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追男,河东狮,宋代直逼现在人的婚恋观

2019-08-07 10:30:38

七夕到了。说到七夕,就离不开“婚恋”这个话题,然而如今“单身狗”和“不婚族”越来越多,结婚率越来越低,已经连续5年下降了。其中一个原因,也是跟现代人比较开放的婚姻观有关。相比下古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就没那么自由。不过历史上有些朝代的婚恋观念也是很开放的,比如今天咱们要说的宋代。

宋代的婚恋观怎么个开放法?拿相亲来说,如今相亲节目里女追男比比皆是。古代当然是没有当面女追男这么开放,但宋代姑娘花心思追自己心上人的故事也是有的。据宋话本的《闹樊楼多情周胜仙》就讲述了一个“女追男”的故事:在开封有个年芳十八的少女,叫周胜仙,一天在茶坊遇见了一位叫范二郎的年轻人,两人“四目相视,俱各有情”,可说是一见钟情。于是周胜仙竟然想了个办法“主动出击”,借着向卖水人的糖水有问题讨说法,暗中向心上人透露:“我是不曾嫁的女孩儿……”绝对可以说是率直无忌。

除了女追男,还有这样一个故事:在京城开封有个秀才,对邻居一个老秀才的年轻妻子孙氏一见钟情,于是为了赢取芳心,接连写了好几封情书,可以说展开猛烈追求。而孙氏呢虽然?自己也对秀才有意,但鉴于自己已婚便严词拒绝了他的追求。但是秀才也是痴心不改,就写信表达自己的心意:大意是:我可以等到你丈夫去世再娶你过门,不然我宁愿终身不娶之类的。终于三年以后,秀才的等待有了结果:孙氏的丈夫去世了。不过一个寡妇,外加先前曾离过两次婚,放在其他朝代肯定是所谓“不合礼法”的,会被人说闲话。但是宋代时,秀才以及街坊四邻却并没对她有什么歧视,秀才还请了媒人说媒求婚,从这个故事不难看出,当时社会对婚恋态度的确是具有相当开明的一面。

刚才说了,秀才在迎娶孙氏之前请了媒人说媒,大家都知道,在古代所谓“无媒不成婚”,但在宋代,除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青年男女在婚姻大事上还是留有一定自主权的,这就是宋代的相亲制。

翻一下宋代的《梦梁录》,当时的相亲过程跟如今有点类似,但更有意思:男女双方的家人要约定一个时间见面,就是所谓两亲相见,谓之“相亲”。见面地点通常要么在女方家,要么在一个环境比较优美静谧的的花园、舟船之类的,而且男方不能空手,得要带着礼品。相亲的过程也很特别:男的倒四杯酒,女的倒两杯酒,意思是男强女弱。另外男方如果看上了姑娘,就用一支头钗给姑娘插在头上,叫“插钗”;如果没看中呢?那就要留两匹彩缎给女方,叫做“压惊”,可以理解为“不好意思打扰了,给您压压惊”之类的。

相亲之后缔结婚姻,是不是就没什么趣闻了?这一点宋代人又走出了不一样的路。咱们都知道有个词儿叫“河东狮吼”。说的是怕老婆这件事,这个典故也来自宋代。

“河东狮”说的是北宋的名士陈季常的妻子,据《容斋三笔》里说,陈季常非常客,经常邀请朋友来家里玩,不但美酒美食盛情款待还找歌舞艺人助兴,但是偏偏陈季常的妻子柳氏非常凶悍,经常因此醋意大发,甚至当着众宾客的面对丈夫大吼大叫。而陈季常就很怕他妻子,为此好友苏轼还写了一首诗调侃他:“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因为柳氏是河东人,苏轼就在诗词里把她比喻成河东的狮子,也真是最佳损友了;另外一位损友黄庭坚知道陈季常的妻子生病,就写信问他,大意是得知柳夫人一直用药,不知道有没有康复,而且您晚年想过清静日子,也没有新进歌妓了,为什么她还会生病呢?您看看,来自损友们的“问候”也是够可以的。

而说到怕老婆,宋代最聪明的科学家沈括也是出了名的!据说他的第二任妻子张氏非常凶悍,有记载说这个张氏不仅对沈括破口大骂,而且还动手,甚至曾经有次将沈括的胡子连皮带肉揪下来,血淋淋的,把子女都吓得大哭。按一般人想法,打成这样,这夫妇二人说貌合神离都不为过,搞不好还不天天刀兵相见?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人家夫妻两人感情却很好!后来张氏病逝,朋友们都为沈括高兴,沈括自己却终日精神恍惚,甚至坐船过扬子江,还想投水自尽,把左右人吓得赶紧劝住他,而且不久以后,沈括自己也郁郁而终。难怪这老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宋代人的怕老婆恐怕还是比较普遍的现象,不然北宋的文人曾巩也不会大发感慨说:“古者女子都安分守己,近世不然”这样的话了。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宋代女性在婚姻中的地位可能并不像我们如今以为的那样低三下四。

不过有感情好的自然就有不好的,照现代人的过法,感情不和就离婚!这方面是不是现代人比较先进呢?其实在唐宋时期也很开明,夫妻感情不和即使女方也可以自愿提出离婚。当然,因为大多数时候都是因为感情不和,和平分手,所以叫做“和离”。除了和离,当时还规定如果丈夫离家外出三年杳无音讯,那么妻子可以自主改嫁。

这么看下来,在古人的婚姻观上,宋代的确算得上是个开明的朝代呢。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喜马拉雅FM“专家大腕说历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