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王戎的为官之道

2019-07-24 09:53:52

本文原载于《文教资料》2008年05期。

全文约4766字,细读大约需要12分钟。


摘要:魏晋时期礼崩乐坏,战乱频仍,社会动荡,王戎身受时兴玄学的影响,崇尚自然,性好老庄,从而跻身“竹林七贤”之列。在这条不平坦的仕途上。王戎历炼成为官场沉浮的高手,位列三公。积钱无数。他的一生正是中国封建官僚的一个缩影。是造成国家衰落的重要原因。

关键词:王戎 世俗道路 官场沉浮

引言

“竹林七贤”作为一个文化团体在中国思想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其领袖人物嵇康、阮籍一直是学术讨论的重点。近些年来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人们对其他五贤(向秀、山涛、刘伶、阮咸、王戎)也给予了一定的关注,发表了一些很有见地的文章。而论及王戎的仍甚为寥寥。或只是就事论事,没有全面论述王戎的为人、为官。但王戎由竹林名士到位极人臣的转变过程,以及他这种为官方式对国家政治生活的不良影响是值得研究的。

一、王戎性格的形成

(一)出身高门

王戎字濬冲(公元234-305年),琅琊临沂(今山东临沂)人。其祖父王雄兼资文武,官拜幽州刺史。其父王浑亦有令名,拜凉州刺史、贞陵亭侯。琅琊王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两汉,而其真正兴盛还是在魏晋时期。此后300余年间,王氏经数十代人,风流不衰,官冕不绝。其流风余韵一直延续到隋唐时期,号称“中古第一豪门”。正如沈约所言:“吾少好百家之言。身为四代之史,自开辟以来,未有爵位蝉联,文才相继,如王氏之盛也。”由此可见,王戎的出身门第在七贤之中是最高的。

琅琊王氏有深厚的儒学背景,可谓礼法之家。王戎是王氏家族由儒入玄的关键人物,琅琊王氏在文化上具有很大的包容性和灵活性。魏晋时期玄学风靡,王氏对玄风较宽容,这便为子弟接受玄学思想开了方便之门。王戎成为“竹林七贤”之一,由儒入玄,也是一个家族地位上升的重要条件。王戎因此位至三公,作为重臣元老,推动了元康玄学的兴起,其族弟王衍、王澄,则是元康名士的代表人物,大大提高了王氏的政治、社会地位。

(二)少年知名

王戎少年颖悟,神彩秀彻,眼光如电,以聪明勇敢知名于世。据《世说新语·雅量》载:“王戎七岁尝与诸小儿游。看道边李树多子折枝,诸儿竞走取之,唯王戎不动。人问之,答日:‘树在道边而多子,此必苦李。’取知信然。”注引《名士传》云:“戎由是幼有神童之称也。”又载:“魏明帝于宣武场上断虎爪牙纵百姓观之。王戎七岁,亦往看。虎承间攀栏而吼,其声震地,观者无不辟易颠仆。戎湛然不动,了无恐色。”注引《竹林七贤论》日:“明帝自阁上望见,使人问戎名而异之。”足见其胆识过人。

王戎能位列竹林,靠的是比他大二十多岁的阮籍一手提携。阮籍本与王戎之父王浑相得,当他看到年仅15岁的王戎外平内秀的神采,璞玉浑金般的洒脱,竟得鱼忘筌,不拘辈分与王戎成了忘年交。《晋书·王戎传》载:“籍每适浑,俄顷辄去,过视戎,良久然后出。谓浑曰:‘溶冲清赏,非卿伦也,共卿言,不如共阿戎谈。…能够得到阮籍的青睐,使得少年王戎声名鹊起。

二、王戎的隐与仕

(一)忝列竹林

在阮籍的引荐之下,王戎加入“竹林七贤”之列。他们以庄子精神为寄托,纵酒谈玄,高尚其志。曹魏末年,司马氏集团权势日重,先后诛杀曹爽、何晏、李丰、夏侯玄等曹魏集团的重要成员。不少名士对未来前途丧失信心,于是便放浪形骸,逃避现实,竹林七贤就是这种社会背景的产物。

竹林七贤的主要思想是崇尚老庄,高谈玄理。但由于每个人的气质品格、个人遭遇不同,因而也表现出不同的政治倾向和思想风貌。竹林玄学(约255-262年)以嵇康、阮籍为主要代表。嵇、阮崇尚自然,认为“自然”乃是宇宙本来的状态,是一个和谐的统一体,其中应没有任何矛盾冲突;而现实中司马氏所推崇的“名教”破坏了这种和谐状态,因此主张“越名教而任自然”,“非汤武而薄周孔”。对司马氏集团以名教掩饰政治上的腐败极为不满,否认自然与名教的一致性。

身在竹林的王戎一方面受到玄学思想的熏陶,另一方面继承了儒家倡导积极入仕的传统,并将二者调和统一。万绳楠先生曾说过:“王戎可谓魏晋玄学家的真正代表。自魏末何晏、嵇康等人相继被杀,阮籍妥协,儒道对立派不复存在,所有玄学家或清谈家一律都和王戎一样,讲儒道同,名教与自然同,圣人既体无又有情了。”《晋书·阮籍传附阮瞻传》说:“(瞻)见司徒王戎。戎问曰:‘圣人贵名教,老庄名自然,其旨异同?’瞻曰:‘将毋同。’戎咨嗟良久,即命辟之。时人谓之:‘三语掾’。”万绳楠先生指出:“认为老庄明自然(精神本体),孔孟贵名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旨意没有什么不同,正是两晋统治阶级玄学家清谈的基本内容。所渭‘将毋同’,并不是半斤八两,而正是阐明本末关系。《通典》卷八十所载晋康帝奔丧诏说得明白:‘孝慈起于自然,忠孝发于天成。’这就是说:名教起于自然,或发之天(道)。道(自然、天、无)是本体,儒家名教由这个产生,或者说是这个本体的体现。因此,儒与道,名教于自然‘将毋同’。”王戎虽谈玄,但与嵇、阮等人相比,有着明显的差异。他仅仅是陈述玄理,并没有与现实的政治相冲突,而且也主张调和玄、儒。这成为东晋玄风传播的前奏。王戎儒道兼修,以儒学治国持家,以玄学博取名誉、地位。在这一点上他不及嵇、阮的内在精神与英雄气概。

从思想品格方面说,王戎与山涛更相似,他们的功名志趣更为接近。山涛一生坚持着以道家思想为指导,却又终生不离仕途,得之不喜,失之不忧,心态平和,任其自然。王戎曾由衷地赞美山涛:“如璞玉浑金,人皆钦其宝。莫知名其器。”竹林只是他们的暂栖之地,是通往仕途的终南捷径。此后他二人先后进入了司马氏政权的核心,位至三公。因此,颜延之“作《五君咏》以述竹林七贤,山涛、王戎以贵显被黜”。

(二)积极入仕

王戎与嵇、阮貌合神离,却与他们鄙视的钟会相友善。钟会曾这样评价王戎:“阿戎了解人意”,“裴楷清通,王戎简要。二十年后,此二贤当为吏部尚书,冀尔时天下无滞才。”后来正是在钟会的举荐下,王戎被司马昭辟为相国掾,历黄门郎、散骑常侍、河东太守、荆州刺史等职。其间魏灭蜀,晋代魏,在尖锐的政治斗争中,王戎依附司马氏集团,见风使舵。嵇康、钟会等人之死,使他深刻体会到宦海沉浮的危险,从而更加谨慎、圆滑。

王戎一生最大的事功,是作为六路方面军之一的统帅,参加了西晋灭吴之战。在战争中王戎亲率大军,连下武昌、江夏、蕲春、邾四城,摧毁了吴在长江中游的战略要地。平吴一役表现了王戎非凡的军事才能,随后他晋爵安丰县侯,增邑六千户。

(三)崇尚自然

时逢母丧,王戎退职守孝。于忧期间其“死孝”之举,漠视儒家“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观点,是他深沉、率真情感的自然流露。《晋阳秋》记载:“(戎)遭母忧,性至孝,不拘礼制,饮酒食肉,或观棋弈,而容貌毁悴,杖而后起。时汝南和峤亦名士也,以礼法自持。处大忧,量米而食,然憔悴哀毁,不逮戎也。”时人刘仲雄评论说:“和峤虽备礼,神气不损;王戎虽不备礼,而哀毁骨立。臣以和峤生孝,王戎死孝。”在居丧期间和峤“虽备礼,量米而食”,但却是按礼法规定的模式做样子给人看的,所以神气并不见损。而王戎不拘礼法,仍饮酒食肉,似是不孝之徒。但从二人的悲伤程度看,王戎远胜于和峤。他是真正的孝,和峤则是做给别人看的孝。此时人们要求个性解放,从枷锁般的礼教束缚中解脱出来,不拘外在形式,王戎正是代表了这一趋势。

此后,王戎又进一步提出了“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的口号。在儒家礼教的支配下,人们之间除了君臣、父子、夫妇之间要严守等级的不同,朋友之间也往往要出于交往的温、良、恭、俭、让等规范,彼此之间缺少真情的交流。王戎过去在与林下诸贤的关系则完全打破了这种虚伪的面具。他们任情而发、畅所欲言,彼此体会着人间真正的友情。

三、位列三公,隐在朝堂

司马炎死后,在外戚杨氏、贾氏之争中,王戎依违其间。贾氏得势,他立即与贾、郭联姻。贾后夺权,重用名臣和心腹,任王戎掌管机要,维持了几年相对稳定的政治局面。在尚书左仆射任上,王戎一反淡然无为之态,针对吏治中的弊病,实行“甲午制”改革,凡选举者皆选治百姓,然后授用。此法遭司隶傅咸的反对,被认为:“驱动浮华,亏败风俗,非徒无益,乃有大损。宜免戎官。以敦风俗。”这次改革触及世族利益,反对清谈,重视实际民生,成为王戎政绩的一处闪光点。在大族势力的反对下,改革最终失败,王戎最后的一点锐气也随之消失殆尽。此后,他把一门心思全用在保位升官上。

(一)容身保位

随着王戎升迁为司徒,政坛却进一步腐朽。在这种情况下,与当权者正面交锋是很危险的。例如,抗拒时代逆流,劝谏当权的外戚、诸王,力图把政治引向正轨的卫瓘、张华等人,就是被掌握权力的外戚、诸王所杀。王戎虽然位列三公,但对重要的政治问题却从不表态。在录用官吏时,既不推荐、选拔埋没的寒素人才,也不辞退徒有虚名并无政绩的士族子弟,而是随波逐流实行一种仅以家世出身为准绳的人事制度。也就是说王戎虽参与政权,却在其位不谋其政,并且成为当时为官者的典范。

王戎长期掌管吏部,一手扶植了以其从弟王衍为代表的中朝名士上台,堪为元康玄学的后台元老。而王衍提拔的族弟王导、王敦,后来按其部署,辅佐司马睿创建了东晋王朝。王敦、王导元康时期曾追随王戎、王衍等前辈参加清谈的经历,是他们在东晋时期经常炫耀的文化资本。嵇康、阮籍在两晋之际的威望日增,宣扬“竹林之游”对提高王戎以至王氏家族在士族清流社会中的地位,有着重要意义。

王戎位至三公,大大提高了王氏的政治、社会地位。可他持家有方,保国无术。八王乱起,王戎“苟媚取容”,身为太子太傅,对愍怀太子之废“竟无一言诓谏”,为时人所不齿。齐王冏反叛,河间王颙、成都王颖要诛杀他。王戎献计要齐王归降,结果险招杀身之祸,最后是假装“药发堕厕”才幸免于难。之后他便转变了性情。《晋书》本传载“戎以晋方乱,慕蘧伯玉之为人,与时舒卷。无蹇谔之节”,收起才干隐在朝中,真可谓以不变应万变。在他心中,只有家族之盛衰、个人之荣辱,而无国家之兴亡。因而在具体的政治活动中便表现出极端的无原则、无是非。

(二)嗜财如命

众所周知,王戎晚年嗜财如命、广治产业,却又甚是简朴,不能自奉养。时人谓之“膏肓之疾”。关于王戎吝啬的记载有很多。如说他既富且贵,区宅僮牧,膏田水碓之属,洛下无比,而他每与夫人以象牙筹昼夜计算家资,如有不足。又说他嫁女给裴頠,借给钱数万,女未及时还钱,戎便不高兴。女急取钱还,他才释然。又说他的一位从子结婚,戎给了他一件单衣,后来又要了回来。王戎家种有好李,卖之,恐人得其种,恒钻其核。这些实在是非常不近人情的。在时人眼里,王戎显然是一个与时沉浮而醉心于财货的老俗物,与他在西晋之前的名士风流已是大不相同了。

结语

王戎能将自然之道用之于顺应世俗,代表了调适自我以合世俗的方向,在朝廷中优游自如,一生顺达,成功操作了将道家的自然思想向儒家思想本位的移植。王戎过洛阳黄公酒垆曾深有感触地说:“吾昔与嵇叔夜、阮嗣宗酣畅于此,竹林之游亦预其末。自嵇、阮云亡。吾便为时之所羁绁。今日视之虽近,邈若山河。”此番议论,不啻哀悼一个已经逝去的时代。回顾王戎的一生,按向秀、郭象所讲的“各任其性,苟当其分”的玄学观念来衡量,他的实践是成功的。王戎的所作所为都是自然与名教的成功结合,老庄那种理想的浪漫精神早已毫无踪影了。


参考文献:

[1] [唐]房玄龄等.晋书.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

[2][唐]姚思廉.梁书.北京:中华书局,1973年.

[3][梁]沈约.宋书.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

[4][宋]刘义庆.世说新语.北京:华夏出版社,2000年.

[5]万绳楠.魏晋南北朝史论稿.安徽教育出版社,1983年.

[6]宗白华.美学散步.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7]李泽厚.美的历程.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8]赵剑敏.竹林七贤.上海:学苑出版社,2000版.

[9]许辉,邱敏,胡阿祥.六朝文化.江苏古籍出版社,2001年.

[10]罗宗强.玄学与魏晋士人心态.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03年.

[11]罗筠筠.“竹林七贤”中其他五贤对竹林精神的贡献.甘肃社会科学,1997年第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