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古道,乱世中开凿的石马寺石窟

2019-07-24 10:56:35

意境就在这远离烟火的古道上,就看你有没有菩提心。

北朝,在中国历史长河中只存在了短短一瞬,但留给后人的东西却令其它再伟大的朝代都黯然失色。

北魏统一了混乱的北方,一场分裂之战,却从永熙三年(534年)至次年正月结束,将北魏分裂为东、西魏之际,两派势力间相互争夺的发动战争。永熙三年,高欢在洛阳立清河王世子元善见为帝,是为孝静帝,改年号天平。次年正月,宇文泰拥立元宝炬为帝,是为文帝,改年号大统,史称西魏,一统北方尚不足百年的北魏王朝瞬间分崩瓦解。

东魏只有一任皇帝,他的权力一直被丞相高欢掌握,高欢的儿子高洋篡位建立了北齐。

从邺城到昔阳,这一条古道,有着太多北齐的故事。高欢,这个北齐王朝的缔造者,常常来往于邺城和晋阳(今太原)之间。他一定喜欢邺城冬天里的安谧,也一定喜欢晋阳夏日的静爽,于是,政权的支持,工匠与信众的追随,这条“并邺路”古道,至今还存在着众多当时王朝的印记。

图2.jpg

然而这石窟,就是这乱世中信仰的遗物,有史书记载,石马寺石窟开凿于永熙三年。永熙三年正是北魏末年,也就是说,这石窟开凿于最混乱的时期,续凿于隋、唐、宋,金、元、明、清,历代均有修茸。

图3.jpg

图4.jpg

石马寺石窟因石马而得名,位于山西省晋中市昔阳县石马村,一条小溪,一面山坡,石窟就坐落在依山面水的高崖上。一旷空谷,聆听鸟虫嘶鸣,青山古寺烟云缭绕,飘渺欲仙,仿若今夕是何年的天上宫阙,又仿若高处不胜寒的琼楼玉宇,然而1000多年以来,他都经历了怎样的故事?

图5.jpg

大雄宝殿内的主尊造像,北魏原物:

图6.jpg

石马寺石窟礼佛图,这应该是现存为数不多的最早的礼佛图之一:

图7.jpg

图8.jpg

图9.jpg

窟廊内主尊大佛施无畏与愿印,是石马寺石窟北魏造像的代表作:

图10.jpg

兵荒马乱的社会背景下,于今天看来,历史在朝代更迭中律动,有多少沧海早已成桑田?或许是远离红尘喧嚣躁动,石马寺石窟得以继续完善与扩展。观音殿内的摩崖造像凿于唐代,其中最上方的自在观音造像飘逸洒脱,虽风化严重但神韵不减。如果说云冈石窟、龙门石窟是雍容华贵的大家闺秀,那石马寺石窟则是深藏闺阁的小家碧玉,难得的同源共宗,一脉相承。

图11.jpg

历史风云际会,世事更迭无常,时间到了宋代熙宁元年(1068年),由僧人岳海主持,围佛像造寺,环石窟建廊,便有了石马寺的得名。

图12.jpg

图13.jpg

图14.jpg

存在于时间的长河中,宁静致远,其实也是一种造化,明嘉靖年间,造像所在的两石之间因势建砖砌拱券廊顶,予以保护造像。

图16.jpg

图17.jpg

石马寺石窟明代壁画:

图18.jpg

图19.jpg

图20.jpg

世事沧桑,人间百态,时光中年复一年的上香者早已越来越稀少,但我相信向往和平与美好的信仰是不变的,有永恒的石马寺,就有像我这样永恒的朝圣者,任由四季轮回,看花开花落,品云卷云舒。

图21.jpg

图22.jpg

图23.jpg

图24.jpg

图25.jpg

图2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