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默女泪,历史上的“宠妻狂魔”

2019-08-07 11:45:16

七夕就快到了,又到了秀恩爱的日子。真是躲得过情人节,躲得过520,最后还有七夕等着。本文就来分享几个历史上的“宠妻狂魔”。

话说这宠妻的方式也分很多类型,一种是惊天动地型,比如为搏美人一笑,不惜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比如“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的唐明皇。

还有一种是一掷千金型的,现在男朋友有送包包的,有送项链的,但都不够别致,最别致的送项链方式要数蒋介石了,当年国民政府从重庆迁回南京时,蒋介石和宋美龄就住在南京的美龄宫,虽然这是政府的公产,但叫美龄宫一点也不过分,不仅是因为夫人宋美龄在此居住,而且蒋介石还用夫人喜欢的法国梧桐装饰美龄宫,您不要以为只是单纯的种几棵树,美龄宫周围的梧桐蜿蜒数里,从高处俯瞰,就像一条宝石项链,当然,这样的项链没几个人能送。

那接下来再看看普通人能学习的宠妻方式,可以叫岁月静好型。这种类型的宠妻方式能在日常生活中,秀恩爱于无形。比如西汉的张敞,当时他位居高官,但为人不拘小节,他的妻子小的时候因为摔跤将眉毛磕破,所以需要每天画眉来修饰,张敞非但没有嫌弃,反而每天帮妻子画眉,小轩窗,正梳妆,好不惬意啊。但万万没想到这件闺中小事竟然被张敞的政敌听说,还告到皇帝面前,说作为一个官员,张敞这样实在有辱斯文,于是皇帝就把张敞叫到跟前问话,这张敞也是个敞亮人,直言不讳的回答皇帝说:“闺房里边,夫妇之间,比画眉毛更风流的事儿还多着呢,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皇帝听后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定他的罪。这个理由虽然没毛病,但尺度是不是有点大啊?我严重怀疑,皇帝是因为听完脸红心跳才没再追究的。

但若论生活情趣,张敞可能不如沈复。沈复就是语文课本里那个“张目对日”,“夏蚊成雷,私拟作群鹤舞于空中”的作者,看得出这是个很有生活情趣的人。沈复十三岁时跟着母亲回娘家,见到了自己的表姐芸娘,当时就和母亲表态,说自己对芸娘一见钟情,非她不娶,于是两人就这么订了婚,十八岁那年两人成亲,彼此相敬如宾,郎情妾意。后来,有一次水仙庙在办神诞节庆祝活动,沈复知道芸娘很想去看热闹,但碍于女子身份,不便出门,于是沈复就鼓励芸娘女扮男装,和他一起出门,几经劝说后芸娘还真被沈复忽悠出门了,两人结伴出游,想想就很幸福。

再来看看沈复是如何过七夕的。这年七月初七,沈复和妻子来到庭外,对着女郎织女星祈祷,愿夫妻恩爱,白头到老。花前月下之时,沈复掏出来两枚印章,上面都刻着“愿生生世世为夫妇”。还和妻子开玩笑说,下辈子你当男人,我当女人,我们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温馨的环境、别致的礼物、浪漫的告白,可以说是现成的约会指南!

有人宠老婆不拘小节,有人宠老婆甜得掉牙,但比起下面这位,还是都稍显逊色。三国时期著名的玄学家荀粲也是位“宠妻狂魔”,他不但坚持一生一世一双人,并且为了照顾妻子甚至不惜牺牲性命……

荀粲和妻子刚结婚不久,妻子就得了怪病,大冬天的体热难降,并且遍请名医也治不好,荀粲为了让妻子舒服点,大冬天的脱光衣服跑到雪地里打滚,把自己冻成个冰球,回来搂着妻子给她降温,反反复复好几次,结果妻子的病没治好,他自己也感染风寒去世了,年仅29岁。所以说荀粲是“宠妻狂魔”一点也不过分。

介绍了几位“宠妻狂魔”,如果伤害到了单身人士,实在抱歉。祝大家七夕快乐!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喜马拉雅FM“专家大腕说历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