜皮绿器物仅见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的瓜皮绿釉撇口碗,外壁施瓜皮绿釉,鲜艳嫩绿,口沿出有鲜明灯草口一周,底有宣德年款。在对景德镇御窑厂的考古发掘中,出土了一批宣德时期的瓜皮绿釉器物,包括梅瓶、执壶、碗、盘等不同造型,由于不能达到官窑烧造的要求而被砸碎掩埋了,足见绿釉在当时烧造也不是都能达到皇家标准的。成化时期的瓜皮绿釉器物也出土于景德镇御窑厂,釉色深绿。嘉靖时期的瓜皮绿釉产品较多,釉层较薄,往往能透过釉层看到胎体的旋纹,器物造型见有碗、盘、渣斗等。清代瓜皮绿釉的烧造以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为最,釉色有深浅之分,釉表玻璃质感强,釉面一般不见开片,器物造型以盘、碗为多。

1565667604424je3ahxwbegptz7pc_副本.jpg

明正德 素三彩海蟾纹洗 故宫博物院藏

1565667611268nhby2bhn6n7zpbr4_副本.jpg

明嘉靖 绿釉碗 故宫博物院藏

1565667617389xyhhpnaaincmmf4q_副本.jpg

明正德 孔雀绿釉碗 故宫博物院藏

1565667623668pjzrqxxbycit2jcb_副本.jpg

明嘉靖 绿釉龙凤纹尊 故宫博物院藏

15656676281808mfxptsn8banjxsh_副本.jpg

清康熙 淡绿釉暗花蟠纹杯碟 故宫博物院藏

1565667632506r6ekpyptfx5frpcx_副本.jpg

清康熙 孔雀绿釉荷叶式洗 首都博物馆藏

郎窑绿是与郎窑红齐名的釉色名品,它不同于其他绿釉,虽然同样以氧化铜为着色剂烧成,但其烧成温度较高,属于高温釉。因创烧于康熙年间的郎窑而得名。郎窑绿应该是烧造郎窑红时的伴生品种,即郎窑红器物在窑炉内烧造的最后阶段铜红釉被氧化而使器物内外呈现出浅绿色,因类似青苹果的颜色而被称作“苹果青”。釉面玻璃质感较强,釉色光亮莹润,釉层较厚,表面呈现出类似哥窑的细碎开片,因而也有称其为“绿哥窑”。常见器物有瓶、盘、碗、杯、水丞等。

湖水绿釉为康熙时期创烧的低温绿釉品种,因其呈色似平静湖水之浅青绿色而得名,常见为制作工细的碗、盘、杯、碟等小件器物。松石绿釉为雍正时期创烧,乾隆时期大量烧造,其釉色恰似天然绿松石的天蓝色泽,器物造型多样,有梅瓶、胆瓶、锥把瓶、冠架、花篮、灯笼尊、笔筒等样式,制作精工细腻。秋葵绿釉也是雍正时期创烧的,釉色近似秋葵叶的浅绿而微泛黄色,古人有诗曰“娇黄欲夺秋葵艳,嫩绿还倾碧绿醪”(寂园叟题秋葵绿杯)形容其釉色正是恰到好处。常见器物多为碗、盘、杯、碟等小件器物。此外还有鹦哥绿、龟绿、鱼子绿等不同的品种流传于世。

1565667827903nkrwb4pfmabs3da6_副本_副本.jpg

清雍正 秋葵绿釉印花盘 北京艺术博物馆藏

1565667832689wbdw8qgaxxehnndp_副本.jpg

清雍正 鱼子绿釉菊瓣壶 国家博物馆藏

1565667836434pxbarjnmjewtsgsr_副本.jpg

清乾隆 松石绿釉夔龙纹洗 北京艺术博物馆藏

1565667840975jhpbhdp5jqgwxc2x_副本.jpg

清雍正 绿釉凸花如意耳蒜头壶 故宫博物院藏

15656678456553p3sc48izmrfgjqp_副本.jpg

明末 石湾窑绿釉双耳瓶 台湾中央图书馆台湾分馆藏

1565667849872wnbkc33q5arnhrsi_副本.jpg

清雍正 松石绿釉穿带瓶 天津博物馆藏

15656678539255cfsdb4dmkzyr4pz_副本.jpg

清嘉庆 绿地白花三孔葫芦瓶 故宫博物院藏

绿釉,在古代陶瓷中始终未能成为重要而普遍的釉色,更没有在颜色中占据主导地位。绿色,在古人看来不是一种纯粹的颜色,而被认为是间色。《诗·邶风·绿衣》中有“绿兮衣兮”的句子,孔颖达解释说“绿,苍黄之间色”;同样在《广韵》中也说到“绿,青黄色”。对于这样一种间色,古人好像是不太看重的,“因古人将绿色列入间色,绿便有了卑微的文化意义。汉代常以绿帻为贱者之服饰。唐代亦有所沿用。按唐制,六、七品低级官吏穿绿衣。唐代隶民有罪,有时不加杖罚,只责其犯罪者头戴绿巾,以示受辱。元、明两代规定娼妓及乐人家的男子,裹青碧头巾。”(见吴东平著《色彩与中国人的生活》,团结出版社,2000年,第75页)也许就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在早期的陶瓷器物中,绿釉器物还是少数,即便是在汉代大量生产的绿釉陶器也仅仅是作为陪葬的明器来使用的,同样在唐代有绿釉陶俑、绿釉瓶等器物以及以绿色为主要色彩的三彩器物也是同样的情况。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人们认识的改变,对于绿色的看法也在发生着变化。绿色代表着生命,绿色象征着和平,绿色充满着希望,绿釉器物也逐渐进入到日常生活的陈设与使用中。时至今日,人们对于古代绿釉器物更是喜爱有加,且由于其存世数量少,精品更少,至精至美之物也成为了时下收藏难得的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