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都是怎样写情书的?

2019-08-07 11:32:49

情书,作为古往今来表达爱意的载体,字里行间散发着浪漫的气息。总觉得写情书,肯定还是现代人写得好。毕竟古人讲究含蓄,讲究发乎情止乎礼。其实并不是这样,古人写起情书来丝毫不逊色。

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就不乏情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写得哀怨委婉,可歌可泣,《诗经》可以算是最早的情书指南了。本文就一起来看看古人是怎么写情书的吧。

经典的情诗,比如唐代大诗人元稹所写“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意思是,在认识你之后,天底下再好的美女,都看不上了,谁都没你好。这首爱情诗真是甜得掉牙,但其实元稹的这首诗是写给原配妻子的悼亡诗。元稹31岁那年,原配韦丛去世,他悲痛欲绝,写下了这首荡气回肠的爱情诗,发誓这份爱情此生不渝。然而没过多久,元稹就陷入了新恋情……原配去世后,元稹被调往蜀地任职,结识了唐朝第一美女诗人——薛涛。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两个才华横溢的人当然会互相欣赏,日久生情,42岁的薛涛和31岁的元稹就开始了一段轰轰烈烈的姐弟恋。二人每每书信往来,也是爱心满天飞,而曾经沧海难为水的誓言也不过变成了元稹的一篇作品罢了。

另一位不得不提的诗人是司马相如,不仅曲子弹得好,情诗写的也是一级棒。《凤求凰·琴歌》里是这样写的“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发自肺腑的告白尤其打动人心,所以卓文君身为名门闺秀也不顾名声和他私奔。但最后,司马相如还是辜负了卓文君。他去外地做官,一走就是五年。有一天,司马相如给卓文君写了封信,卓文君打开一看,信上写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不知道是卓文君聪明,还是女人的直觉太准,她一下就读懂了这句话。一到万都有了,就是没有亿。“无意”,是丈夫对自己已经没有感情了吗?于是卓文君提笔写了封回信:一朝别后,二地相悬。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她把司马相如给的一个个冰冷的数字化作哀怨婉转的怨郎诗。

所以看来在古代,写情诗并不是男人的专利。李清照的“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满满地都是对郎君的情意。但这并不算什么,因为不光为情所困的男女会写情诗,就放下红尘的修行之人也能写情诗。

比如仓央嘉措,西藏历史上著名的诗人、政治人物。看看他写的情诗: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写情诗,有人是为了追求心上人,也有人是为了悼念逝去的美好。不管目的如何,这些作品对读者来说,都是极美的享受。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喜马拉雅FM“专家大腕说历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