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画知识第七讲——旋子彩画(五)小找头2

2019-07-19 10:41:17

(一)小找头2

上次是勾丝咬找头,今天讲喜相逢。

随着找头的不断增长,纹饰变得更加繁杂起来,有的老师分不清喜相逢和一整两破。

如果我们在旋子彩画找头中,看到两个圆环直接相触,基本上就是喜相逢了(上图)。这个圆环既可以是二路瓣、也可以是其他路旋瓣。勾丝咬注重“勾”,喜相逢注重“逢”,应该都是匠人传承下来的名称。

通常认为喜相逢的造型多是二路瓣相逢,但实际上其变化灵活多样并不拘泥,可以是二路瓣相逢也可以是三路瓣或旋眼相逢。

一般情况下,木构件纵向的宽度尺寸决定旋瓣的路数,横向的长度尺寸引起纹饰的千变万化。

这是之前写的小文里面的图(上图)。找头旋花由四路旋瓣加旋眼组成,最外圈是旋涡状的头路瓣,二、三、四路都是花瓣状。这个彩画有一个特殊的地方,旋眼是蝉状的,外圈的第五路瓣也随着旋眼贴金。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是这样理解的,如果第五路瓣不贴金的话剩下旋眼的面积从比例来看就过于小了,到底是为何原因还需进一步探讨。这个喜相逢是二路瓣相撞形成的。

蒋广全老师书上写到,传统的喜相逢是5.58份之间可以画喜相逢。所谓的份是指头路旋花的宽度。

以上是对标准喜相逢尺寸的总结。

实际上喜相逢与勾丝咬一样,根据构件尺寸不同变化非常丰富。

1、宽度极窄且长度略短

若纵向宽度极窄且长度略短,宽度尺寸小于或等于两个旋眼之和,一般不适宜画旋花类纹饰,而多用长流水(下图)、切活等替代。

长流水是下面的纹饰

很像水波浪,连延不断。

上图是文物局旁,文天祥祠的长流水纹饰。

刚才提到的,第二个名词“切活”,后面讲工艺的时候会涉及到。如下图的构件底面纹饰

切活是工艺,图中绿色地画的像绸带一样的纹饰,叫做扯不断,合起来可以叫扯不断切活,或者叫切活扯不断。

在清代中期,出现一种特殊做法的喜相逢纹饰,仅由旋眼及头路瓣构成,中心部位两个圆形旋眼相撞,单向点缀两个旋瓣。

如上图,构件底面很窄,又想画旋花,最简单的纹饰就是金色旋眼直接相撞。只设头路旋花不加二路瓣。这样的彩画并不多见,如牛街清真寺的望月楼(下图),东城区的淳亲王府(公安部)游廊。

比较巧合的是,两者将头路瓣都变成了如意头状,是清代中期及之前做法灵活的体现。

2、宽度适中

1)宽度适中但长度极窄

通俗讲,就是瘦高形的空间。若宽度尺寸可容纳双方向各加一路旋瓣但长度窄到极限,此种情况一般不宜用喜相逢纹饰。在现存遗迹中,清代中早期出现有在此种特殊情况下画喜相逢的实例。

此时双方向上的两个旋眼几乎呈上下垂直布置。如上图,两个贴金的旋眼几乎处于同一个垂直线上。

同样,端头的头路瓣也改成了如意

2)宽度适中但长度略短

宽度尺寸大于两个旋眼之和又容不下双方向各加一路时可对旋眼外侧的二路旋瓣进行剪裁,使得两个方向、颜色相反的二路瓣相撞。

红色部分即二路瓣为花瓣状(上图),正常的二路瓣都是围绕着旋眼呈环状(下图)。

而尺寸不时,会将二路瓣剪裁。

旋眼与旋涡状的头颅旋瓣也交汇了,舍去了此处二路瓣的花瓣(上图)。

3)宽度适中且长度适中

即出现标准、完整的二路旋瓣相撞的情况,为常见的喜相逢纹饰样式(下图)。

可以看到完整的两个二路瓣圆环相触。

4)宽度适中且长度稍长

若长度稍微大于标准的喜相逢,使得二路旋瓣很难直接相撞(下图)。

此种情况,为了使空白处不显得空旷,可加圆圈或者小太极图添补空白 。如上图,加了两个小圈圈,如果不加圈圈全部涂黑的话,效果没有这个好。

5)宽度适中且长度略长

若长度稍大于标准的喜相逢,且加圆圈、小太极图、凤翅瓣等亦难添补空白,则可在两旋眼间的空地加入太极图(下图)。

头路瓣碰不到,之间的尺寸过大正好放一个太极图(上图)。

若长度再大一些,但又小于一整两破,则去掉太极图,使用头路旋花相撞(上图)。这个彩画是淳亲王府游廊的彩画。类似的做法非常多,基本上都是清中、早期出现的。

3、宽度较高

木构件纵向的宽度尺寸决定旋瓣的路数,当宽度较高时宜采用两路以上的旋瓣(下图)。

到底需不需要剪裁,要看实际长度方向上的尺寸。

1)宽度较高但长度略窄

若宽度较高,宽度尺寸大于或等于双方向旋眼及其外路旋瓣之和时,如上图,由于长度方向上的限制只得将二路瓣剪裁掉一部分,使得三路瓣相撞。这时候,旋眼周围的三路瓣是环状的,若构件的宽高比过高,已超出剪裁二路瓣的范围,也有用二路瓣直接对撞的实例(下图)。

上图红圈内,左侧绿色的二路瓣和右侧蓝色的二路瓣直接相撞。这张照片是泰东陵配殿的彩画,随着高度尺寸不断的增加,还可出现二路瓣与对向头路瓣相撞的做法,有时还会配有太极图等更复杂的纹饰(下图)。

这张照片是故宫玄穹宝殿配殿的彩画

2)宽度较高且长度适中

这时候,二路瓣、三路瓣都不需要被剪裁,富余出的空地可以加入两个太极图(上图)也可用凤翅瓣(下图)

3)宽度较高且长度略长

这时候用一个加大版的太极图(上图)

或者用凤翅瓣直接相撞(上图)

4、宽度极大长度适中

当构件不断的加大,可以不停的采取剪裁等手段,形成多层超繁杂的纹饰。之前提到过,有的老师认为“早期的彩画旋瓣路数多,晚期的少”。其实不是这样的,而是根据木构件的高度而定。

以上就是喜相逢的一些变化。

比喜相逢再长的找头,就是标准的一整两破找头。

之前所有的找头,头路瓣都是被剪裁的。一整两破开始,有了完整的头路旋瓣。一整两破之后的找头的变化,都是在其基础上,根据木构件的长度尺寸,增加之前的那些纹饰。

上图,一整两破加一路。中间一路的两个旋瓣,可以设成相反的两色。

当高度略高时,也可以加太极图(上图)。

再长一些的构件变为一整两破加金道冠(上图),金道冠上周讲过,就是如意云头

一整两破加两路,两路旋瓣的颜色设置相反(上图)。

一整两破加双金道冠(上图),两路金道冠的颜色设置相反。

一整两破加三路旋瓣,上周在先农坛大家都看到了,在太岁殿明间后檐,别的地方还没有看到过。一般情况下,像这样的尺寸可以画勾丝咬。我们看这三路旋瓣,容易出现一个问题。

大家考虑一下,会有什么问题?

就是设色问题,我们看太岁殿的彩画,我们知道旋子彩画相邻纹饰的青绿颜色是相反的。

上图中6/7是代号,6--绿7--青。

上图第三路旋瓣出现了上下颜色不一致的情况,其实把二路和三路对调位置,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突然发现还有个错误(下图)

红色区域内旋眼、二路瓣的方向都画错了,应该调转180度,再长一些的构件,绘一整两破加勾丝咬找头(下图)。

下图是一整两破加喜相逢

两整四破(上图)

两整四破加喜相逢(下图)。

三整六破(下图)

以上都算是比较标准的找头纹饰。

还有一些特殊的纹饰,不是很常见。

如在一整两破之间加“锦纹”(上图),实际上是繁杂环环相套的如意纹。这样的做法北京市极少,如上图是金宝街法兴寺。

还有下图,香山碧云寺菩萨殿(下图)

第二种特殊找头(下图)

没有一整两破,是喜相逢与勾丝咬连在了一起(上图)。这种彩画感觉很“不官式”,可是实际在很多官式建筑中出现了,比如刚才这个图是故宫库房区某建筑的彩画。除此之外。

(上图)大高玄殿后殿外檐的彩画,喜相逢加勾丝咬。

我们看大市街牌坊的彩画(下图)

小额枋是一整两破加勾丝咬,勾在一整两破外面。

淳亲王府翼楼(上图),都是勾在外面

喜相逢在一整两破外(下图)

下图是大高玄殿后殿

一整两破加喜相逢加勾丝咬,勾丝咬在一整两破之间,喜相逢在外面,变化非常之多,而不单单是特殊做法。

这些还只是清代彩画,明代彩画也比较复杂。当时有人让我写大高玄殿的彩画,我看了好久,没敢提笔,情况非常复杂而且各个时期的,每个都需要单独论证。现在的文章应该都是无证自说的,其实并不严谨,可以当个大课题来做了。

留个小作业

除了刚才我提到的找头有锦纹的两处遗迹之外,大家是否还看到过其他地方有类似做法,在一整两破之间加如意或者锦纹?

清中期之前,无论在纹饰、设色等方面都是特别灵活的,明代其实更乱。

上周作业

问题:北京市除了法兴寺、碧云寺,是否还有类似的如意或锦纹的特殊找头

image.png

看到了一例,在北京市房山区上方山

两个如意纹,在中间有个环状箍。如意纹之间关系又像相逢,又似撕咬,而且纹饰不对称。这个彩画比较特殊,整个建筑彩画的风格整体上融入了很多地方手法。以上是我目前看到的北京市地区的如意找头。还是很不容易见到的,大家有兴趣的话,去上房山旅游,可以找一找这个彩画,两个庵都是这种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