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画知识第六讲——旋子彩画(四)皮条线2、小找头1

2019-07-19 10:03:01

(一)皮条线2

距离之内,上图绿色部分称作皮条线,皮条线叫做线,实际上也是颜色带,如图中,呈回力标形状,钝三角形,所以彩画里,有的线是带,有的线就是线。皮条线是颜色带。不同时期皮条线外侧的距离的尺寸有的为0,有的不为0,跟皮条线也是相关的。距离为0,则皮条线外侧轮廓线直接撞倒箍头线上,晚清常常如此做法。如下图,上下两条直线,中间各挖一个小弯。

明代不是这个样子,而是弧线,下图

上图蓝色部分就是皮条线,明显不是直线条。明代彩画更多体现柔美,运用弧线较多,这种弧线皮条线,我们在清代中期还可以看到,下图

大觉寺的皮条线(绿色带),还是延续着明代的做法(上图)

西城区都城隍庙彩画(上图),同治时期烧毁重建的建筑,重绘的清代早期彩画。皮条线也并非特别直,还是稍微有些弧度,但是跟清代中期比较,已经向着直线的做法转变了。一般情况下,皮条线内部不会绘制任何纹饰。也有极个别建筑、极个别的彩画绘制纹饰,例如香山碧云寺禅院堂雄黄玉旋子彩画,它的皮条线不是素色的,内部绘制有卷草纹饰。

关键知识点:

1.直线或弧线跟时代有关有关。

2.皮条线内可能绘制纹饰,不全是素色。

(二)小找头

皮条线再往内,即是“小找头”。社会上对找头的定义不太一致,我们这派认为“找头”包括盒子与箍头。而将上图中涂绿的旋花部位,单独称其为“小找头”。明清因审美不同,对该部位重视程度不相同,明代尤其是早期,偏重小找头纹饰,而忽略方心。明代中期以后,加大方心的纹饰装饰。清代除了突出方心纹饰外,还喜欢加盒子。而小找头更多是在方心根盒子之间,起到找补空地的作用,与找一词较为贴合。不同的长宽比,会加入不同的找头纹饰。我们常见的一整两破找头下图

一整旋花加两破旋花,中等长度构件会绘制一整两破旋花找头。

我们从短小构件看起。

1.极短的构件

有些建筑构件极短,如碑亭、钟鼓楼的梢间、月梁等部位,宽度很窄,很难画出复杂纹饰。该情况下就一般不画找头,绘单纹饰盒子、整栀花、方心、楞线等。下图栀花盒子

下图,只绘方心

下面这个罕见,在故宫文渊阁东侧碑亭,绘制整旋花

若比上述1的极短构件略长一些的部位,在方心、楞线、岔口线之外绘1/4旋花找头。下图

极短构件:若比上述的极短构件再略长一些的部位,在方心、楞线、岔口线之外绘制单路瓣找头,下图

若比上述4的极短构件再略长一些的部位,绘制金道冠找头。所谓金道冠就是如意云纹构成的一整两破纹饰,说是像道冠,所以才有此名。下图


16.jpg

极短构件:若再略长一些的部位,绘双路旋瓣找头。

双金道冠找头:

蒋广全老师课上提到过,双金道冠这个纹饰,是早期老匠人刘醒民老先生发明的,清代无实物。一整两破加金道冠很多,双金道冠很少。双金道冠实物隆福寺前面复建牌楼上有双金道冠找头。

蒋广全老师书上认为,当尺寸为一路瓣的1.5倍空间时,适合画金道冠。实际在清代彩画中,一路旋花很难和金道冠区分开。匠人在画的时候也比较灵活。所以我们经常看到头路旋瓣的端头被美化成如意。

一般的头路瓣是这样的,对称的两个旋瓣,下图

如果调皮一些,清泰东陵配殿,将端头的一路旋花改造成如意云头

木构件再加长,就是勾丝咬找头。下图

纹饰开始复杂,旋瓣数量逐渐加大,也有叫狗撕咬的,形容两路瓣撕咬、扭打在一起。常见的勾丝咬的最大特点是,没有整的旋眼。中间部位是扇面、三角形。如下图

勾、咬在什么部位呢?(下图)我们可以沿着两个不同的颜色的头路瓣,形成S形。

勾丝咬最难画,变化非常丰富。最少的勾丝咬,是两路旋瓣转化成的。(下图)实际上跟两路旋瓣区别不大,但是加了扇形就成了勾丝咬。

旋瓣多的勾丝咬,可以如图,绕成一个环状,中间加太极图。(下图)

有时候旋瓣达到了6-8个之多(上图),一般这种都是画在构件长度短,但是高度大的构件上

也有特殊的勾丝咬,介乎哉喜相逢和勾丝咬之间,较难判断,下图

一般的勾丝咬,在中心扇行部位构成层层花瓣状,也有一些勾丝咬,画半个旋眼,下图